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 C
Pyongyang
September 27, 2022

朝鲜在全国法务干部大会上多次强调“排斥反动思想文化法”

据悉,朝鲜在最近召开的第七次全国法务干部大会上强调说,以“排斥反动思想文化法”为根据加强反社会主义和非社会主义的打击力度。可见会以警惕思想松懈为借口进一步加强检查力度。 22日,朝鲜内部消息人士表示,朝鲜认为虽然制定排斥反动思想文化法已经快到两年,可是反社非社行为依然蔓延。为此2017年10月举行全国法务干部大会以来,时隔五年再次召开了大会。 此次大会上列举了“脱离党、法规、大众的非法行为”的问题,并反复强调应该根据法律严肃应对相关问题。特别是多次提到以排斥反动思想文化法处罚反社非社行为。 2020年12月,朝鲜在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第十四届第十二次全员会议上通过了排斥反动思想文化法。试图禁止观看或流通其他国家的电影、电视剧、信息等,防范资本主义文化的流入。 虽然还没有拿到法规原本,但据本报掌握的排斥反动思想文化法说明资料显示,朝鲜明确规定“直接观看、收听或保管南朝鲜电影、录像、作品、图书、歌曲、图画、照片等将判处5年以上,15年以下劳动教化徒刑。流入或散发相关内容的最高将判处无期徒刑或死刑。(第27条)” “模仿南朝鲜的语言说话或写作,模仿南朝鲜的音乐唱歌,使用南朝鲜的字体印刷者将判处劳动锻炼刑或两年以下劳动教化徒刑。(第32条)” 朝鲜在此次大会上强调了履行排斥反动思想文化法的情况下,今后反社非社联合指挥部将进一步加强检查力度。 据悉,在此次大会上还特别重点指出了反社非社联合指挥部内发生的腐败和纪律松懈问题。 指出,一些反社非社联合指挥部干部发现违反法律的行为后却收受贿赂掩盖问题或从轻处理等,犯下了腐败行为,这属于反政府行为。 因此,据悉以此次大会为契机联合指挥部内部新设立了互相报告体系。反社非社联合指挥部成员之间进行相互监视的情况下,今后百姓很难通过贿赂来躲避检查或减刑了。 14日和15日,朝鲜举行法务机构、检察、法院、社会安全、检查监督机构干部出席的第七次全国法务干部大会讨论了加强社会主义法律制度的问题。 朝鲜劳动新闻报道说:“总结分析了第六次全国法务干部大会之后5年的国家法务工作情况,为改善和加强现阶段社会主义法务生活,讨论了实践方法及进一步提高法务干部政治水平和工作能力的对策。”

朝鲜部分地区禁止外汇取款……存款可以,取款不可以?

据悉,朝鲜的部分地区禁止百姓从外汇账户中取出存款了。也就是当局想通过这一措施吸收百姓手中的外汇,让公共金融走上正轨。 22日,朝鲜内部消息人士对DailyNK表示:“7月初,地方人民委员会通货科决定禁止取出外汇账户中的现金。”“这不是中央的指示,是道级地方人民委员会下的决定。” 据悉,朝鲜开发了利用智能手机购买全国各地外汇商店商品的外汇商店软件。 要想在网上外汇商店购买商品就需要有外汇专用账户,所以普通百姓也开设了外汇专用账户。可是一些地方人民委员会禁止取出外汇账户里的现金。 消息人士说:“向银行存入外汇是为了在国家通货系统中进行结算和储蓄,允许存款。可是我国(朝鲜)的法律规定,不允许个人把外汇保管在金融系统中,所以不能取现。” 据悉,朝鲜为防止本国货币价值下跌,原则上禁止个人使用外汇。可是在朝鲜的市场上外汇已经成了日常的结算手段之一。 因此,朝鲜百姓不断地把外汇纳入到公共金融体系中,在公共领域进行外汇交易。这次地方人民委员会禁止取出外汇账户里的现金,是基于国家的原则采取的措施。 虽然这种措施目前只局限于部分地区,但据了解这也是根据中央的指示采取的措施。 消息人士说:“6月举行的秘书局会议上讨论了多角度发展地方经济的问题。并要求道、市、郡根据实际情况制定出地方通货规定,上报给中央进行审核。” 消息人士说,因为是根据中央因地制宜的方针制定的政策,所以各地方人民委员会的措施有所不同。据了解目前禁止取出外汇现金的是平壤、惠山等五个地区。 6月,朝鲜接连召开了劳动党中央委员会秘书局会议和秘书局扩大会议。党秘书局是树立各领域计划和指导政策执行的最高权力机构。 当时,朝鲜媒体报道秘书局召开会议的时候只介绍了加强党纪和进行组织改编等内容,没有提及激活地方经济的问题。 据悉,百姓们知道存入外汇账户的外汇不能取现,所以只储存实际要使用的金额。 消息人士说:“国家不允许非公益目的的个人取现,并不是强迫百姓进行存款。”“因为不能取现,所以几乎没有人在账户里存大笔金额,大都是存入购买外汇商店商品时所需的金额。” 但是可以兑换成朝鲜货币取出外汇账户里的款项。也就是为了吸收百姓手中的外汇,鼓励人们使用本国货币。也是为了通过公共金融的正常化来防止美元化,为经济稳定打下基础。
Update : 22-09-18
朝鲜圆平壤新义州惠山
市场汇率8,2008,2508,000
大米价格5,6005,8006,000

【采访资料】为金正恩拥有核武器,问题是体制的僵硬性

8日,朝鲜在最高人民会议上通过的《关于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核武力政策》如实地反映出了朝鲜开发核武器的目的是为了保障金正恩的安全。 朝鲜在法令中规定,核武器只服从金正恩国务委员长的唯一命令,“若指挥统治体系处在敌对势力的攻击危机中,根据事先决定的作战方案,为毁灭挑衅原和指挥部等敌对势力,即刻自动发动核打击。”也就是说,如果金正恩劳动党总书记处在遭受外界攻击的危机时即刻采取核报复行动,以此来让对方不敢攻击金正恩。 朝鲜在法令中规定“若断定敌对势力对国家指导部和国家核武力指挥机构实施或即将实施核打击或非核攻击时”可使用核武器。也就是说,不管是用核武器或常规武器,只要攻击金正恩或有攻击的征兆就可以使用核武器。一句话,对金正恩实施攻击就会招来核报复,所以不要轻举妄动。承认了开发核武器是为了保障金正恩的安全。 “朝鲜拥核”是为了金正恩的安全 可能会认为:朝鲜承认开发核武器是为了保障朝鲜的安全,朝鲜是金日成一家(目前是金正恩)的国家,所以朝鲜的核武器是为了保障金正恩的安全,这有什么特别的?可是实际上这一承认为我们看待朝鲜问题上提供了重要的依据。 如果朝鲜的核武器是为了保障朝鲜这个国家的安全,那么可以通过朝美建交和树立朝鲜半岛和平体制等可消除朝鲜半岛冷战局面的方式来解决问题。朝鲜一直主张问题在于美国的对朝敌对政策,所以可以通过缓解美国的威胁来让朝鲜融入国际社会,并探索无核化方法。 可是如果朝鲜的核武器只是为了保障金正恩的安全,那么问题就不同了。如果说金正恩,也就是维持金日成一家的绝对权力是朝鲜的重中之重,那么很难实现朝鲜的对外开放。因为在随着对外开放流入的国外信息中是很难维持偶像化和神化的金日成王国。朝鲜之所以颁布《排斥反动思想文化法》等来尽全力防止国外信息的流入,是因为朝鲜非常清楚国外信息的流入是体制最大的危险因素。在这种情况下,朝鲜不会响应通过解除朝鲜半岛冷战局面来让朝鲜融入国际社会的措施。为维持金日成一家的王国,朝鲜需要维持封闭的体制,不能放弃核武器。 问题是“朝鲜体制的僵硬性” 解除朝鲜半岛冷战局面当然重要,可是朝鲜问题的核心是朝鲜体制的僵硬性。只要金日成一家继续想享受世界上史无前例的神化的绝对权力,不想主动放弃,那么朝鲜的变化肯定会有局限性,朝鲜半岛体制不会有根本的变化。金正恩为维持目前的王国,绝不会放弃核武器。 在朝鲜正式宣布使用核武器的情况下,确保对朝遏制力比什么都重要。需要以现实为基础制定彻底的安全保障。虽然朝鲜的无核化是我们最终的目标,可是要在朝鲜不弃核的前提下制定现实可行的对朝政策。 但是,不能让南北关系继续处在高度的紧张状态。朝鲜的核武器已经是“新常态”,不管好歹我们需要适应这一现实。承认联合国的对朝制裁常态化的同时,不要只依赖于改善南北关系上,应该树立能跟朝鲜做的都做的“非常酷”的关系。

中国的戈尔巴乔夫恐惧症

发自加州克莱蒙特——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那些心怀善意甚至有点一厢情愿的西方人认为“中国的戈尔巴乔夫”是他们能够给予一个看似改革者的中国领导人的最高赞誉。但当一些美国人这样称呼于1990年7月访美的上海市长朱镕基时,这位以快言快语闻名的未来总理一点都不觉得高兴。“我不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据报道朱镕基厉声说,“我是中国的朱镕基。” 朱镕基因在1990年代实施多项关键改革并带领中国成功加入世界贸易组织而广受尊崇,虽然我们永远无从得知他对8月30日去世的末代苏联最高领导人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Mikhail Gorbachev)的真实看法,但可以肯定的是在大多数中国共产党领导人眼中戈尔巴乔夫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导致了苏联的崩溃。 中共对戈尔巴乔夫的诋毁是归根结底站不住脚的。在他六年执政期间中苏关系得到了极大改善。苏联解体也给中国带来地缘政治上的好处。来自北方的致命威胁几乎在一夜之间消失了,而以往属于苏联领地的中亚地区突然洞开,使中国能够向那里投射其力量。最重要的是,冷战结束——对此戈尔巴乔夫功不可没——之后迎来了三十年的全球化,为中国的经济崛起开启了大门。 而中共之所以反感这位前苏联领导人的唯一合理解释就是担心戈尔巴乔夫的开放与改革政策在前苏联取得的成就——让一个曾经强大的一党政权解体——也发生在中国。中国统治者不同意普京总统所谓苏联崩溃是20世纪一场“重大地缘政治灾难”的看法。对他们来说苏联解体是一场给自身未来投下阴影的重大意识形态灾难。 即使在戈尔巴乔夫终结了苏联帝国三十多年后的今天,依然有相当明显的证据体现着中共萦绕不散的感同身受式创伤。中共宣传人员今年2月末开始放映《历史虚无主义与苏联解体——对苏联亡党亡国30年的思考》这部时长101分钟的纪录片,片中指责苏共未能(尤其针对历史和各类西方自由主义思想)执行严格审查制度。 尽管如此,鉴于中共近三十年来在避免类似命运方面取得了无可否认的成功,它对苏联解体的执念显得有点很奇怪。中国共产党最显著的成就就是通过不断提高人民生活水平来获得合法性。无怪乎苏联解体后不到两个月时年87岁的邓小平就召集士气低落的全党重新启动了停滞不前的改革并以经济发展为中心。 另一个不太为人所知但同样重要的成功是中国共产党努力防止了一个类似戈尔巴乔夫的改革者上位并从内部瓦解其统治。苏联解体后该党在审查其未来领导人时极为谨慎,只有那些政治忠诚度无可挑剔的官员才会被赋予权力。 前苏联大部分地区在1990年代的混乱和经济危机也让中共得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宣传妙招。通过渲染普通俄罗斯人的痛苦,该党向民众传达了一个极具说服力的信息:将经济置于民主之上才是正确的道路。 但尽管中国共产党在苏联解体后的几十年间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但它仍然被戈尔巴乔夫的遗产所困扰。有人可能会说中共的不安全感和偏执(正如所有独裁国家一样)是无法治愈的,但中国的统治者们一直想方设法证明这一点并不存在。 中共最高领导层曾在1990年代委托学术界实施了一系列研究去探讨苏联崩溃的原因。参与这项智力工作的人包括备受尊敬的学者和御用文人。虽然他们在许多诸如经济管理不善、无法在对美军备竞赛中取胜、过度帝国主义扩张以及非俄罗斯族共和国的族裔民族主义等争议不大的因素上达成了一致,但却对戈尔巴乔夫的角色存在相当大的分歧。 御用文人坚持认为戈尔巴乔夫应对苏联的崩溃负主要责任,因为他拙劣的改革削弱了共产党对政权的控制。但那些对苏联有真正专业认知的学者反驳说错在戈尔巴乔夫的前任,特别是1964~1982年间统治这个帝国的列昂尼德·勃列日涅夫(Leonid Brezhnev)。勃列日涅夫时代的政治停滞和经济萎靡留下了一个已经腐朽到无法改革的政权。 从现今中国官方对苏联解体的叙述和对戈尔巴乔夫的持久敌意来看,显然御用文人赢得了这场辩论,而中国领导人是否从历史中吸取了正确的教训则不得而知。 裴敏欣,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政府学教授,美国德国马歇尔基金会非常驻高级研究员。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22. www.project-syndicate.org  

习近平的八月炮火

网络安全的真正意义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