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2 C
Pyongyang
June 30, 2022

黄海南道剧增结核性淋巴腺炎患者……农业面临危机

据悉,黄海南道发生了胃肠性传染病,可最近又发生了结核性淋巴腺炎患者,协同农场人力不足面临了危机。两户家庭中就有一户患上了传染病,各种传染病横扫着黄海南道。 24日,黄海南道消息人士对DailyNK表示:“最近淋巴结核病剧增,国家采取了隔离措施。”“很多人因为脖子和腋窝等的淋巴腺破裂流着血浓。” 结核性淋巴腺炎是结核病菌深入到淋巴系统引发炎症的疾病,会出现发低烧、食欲不振、疲惫等症状。因为炎症淋巴腺肿胀,会导致血水流脓等现象。 据悉,黄海南道出现了副伤寒、伤寒、疟疾等胃肠性疾病和新冠肺炎患者,再加上结核性淋巴腺炎患者剧增,防疫部门加强了黄海南道的监控和管理工作。 国家紧急防疫司令部派来的人员到各地调查传染病患者人数和症状等,可是没有针对性处方,也缺少药品。 据消息人士介绍,急性胃肠性传染病扩散下,金正恩国务委员长和夫人李雪主向黄海南道捐赠了“1号药品”,劳动党副部长金汝正和玄松月等也向黄海南道捐赠了药品。可是只有极少数家庭能得到当局捐赠的药品。 金委员长等高层干部捐赠的药品都是朝鲜生产的国产药品,包括了生理盐水、解热剂、盘尼西林、链霉素、高丽药等。 朝鲜政府宣传说优先向黄海南道供应了药品,可是百姓们因为买不到药品而心急如焚。 在药店比较容易购买到顺天制药厂等生产的国产盘尼西林、链霉素等,可是对胃肠性传染病疗效较高的利巴韦林等中国注射剂价格暴涨到了10万朝元。 消息人士说:“因为药品紧缺,也有人服用鸦片等毒品,可是对副伤寒等胃肠型传染病没有任何疗效。” 在朝鲜,雨季开始的6,7月就会流行传染病。黄海南道的上下水道系统落后,很多家庭饮用的是农业和工业用水,所以容易引起水源性传染病。 消息人士说:“因为不出自来水,到公用取水场打水喝的家庭增多,有时候自来水中还会出现蚯蚓等虫子。”“用水桶打水过一会儿就会有白色沉淀物,烧开饮用这种水肯定会染上传染病了。” 据消息人士介绍,而且就算动员到协同农场做农活儿,要使用不卫生的老式卫生间,也有很多人在露天大小便,环境非常不卫生,很容易发生传染病。 去年的时候没有仔细统计发烧患者等相关症状患者,就算传染病肆虐也没有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可是今年因为新冠肺炎各机构每天了解有症状的患者,作为问题进行处理。 可是问题是黄海南道作为朝鲜最大的粮仓地区,随着传染病的扩散动员到农场的人力严重不足。如果黄海南道的粮食生产出现问题,朝鲜粮食生产量会直接减少。 消息人士说:“因为人力不足,每个农场都陷入了紧急状态。”“部队还带着伙食车来帮着做农活儿,可是因为农场员不足进展不快。”

新冠肺炎疑似患者死亡时必须火葬……“家属任意处理时进行处罚”

据消息人士介绍,朝鲜对因新冠肺炎疑似正死亡的人员进行强制火化。还威胁道,若有家属任意埋葬遗体,将进行严厉的处罚。 23日,平安北道消息人士对DailyNK表示:“防疫人员们涌到因新冠肺炎症状死亡的家庭,不让家属埋葬遗体而是强制进行火化。政府威胁说严厉惩罚埋葬遗体的家属。” 新冠肺炎初期,很多国家为进行防疫火化了因传染病死亡的人员。可是必须要得到家属的同意。 在韩国,新冠肺炎初期也为防范传染病的扩散采取了“先火化,后举行葬礼”的措施。1月的时候才修改措施,采取了先进行葬礼后进行火化的措施。在这个过程中,国家先向家属说明了两种方式,经得同意后采取了相关措施。 可是朝鲜好像没有对家属说明相关措施,也没有经得家属的同意就强制进行了火葬,特别是干脆没有考虑过家属们的哀悼时间。 消息人士说:“家属们就不能遂愿处理遗体而跟防疫工作人员大吵大闹。”“我们地区也有不少人死亡,处理方式都一样。” “年轻人死亡的少。死亡的大都是儿童、老人,或者受到饥荒的人。”“怕人们产生恐惧心理,绝对不告诉正确的数字。” 据消息人士介绍,一些人正遭受新冠肺炎后遗症之苦。 消息人士说:“因新冠肺炎症状被隔离后出来的人中也有不少人留有严重的后遗症。”“白天刚开始不发烧,可是过了5个小时体温就超过37度,浑身发冷和疼痛,记忆力减退。” 据世界卫生组织介绍,大部分新冠肺炎确诊患者会痊愈,可是10~20%的人会在较长时间里感到疲倦、呼吸困难、抑郁、不安,或者认知能力低下等200多个症状。 消息人士说:“据说新义州的一个人从4月末开始到现在共患过三次新冠肺炎。” 一般一旦患上了新冠肺炎身体中就会产生抗体,很少再次被感染。可是说同一个人连续患了好几次,可能是因为朝鲜的医疗体系薄弱,根据一些症状误认为再次感染了。 也不能排除因为营养失调和变异株等再次感染的可能性。
Update : 22-06-26
朝鲜圆平壤新义州惠山
市场汇率7,2007,2307,250
大米价格5,5005,6005,800

中国的半导体抱负有多现实?

首尔—当乔·拜登上个月抵达韩国时——这是他作为美国总统首次对韩国的访问——他直接前往三星位于首尔郊外的大型半导体工厂。在那里,他会见了韩国总统尹锡悦和三星电子副董事长李在镕,并赞扬了在德克萨斯州建设的价值170亿美元的三星半导体工厂。半导体在经济和战略方面的重要意义再清楚不过。 在2019年新冠疫情期间,半导体供应链中断迫使一系列行业——从汽车到消费电子产品——放缓或停止生产活动。显而易见,可靠的半导体供应对一个国家的经济弹性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而对美国和中国而言,在战略竞争中,占据前沿行业的领导地位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就目前状况而言,凭借其在芯片设计和行业无晶圆领域的实力,美国在全球半导体蛋糕中占据着更大的份额。但绝大多数芯片产地远离美国本土,包括位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家乡西安的三星工厂。而中国——全世界最大的芯片市场——正在作为推动自主创新的组成部分而大力投资芯片领域。那么,美国是否将注定失去其半导体优势? 迄今为止,中国一直在努力追赶中。首先,典型的后来者策略——专注制造更廉价的低端产品——无法应用于半导体领域,因为更先进的下一代存储芯片其成本往往与前一代产品相同甚至更低。因此,不那么先进的芯片几乎一文不值。 这并不是说现任领导者的地位不可撼动。毕竟,三星等韩国企业曾在半导体领域成功超越了东芝等更成熟的日本公司。关键在于实行“跨越式”战略:那就是抢在现任领导者之前研发出更先进的技术版本。上述战略要求技术研发遵循相对可预测的路径——以芯片为例,从1K容量升级到2K,然后升级到4K等等——而且,公司可以从国外获得技术。 像三星这样的韩国公司从未制造过最低容量的芯片。相反,他们利用从日本夏普进口的设备和设施,以及从美国美光科技获得许可的电路设计,一进入市场就开始研发64K芯片。 后来,三星在加州硅谷设立研发机构,以领先日本企业研发高容量(256K)芯片设计。它利用堆叠工艺来提升芯片的复杂程度——而不是像东芝等公司那样采用潜沟槽工艺——来推动取得进步。但三星继续依赖来自日本和其他国外产地的高科技组件、零部件和供应品,以及来自美国的软件。 在中国获取外国技术和设备日益受限的情况下,该国将很难复制这种跨越式战略。半导体和其他尖端行业均由少数公司所主导。在某些情况下,仅有一两家公司可以提供特定的原材料或者设备。 上述公司主要集中在欧美。一家荷兰公司ASML是对芯片制造工艺至关重要的极紫外线光刻机(EUV)唯一的生产企业,而软件则掌握在美国企业手里。 这并不是说中国没有发展先进——甚至世界领先的——半导体产业的机会。虽然这肯定不会在一夜间发生,但提振中国的前景仍有机会。 首先,尽管存储芯片市场是单一属性——即缺乏高端或低端细分市场——但系统芯片(或专用集成电路芯片)市场却可以根据应用目的进行细分。例如,汽车公司不使用利用最尖端的10纳米(10nm)以下光刻工艺制造的最先进的产品。相反,他们采用20纳米或30纳米工艺技术,而上述技术转让并未受到严格控制。在上述领域,中国的代工企业中芯国际(SMIC)正在攫取巨额的利润,而这些利润可以用于投资研发下一代或先进芯片。 但真正的跨越式成功极有可能取决于中国开辟一条不同于现有行业的全新技术道路、从而减少对西方技术依赖的能力。例如,美光科技称下一代芯片可以使用上一代工艺设备研发——即“深紫外线光刻技术”(DUV)——而不是极紫外线光刻技术(EUV)。这样的另类思维将非常有助于提振中国的半导体行业前景。 在上述领域,中国快速发展的科技能力将对其十分有利。从2013~2018年,中国在信息技术期刊上所发表文章的份额从22.4%上升到近40%,而美国则从超过20%下降到16%。 无论如何,或许很快就会开始放松对中国购买外国技术的限制。有人认为,通过限制供应,对包括芯片制造企业在内的中国制造企业的限制正在导致美国通胀迅速攀升。美国创新与竞争法本应通过向半导体企业提供500亿美元补贴来抵消这种影响,其中可能也包括三星或台积电(TSMC)这样的外国公司。但批评人士指出,企业可能会浪费这些补贴,将其用于股票回购而非对工厂的投资。而且该法案很有可能根本不会 实施。 随着中期选举的临近,拜登政府面临着两难选择。如果它放宽对包括芯片制造企业在内的中国公司的限制,可能有助于抵消通胀压力——这是拜登“在国内的当务之急”——同时可能使中国在跨越式战略方面取得进步。如果不这样做,半导体短缺可能会继续加剧通胀,而中国则可能最终找到属于自己的替代技术路径并实现跨越式发展。 Keun Lee,韩国总统国家经济顾问委员会副主席,首尔国立大学经济学特聘教授,著有中国的技术跨越与经济追赶:熊比特的视角一书(2022年,牛津大学出版社)。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22. www.project-syndicate.org

乌克兰战争给中国的教训

发自加州克莱蒙特——随着俄乌战争进入第四个月,结局仍不明朗。但有一点是清楚的:俄军已经遭到了乌军的痛击,而在冲突刚爆发时人们还认为后者不是前者的对手。这对中国人民解放军来说应该是一记警钟,因为削弱俄军战场效率的很多缺陷也同时存在在它身上。 其中一个缺陷是腐败。在该领域俄罗斯在世界前20大经济体中排名最末,因此长期以来被视为全球最强大军队之一的俄军因各种权力滥用行为而被严重削弱也许就不足为奇了。而从过去十年中国因腐败被捕的高级将领人数来看解放军内部的腐败状况可能也同样严重。 习近平于2012年11月上台后不久就发起了一场反腐败运动,并在2017年底前累计逮捕了100多名高级将领。解放军指挥机关中央军事委员会的两名原副主席因受贿卖官而被捕。另一名中央军委委员在2017年自杀,当时他正因与两位落马副主席的关系而受到调查。 人们可能会认为习近平的运动清除了解放军的腐败,但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催生腐败的各项条件——包括裙带关系、缺乏监督以及隐秘的行事方法——几乎没有被根除。 除了腐败,解放军还表现出与俄军类似的结构性弱点,比如对武器硬件的过度关注,缺乏模拟真实作战条件的训练,后勤保障不力以及一直未能发展出联合作战行动能力。与俄军一样,中国人民解放军依靠的是僵化的自上而下指挥架构,这使得下级军官和士兵很难——甚至不可能——在战斗环境中发挥主动性。 俄罗斯和中国军队的另一个关键弱点是政治化。事实上在苏联红军文化的严重影响下解放军的政治化程度甚至比当今俄罗斯军队更甚。 俄军在苏联解体后摆脱了共产党控制,废除了政委制度。因此俄军当前的政治化在本质上是个人化的,类似于典型的利益交换制度,即不合格的人被推举到高位。这在和平时期似乎只会削弱一下部队士气。但正如俄罗斯在乌克兰学到的那样,战争暴露了这种利益交换体制究竟会导致何种程度的失能。 这对中国来说可不是一个好兆头。中国人民解放军处于中国共产党的全面控制之下,其主要任务就是捍卫中国共产党的政治垄断地位。托洛茨基建立红军时创立的政委制度在中国依然存在,解放军军官的任命和晋升不仅取决于其专业资质,还取决于他们对中共的忠诚度,即使是低级军官在接受任命前也要经过政治审查。其结果就是混乱的双重指挥结构,这可能会阻碍解放军职业士兵有效作战的能力,正如二战纳粹入侵初期对红军的影响那样。 俄军和解放军的最后一个共有关键弱点是缺乏战斗经验。在过去三十年间俄军只在车臣、格鲁吉亚、乌克兰和叙利亚打过规模相对较小的战争。正如其最近决定将重点和目标缩小到乌东顿巴斯地区所展现的那样,这些战争显然没有为它入侵整个乌克兰打下基础。 中国在这方面的情况则更糟。自1979年与越南进行灾难性的边境战争以来中国军队还没打过一场真正的战斗。因此尽管自1990年代初以来中国在军事现代化方面进行了大量投资,但解放军的作战能力仍有待检验。 如果俄军在乌克兰的表现如此糟糕,那么解放军——其包括政治化和缺乏战斗经验在内的弱点甚至更加明显——又如何指望能赢得今天的战争,尤其是牵扯美国等大国的大规模冲突?能够消除解放军最明显弱点的结构性改革很难(甚至不可能)实施。军队的去政治化意味着要移除中国共产党组织和废除政委制度,而这两者都不可能实现。在和平时期获得真正的战斗经验也是不现实的。 中国加强解放军所能采取的唯一可行步骤就是大幅提高透明度。如果俄罗斯允许更多的媒体监督,其军队中的腐朽现象就会在它发动一场无法获胜——至少不会像克里姆林宫所期望的那样迅速和压倒性——的战争之前提早暴露出来,甚至可能得到解决。对习近平来说,教训在于中国官员必须对该国最神秘的机构之一进行更多的曝光,因为这里面总会藏着某些他们不想看到的东西。 裴敏欣,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政府学教授,美国德国马歇尔基金会非常驻高级研究员。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22. www.project-syndicate.org

政党无法永生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