18.2 C
Pyongyang
August 10, 2022

地方百姓对以平壤为核心供应药品感到愤怒并称:“不管我们死活。”

据悉,朝鲜首都平壤的药品供应和地方完全不同。地方跟平壤不同,完全没有供应药品。 8日,咸镜北道消息人士对DailyNK表示:“最近,政府对平壤进行了大批的药品供应,可是地方的医院和药店都没有得到药品。” 朝鲜当局通过电视和报纸等媒体大肆宣传说政府就药品供应的稳定进行了讨论。可是咸镜北道等地方道、市、郡没有得到药品供应。 地方百姓们几乎每天都看到或听到动员部队向平壤供应药品的宣传。据悉,百姓们不满地表示“能一目了然地知道平壤和地方的差距。”地方百姓们表示,不能不对在事关人命的事情上也以平壤为主的现实表示不满。 实际上,清津市的一名百姓引发高烧、咽痛、咳嗽等症状痛苦了好几天,可是医院、药店和市场上都没有药品,15天的隔离期间没有得到任何治疗。 据悉,当时防疫当局只是封锁了该居民的住宅,没有采取任何治疗。 消息人士说:“我国(朝鲜)什么都以平壤为主,所以不管是什么先供应给平壤,剩下的才供应到地方。”“听说这次也从中国引进了治疗药品,可实际上地方百姓见都没见过。” “供应完平壤后就所剩无几了。政府只好让人们熬柳树叶或者黄白散喝了。”“政府好像干脆不关心地方百姓的死活。” 如上所述,虽然地方因为没有药品百姓们受苦,可是朝鲜当局表示传染病出现了好转趋势,疫情得到了稳定的管理。据消息人士介绍,因此百姓们的不满就更大了。

发生饿死者也“束手无策”……会宁进行集中火葬

据悉,咸镜北道会宁市因为新冠肺炎封锁城市以来,没法开展经济活动的百姓中发生饿死者,上个月末防疫机构集中20多具尸体进行了集体火葬。 7日,DailyNK咸镜北道消息人士表示:“会宁市因为紧急防疫措施封锁城市以来,百姓们无法开展日常的生意经济陷入危机。有隔离患者的家庭和一些百姓中发生了饿死者,紧急防疫指挥部尸体处理组处理尸体了。” 据消息人士介绍,有隔离患者的家庭被封锁起来不能出门,人民班长、家庭负责医生和卫生防疫员根据紧急防疫指挥部的指示偶尔前来查看状态,没有其他特别措施。 特别是经济困难的隔离患者家庭在没有国家支援、金钱、粮食的情况下,只能无声中饿死。而且普通家庭中也出现了饿死人员。 虽然情况如此,会宁市却束手无策。相反要求百姓“在艰苦的环境中也绝不能向党进行申诉,无条件地用自力更生解决生活问题,不要报告家庭中发生的困难。” 还强调说,应该由人民班解决居民们的饥饿问题。 据悉,5月29日会宁市紧急防疫指挥部的尸体处理组在市医院的后山里搭建临时火葬场,火花了20多具百姓尸体。 据消息人士介绍,因为是尸体处理组根据紧急防疫法汇集尸体进行处理,所以家属也不能跟过来。火花完后才把骨灰还给家属。 消息人士说:“由保卫部出面禁止人们谈论该事件,可是通过家属传出了消息。”“百姓们因为不知道是因为疾病还是饥饿死亡,所以更加感到不安。” 据悉,虽然情况这么严峻,但也有人为了弄到吃的冒着生命危险做出各种犯罪行为。 消息人士说,市安全部内部决定重点调查杀人、反国家罪、反社会主义和非社会主义行为,暂时不调查为了弄到吃的犯下的经济犯罪。

朝鲜主张新确诊的发烧患者减少……可是百姓却在怀疑

朝鲜表示传染病局势正在好转,新确诊的发烧患者逐渐减少。可是据多名消息人士表示,朝鲜百姓们却对此表示怀疑。 据朝鲜媒体公开的统计数字显示,从上个月21日开始朝鲜新确诊的发烧患者人数在10万名左右。特别是5月12日正式表示发生新冠肺炎患者之后,仅过六天就表示出现了好转,对靠自身力量管控有了自信感。 可是朝鲜江原道消息人士3日对DailyNK表示:“现实上,国家紧急防疫司令部并不一一了解基层单位情况,只是如实地反映基层工作人员上报的统计数据,所以中央并不清楚所有情况。”“基层单位工作人员说是发烧患者就是发烧患者,说不是就是不是,所以人们认为国家的统计数据并不准确。” 南浦市消息人士也表示:“因为发烧被隔离后不给药,也没有治疗的情况下有统计表示有治愈人员,所以人们说非常奇怪。”也就是说,人们对政府发表的统计数据的可信度表示怀疑。 没有通过全民接种疫苗来形成免疫力的情况下,政府却报道说传染病局势逐渐好转,所以连百姓们也表示很难相信了。 在这种情况下,朝鲜强调了医生的家庭负责制。朝鲜的医生家庭负责制是指1名医生负责几个人民班所有家庭的主治医生地区负责制。 5月19日,朝鲜劳动新闻刊登“各地保健及防疫领域工作人员、教师、学生积极开展体检、治疗战斗和卫生宣传”的报道说:“全国各地许许多多负责家庭的医生们以高度的责任感积极开展自己负责的地区家庭体检,针对发烧患者开展医学监控和积极的治疗等工作。” 可是南浦市消息人士说:“虽然实施了医生家庭负责制,可是巡查隔离家庭的5名人员中很多时候连1名医生都没有。”“1名医生要负责人民班的40~50户家庭,所以很难一一探访。而且因为管控此次新冠肺炎的核心是封锁和隔离,只要有人进行测温就行,医生家庭负责制起不到任何作用。” 江原道消息人士指出朝鲜医疗体系现状说:“目前到家庭进行体检的医生的包里没有药品只有体温计和卫生宣传资料。”“医生到家庭做的事情就是谁都能做的测体温。所以能有针对性治疗,统计数据能准确吗?” 据悉,曾被隔离的百姓和隔离后分类为治愈者的百姓都有各种后遗症。 消息人士说:“也没有给药吃,只要解除隔离就说治愈了。可是解除隔离的很多人都说头疼,咳嗽不止。”“都怕症状加重就又被隔离起来成为瓮中之鳖。”

朝鲜预计六七月会出现危机要求保持紧张……“提高警惕做好准备”

据悉,朝鲜国家紧急防疫司令部认为6月和7月可能会面临更大的危机,并要求各级防疫机构提高警惕。 1日,DailyNK咸镜北道消息人士表示:“5月26日,国家紧急防疫司令部向各道、市、郡防疫部门下达指示表示,预计6月和7月是最大的难关,各机构要提高警惕做好应尽的工作。” 据消息人士介绍,指示强调说党、行政机构、企业、农场、大学等所有领域不能在传染病时期打退堂鼓,应该推进防疫措施的同时做好应做的工作。 特别是农活儿是不能推延的任务,应该及时做好所有工作。此外还强调要无条件履行各种建设工程和企业的人民经济计划,学校也按教育进度进行教学。 消息人士说:“政府强调说,要铭记如果因为夏季炎热而疏忽戴口罩,病毒就会快速扩散加快传染速度。”“以大医院为中心重新均衡地布置诊疗所、防疫所的专门医护人员。做好夏季也不疏忽防范传染病流行的第一线救助对策。” “并强调说,国家负责分配和供应药品和消毒物资等,各道要彻底管控和治疗好恶性传染病(新冠肺炎)以及目前在各道流行的其他传染病。” 国家紧急防疫司令部在此次指示中还表示,紧密团结在国家的统一指挥下,严厉管控新出现的发烧患者发病率,9月为止实现社会稳定。 指示要求防疫机构紧密监视曾被隔离的人员,把他们分类为有免疫力的人员。如果其中出现再次发烧患者,隔离时间从10天减到3天。 好要求建立区分隔离人员和第二次隔离人员的体系,掌握好隔离后治愈的人员比率,各道要做好9月前进入日常防疫体系的准备。 消息人士说:“政府预计6月和7月是第一次流行期,9月前会出现第二次流行期。要求各道做好医疗战斗长期战的准备,同时要做好随时进入日常防疫体系的准备。” 据悉,国家紧急防疫司令部还要求灵活应对季节性疾病,防止出现雪上加霜的局面。 消息人士说:“最后还表示,如果传入新的更严重的病毒就要开展新的战斗。各道防疫机构应该把此次防疫当作是试验台,提高警惕积极开展相关工作。”

黄海南道农村接连出现饿死者……全国封锁下弄不到粮食而发生“惨剧”

据悉,最近朝鲜黄海南道因为粮食不足而发生了百姓死亡事件。朝鲜为防范新冠肺炎在全国下达封锁令的情况下,弄不到粮食的百姓中发生了惨剧。 31日,黄海南道消息人士对DailyNK表示:“最近,新院郡等农村发生了死亡事件。”“大部分是因为饥饿失去了生命。” 据消息人士介绍,黄海南道农村地区因为去年的干旱和洪灾收成大减,只分配到了一两个月的粮食,农场的大部分家庭遭受着粮食危机。 在这种情况下因为发生新冠肺炎确诊患者全国采取了封锁措施,没能弄到粮食的家庭中发生了饿死人员。 实际上,黄海南道新院郡和白川郡等部分农村不仅禁止了地区间的移动,还关闭了市场。20多名百姓就在严重的粮食不足下失去了生命。 死亡的大部分百姓在春季靠上山挖野菜熬粥糊口,可是因为封锁不能上山采野菜,最终饿死在家里了。 据说,白川郡的农村已经吃完了去年分配的粮食,很多人都在仅仅维持着生命,农忙季节也无法到田里干农活儿了。 消息人士说:“在政府的封锁措施下经常听到‘饿死了’,‘晕倒了’等消息。”“可是政府拿不出对策,只采取了缓解封锁的措施。” “边境地区百姓可以靠南朝鲜或中国汇来的钱生活,可是黄海到百姓只能依靠农活生活,所以如果国家不给解决粮食问题,很难自行摆脱现在的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