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2 C
Pyongyang
August 16, 2022

朝鲜吉州郡新冠肺炎疑似患者剧增……诊断都一样

据悉,朝鲜咸镜北道吉州郡咳嗽、痰症等新冠肺炎疑似患者剧增。 11日,据DailyNK咸镜北道消息人士介绍,最近吉州郡里新冠肺炎疑似症患者剧增,每天有20多名百姓到郡医院就诊。 据说,患者们的症状各异,其中咳嗽、痰症、低烧、呼吸困难患者较多。 一些百姓同时出现了咳嗽、痰多、发低烧和头疼等症状,也有一些百姓感到骨头疼痛。 据消息人士介绍,对上述各种新冠肺炎疑似症的患者,郡医院都诊断为“夏季感冒”。 本月初,吉州郡的一位40多岁百姓因新冠肺炎疑似症去了郡医院。可是医生说:“保健省通报说,今年的夏季感冒症状跟新冠肺炎相似。”就诊断他患了感冒,开了感冒药。 据悉,吉州郡的另一位百姓因为咳嗽和低烧不断怀疑自己得了结核病,就去医院检查。医院诊断认为是夏季感冒。 消息人士说:“患者们的症状各种各样,可是都统一诊断为夏季感冒。”“出现新冠肺炎确诊患者的时候,一有类似的症状就诊断为新冠肺炎。可是现在不管是什么样的症状都荒唐地诊断为感冒了。” “好像是因为政府的方针,医生们不能自我做主,只能统一诊断成感冒了。” 5日,朝鲜媒体们表示:“最近一个星期内,全国各地没有出现新的发烧患者,治疗中的患者也都痊愈出院,全国的整体防疫形势进入了稳定局面。” 之后,朝鲜到目前为止一直表示没有发生发烧患者,也没有正在接受治疗的患者,持续着“新冠肺炎零”局面。 消息人士说,目前吉州郡每天宣传说正在流行夏季感冒,要做好预防和消毒工作。

庄稼因为酷暑干枯,现在又因为暴雨糜烂

据悉,因为今年的酷暑和暴雨等异常气候,朝鲜平安南道的不少农场农作物受到了影响。人们担心因为今年春季开始的异常气候,秋季的收获量会不如往年。 10日,据DailyNK平安南道消息人士介绍,道农村经营委员会最近到各农场了解了农作物受灾情况,调查显示肃川郡、平原郡、价川市等协同农场密集的地方因异常气候,农作物受灾严重。 据悉,大麦和小麦产量明显减少,最近还收完了土豆,可是不仅是杂草茂盛,还到处出现了糜烂现象。 消息人士说,因为受干旱、酷暑和暴雨的影响,不少田地土豆长势不好只好放弃了收获。 据说,价川市的一个农场3200坪土地上上个月初只收获了不到120公斤的土豆。 如果土豆收成好,一公顷(3000坪)土地能收获10吨土豆。可是今年因为异常气候收获量比往年少了很多。 在这种情况下,金德勋总理现场视察了平安南道地区,确认了异常气候导致农作物发育不良等受灾情况。 6日,朝鲜劳动新闻报道说,金总理视察平安南道更浓情况时表示:“若要彻底贯彻党的扩大农业生产政策,应该认清异常气候既定事实,积极接受能安全和早起培育农作物的先进耕农方法,用科学的方法进行灌溉和营养管理。” 朝鲜当局也知道3月开始的春季雨季和提前到来的酷暑导致了庄稼发育不良,6月末开始的每天100毫升以上的降雨也使得农作物无法成熟,在暴雨中糜烂。 预计8月和9月也会持续暴雨,会影响水稻的成长。 问题是八九月是水稻成长最关键的时期。如果没有做好应对暴雨的准备而水田被淹,今年秋季农作物收成会大幅减少。 朝鲜农业专家、“好农民”研究所所长赵忠熙表示:“8月是稻花盛开,开始结果的时期。如果现在下暴雨水稻不能成熟。”“如果没有做好应对暴雨的准备,今年秋收量只能减少。”

化城地区一万户住宅建设现场遭受“泥瓦匠竞赛”收尾工作之苦

据悉,平壤化城地区一万户住宅建设现场举行“全国泥瓦匠竞赛”之后,建设现场士兵和工人都忙着进行收尾工作。 9日,据DailyNK平壤消息人士介绍:“上个月初在化城地区住宅建设现场举行了泥瓦匠竞赛。之后很多建筑进行了重新粉刷粗糙不平的墙面的工作。”“没有参加此次比赛的非专业泥瓦匠(士兵和普通百姓)参加了重新粉刷工作,他们在20多天里不分昼夜每天工作了18小时。” 朝鲜媒体曾报道说,7月1日在平壤化城地区一万户住宅建设现场举行了“2022年人民经济各领域各行业技能工大赛”中的“泥瓦匠竞赛”,来自全国各地的泥瓦匠参加了比赛。 可是举行泥瓦匠比赛的现场乱成一团,收尾工作费了很大的力气。 消息人士说:“泥瓦匠比赛结束后,一些现场指挥部向建设综合指挥图提出了抗议。”“因为除了获得前三名的泥瓦匠现场以外,其他建筑都需要磨平墙面或者重新进行抹面工作。” 当局举办竞赛的意图是通过竞赛提高化城地区一万户住宅建设速度和质量,可是事与愿违现场因收尾工作大感头疼了。 现场指挥部需要按计划完成建设,只好让普通士兵和百姓也不分昼夜进行抹面工作,通过这种措施本月初才结束了收尾工作。 正因为如此,参加收尾工作的泥瓦匠们不满地表示“希望不要再搞为了竞赛而竞赛的活动”,“为了比赛只强调了速度,只能进行重修工作。从头开始认真工作反而能保障品质。” 消息人士说:“有的施工参谋们重修了墙面,但也有的没有重修。”“特别是一些现场指挥部没有反应现场的意见,向上头虚假报告说‘泥瓦匠竞赛提高了施工速度’。” 据消息人士介绍,一些有良心的现场施工参谋们表示:“要想提高建设质量,就应该先改变建设指挥官们的思想和态度。”

朝鲜呼吁“齐心协力”开展抗洪工作

朝鲜当局向各道农村经营委员会提供抗洪模范单位的资料,要求减少雨季农作物受灾情况。 9日,咸镜北道消息人士对DailyNK表示:“政府向全国所有经营委员会强调抗洪对策的同时,用积极开展抗洪工作的模范单位来进行刺激,并要求做好彻底的准备。” 据消息人士介绍,5日咸镜北道经营委员会根据指示利用积极开展抗洪工作的模范资料进行了讲演会,并呼吁所有百姓齐心协力开展抗洪工作。 据悉,讲演会上使用的资料是黄海北道经营委员会为防范洪灾开展水渠整顿、水田管理、巡查、整修农田水渠、补修田埂等工作的内容。 会上强调说,在黄海北道所有能劳动的人齐心协力开展了农村抗洪工作,应该学习他们的模范行为。 消息人士说:“咸镜北道采纳了宣传内容,要求从14日开始14岁以上的男女老少都要参加当地指定的抗洪工作。” 消息人士说,还分摊开展了铁路、公路、隧道、公路水渠等整修工作。 据悉,咸镜北道经营委员会在讲演会上还表示,目前是给玉米施肥的时期,所以农场员们在开展抗洪工作的同时,要根据化肥不足的现实不能浪费化肥,要以身作则。 据悉,咸镜北道经营委员会还了解了各农场的化肥情况。当了解到清津市和金策市的化肥筹备情况较好,就要求上交几百公斤化肥用于支援其他农场,这引起了该地干部们的不满。 消息人士说:“农场干部们对道经营委员会今年没有供应化肥却了解农场的化肥拥有量表示了不满。还直接批判道,经营委员会是保障道内各农场经营的机构,可是要夺走通过借钱辛辛苦苦筹备的化肥供应给别的农场,难道这也是道经营委员会的使命吗?”

发烧患者“零”是“党的领导和百姓的一致性带来的成果”

据悉,朝鲜咸镜北道举办了再次强调紧急防疫的讲演会。朝鲜接连几天主张没有发生新的发烧患者,也没有正在治疗的确诊患者的情况下,有可能会宣布新冠肺炎终止,但是内部却没有放松防疫措施。 9日,据DailyNK咸镜北道消息人士介绍,最近清津市针对党员和工人进行了“关于严守紧急防疫措施,坚定守护防疫壁垒”的讲演会。 朝鲜在讲演中称赞道:“新型新冠肺炎席卷世界,世界各地出现确诊患者的情况下,我国再也没有发生新的发烧患者。能够坚守国家的安全和人民的生命与健康,是我党具有先见之明的领导和一心一意跟随党中央指令的全体人民高度自觉和一致性带来的自豪的成果。” 为的是刻画封锁和隔离为主的防疫政策的成功,强调正当性的同时,消除百姓的不满情绪,笼络民心。 朝鲜在资料中还强调:“我们应珍惜已经取得的防疫成果,不断巩固已有的成果尽全力保障国家的安全和人民的安宁。”“在长期的紧急防疫工作下要保持最大的警惕心,重新检查紧急防疫工作,把紧急防疫工作转换成大众自身的工作。” “紧急防疫法第55条第4项规定,‘在公民和共和国领域的外国人必须要佩戴口罩,保持一定的距离’。”“所有领域、所有单位干部和工作人员都要熟知这种紧急防疫法规定,不能进行违法行为。” 资料还指出:“目前,一些单位和百姓陶醉于今天的防疫形式放松了警惕,出现了一些偏向现象。”“对此应该从党、行政、法律角度加强斗争。” 也就是说,紧急防疫初期所有人都主动佩戴了口罩,可是最近出现了白天移动时不戴口罩的现象。 据悉,讲演者还嘱托大家遵守防疫规则说:“最近没有发生新的发烧患者,所以一些百姓不遵守防疫尊则。这种行为会成为危害国家安全和人民安宁的要素。” 可是参加此次讲演会的党员和工人们则表示:“因为防疫措施都苦不堪言了。”“听了讲演不知道是要进一步加强防御措施,还是要解除措施。” 消息人士说:“政府在讲演会上说最近在进防疫上取得的成果都有赖于党员和工作人员。可是这是想借紧急防疫之名严控百姓的手段。” 5日,朝鲜劳动新闻报道说:“在一周的时间里没有发生新的发烧患者,接受治疗的患者都痊愈出院,国家整体的防疫局势进入了稳定局面。”

汇率、原材料价格上涨,露天商贩“叫苦连天”……卖房多进山中

据悉,最近朝鲜的美元汇率和原材料价格上涨,在街上做生意维持生活的百姓们境遇越来越艰难了。 8日,据DailyNK两江道消息人士介绍,上个月中旬开始惠山市越来越多的露天商贩放弃了做生意。 首先,美元汇率上涨以来批发商们提高了物品价格,可是卖东西的商贩们却不能提高价格,亏损越来越多了。 例如,1美元汇率从7000朝元涨了1000朝元成了8000朝元,批发商们就根据汇率从露天商贩那里多收商品价(14.2%)。也就是过去用10万朝元买的东西,在汇率上涨后就要给11万4200朝元了。 也就是说,随着汇率上涨露天商贩从批发商够卖东西的时候需要多交钱,可是销售东西的时候只要价格上涨一点儿就卖不出去,所以亏损越来越多了。 据消息人士介绍,卖大米的一个百姓说:“这次深深地感到了拥有美元非常重要。”“美元汇率上涨了,批发商就要求用美元结账。如果用国币购买亏损就大了,所以不太信任国币了。” 其次,原材料价格的上涨也打击了露天商贩的生意活动。 实际上原本1公斤3700朝元的人造肉,从上个月末开始涨到了5300朝元。大米价格也不断上涨,现在1公斤大米售价是6000多朝元了。原材料价格上涨就需要提高售价或者调整原材料量,可是如果这样就没有人购买,很难继续做生意了。 据消息人士介绍,在街上卖了5年多人造肉饭的一位惠山市百姓表示:“最近做1公斤人造肉饭,一整天也卖不出去三分之一。”“每天都怀着侥幸心理去做生意,可是卖不出去的日子越来越多,现在已经没有了本钱,可能要放弃生意了。” 消息人士说:“因为人造肉饭价钱便宜量还多,能吃饱肚子,所以很有人气。”“消费者大都是生活艰苦的百姓,如果量减少了,价格还涨了,当然就没有人买了。” 因为美元汇率和原材料价格上涨,露天商贩们的生活越来越艰苦了。据说,惠山市惠化洞的一位露天商贩说“远离世界”卖了房屋,带着家眷进到深山老林中过起了帐篷生活。 消息人士说:“最近卖房进入山里的百姓增多了。”“也就是说生活变得非常艰苦了。可是让人心寒的是政府不管这种情况,只热衷于体制宣传。”

朝鲜党中央军事委员会下令实施联合军演……对抗韩美联合军演?

最近,朝鲜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向党、政、军、保卫、安全机构下达了实施联合军演的指示。 党中央军事委员会是决定军事政策,统帅和指挥全军的核心机构。韩美计划在8月22日到9月1日实施联合军演的情况下,想通过所有武装力量的联合训练营造高度的紧张局势。 8日,DailyNK朝鲜内部消息人士介绍,7月29日举行的党中央军事委员会上向党、政、军、保卫、安全机构下达了7月30日到8月30日实施联合军事训练的指示。 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在指示中表示:“最近,美帝国主义和南朝鲜傀儡们不断扩大针对我共和国的战争演习。”“要做好一切战斗准备,若疯狂开展反共和国阴谋诡计的敌人敢侵犯我共和国领土,随时粉碎敌人。” 指示还强调:“各保卫、安全机构、民防部队要与驻扎部队重新协商完成消灭敌人特工队、间谍、破坏暗害分子,以及镇压不纯敌对分子们的示威、骚乱、暴动等作战计划。” 还要求各级党、政机构毫不吝啬地保障联合军演所需的一切人力物力上的支援。 据悉,在上述指示下,各地给车辆披上了伪装,进行紧急集合等营造了训练氛围。 据消息人士介绍,最近咸镜北道清津市,中朝边境地区会宁市和茂山郡等驻扎部队和保卫、安全武装组织、民防部队联合实施了紧急集合、隐蔽、山中搜索等各种训练。 因为此次训练是根据党中央军事委员会的指示开展的,所以党政机构的高层干部也参加了训练,各地机构负责人和部队指挥员在军事指挥部和现场轮流值班,保持着万无一失的战斗动员态势。 消息人士说:“道党委员会高层干部和部队指挥员开展联合指挥和训练是非常罕见的。”“这里形成了马上就能打仗的高度的紧张感。” 金正恩国务委员长在上个月末举行的战胜节(签署停战协定之日)69周年纪念活动上表示:“听了南朝鲜部队流氓们最近说出的数不胜数的胡言乱语,还一个不落地关注了跟美国一起进行的所有军事活动。”“不能坐视尹锡悦和其军事流氓们的丑态和莽撞行为。”

老兵直言战胜节宣传“伪善”而成为“整理对象”送进管理所

参加过朝鲜战争的朝鲜人民军战争老兵金某在每年战胜节(7月27日,停战协定签署日)临近的7月初就背诵党宣传部提供的台词,出席老兵相逢会反复说同样的一句话。 “祖国解放战争(朝鲜战争)时期,我们为党和领袖献出了青春和生命。” 可是每当参加完活动回来后,金某对朋友和孩子们常说的是另一句话。 “17岁的时候不知道‘为党和领袖’这样的话。是为‘保护故乡的土地’拼死作战的。” 金某的故乡是平安南道蒙山郡。1950年17岁的他被征兵入伍参加了朝鲜战争。1952年初因负伤转业,安排到地方生产子弹的一家军工厂工作,作为荣誉军人受到了参战老兵的待遇过了平稳的生活。 可是,去年的战胜节老兵相逢会后过了两个月左右,9月的某一天凌晨,他和儿子夫妻等人突然销声匿迹了。一家人突然失踪,村里的人都非常惊讶了。 后来,老兵金某的儿子工作的工厂党委员会接到了国家保卫省的通知,周边的人才猜到了金某一家人突然消失的理由。 朝鲜保卫部表示,金某说“战胜一代为党和领袖守卫了祖国”的宣传教育是“夸张”或者“伪善”等,因此决定把金某作为“整理对象”进行处理,为了他从社会完全隔离开来送进了管理所。 也就是说,作为享受国家待遇的人没有让后代传承誓死保卫领袖的精神,而是神魂颠倒和模糊不清的记忆下说出了反政府和反动思想言语,因此送进了管理所。 去年的战胜节前夕,金某参加某一部队举行的老兵相逢会后回到家,跟平时经常往来的同村亲友一起喝酒时说道: “今天根据宣传部的要求说了‘为党和领袖献出了青春和生命’,可是我在相逢会上几十年如一日地进行的宣传都不是事实,是因为宣传部给写了这句话才说的。2015年的战胜节相逢会上我还亲临战场般讲述了没有经历过的战斗。俗话说嘴歪也要说真话,事实上宣传部的教育内容都是夸张和虚假的。” 正因为金某的这种直言不讳,保卫部才把他作为“整理对象”送进了管理所。 百姓们对国家优待的战争老兵被捕大吃一惊的时候,保卫部说:“并不是所有的老兵都一样,也有很多人值得怀疑。”“他虽然是老兵,可是过去只能干杂活儿是因为他的思想有问题。” 保卫部就跟金某一起受处罚的家人表示:“父母是革命家,子女并不一定也是革命家。反动老兵的家人也一同被处罚,可以以此为典型让青年们提高思想觉悟。” 朝鲜依然以战胜节为契机,吹捧老兵们的贡献,教育青年们应改为党和领袖献出一切。可是一旦认为不符合体制的利益,或者阻碍了宣传,就不管是革命前辈还是光荣家庭,瞬间会被处理掉。

朝鲜海外劳工倾吐……“也没能给母亲送终……后悔来到国外”

朝鲜为防范新冠肺炎封锁边境以来,派到海外的工人好几年都没能回国。据悉,目前派到中国的朝鲜工人们只往返于宿舍和工厂,实际上过着监禁的生活。 本报曾采访了居住在朝鲜的海外劳工家属,报道了想念长期没能回国的家人,期待他们早点回家的家属们的心情。 之后,本报采访了目前派到中国的朝鲜海外劳工。 在华朝鲜劳工们也非常想念长期没能见面的国内家属,对自己的现状表现出了悲观情绪。接受采访的劳工倾吐说,不能经常跟家属联系,还因为过多的党资金任务还没有赚到钱。 也就是说,派到海外的朝鲜劳工不仅没有实现赚大钱回国的目标,而且面对不知何时能回国的现状感到非常烦闷。 下面是跟派到中国的朝鲜劳工进行的一问一答。 问:在中国工作多长时间了?多长时间没能回国呢? 答:在中国工作已经三年,没回国也已经两年7个月了。以前每个月都能回一趟新义州。2019年12月回去过一次后再也没能回去。 问:知道在国内的家属们的消息吗? 答:通过公司听到了母亲去世的消息。过去能跟家人通话,可是现在干脆不可能了。(当时朝鲜)非常担心新冠肺炎流入,所以没能回国。也有人失去了丈夫或妻子。在这里的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并不只是一两个人,几十名都有自己难念的经。 问:肯定是很想见家人了,最想说什么? 答:想快点儿见到家人。特别是想见孩子。 问: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国吗?听说身体不舒服的人可以暂时回国,是真的吗? 答:只想早点儿回国。当局现在也说(新冠肺炎局势)好转了就能回去,可是今年好像也不可能了。去年说身体不适的人员可以提前回去并进行了登记,可到现在还没有消息。 问:给家人汇钱吗? 答:过去每个月都回过一次新义州。我也是2019年年末回过一次新义州,当时给家人带了钱,可是到现在还没能汇钱。回新义州前,一般在丹东用500~600元人民币左右购买东西。在丹东一般购买服装回新义州。家人从地方到新义州,就把购买的东西和钱给家人。 问:后不后悔到海外工作? 答:每天都后悔。还没赚到多少钱。因为新冠肺炎之后当局的任务非常多,要求上交的资金比以前多。当局向社长布置任务,社长为了得到当局的信任每月从工人手中收钱上交到当局。社长说“回到祖国就会还给我们”,可是回到祖国的社长哪里有钱还给几百名工人啊!不太相信。

金正恩演说“全歼尹锡悦政府和部队”,百姓有何反应?

据悉,金正恩国务委员长于7月27日在平壤祖国解放战争胜利纪念塔前举行的“战胜节”69周年纪念活动上进行的演说成了人们的热门话题。 2日,据DailyNK平壤消息人士介绍,最近金委员长在平壤举行的战胜节纪念活动上进行演说后,百姓们对领袖的崇拜之心、忠诚之心和对国家的自豪感不断上升了。 金委员长在演说中表示:“南朝鲜政府和军部的匪帮们想用军事跟我们对决,试图依赖某种特定的军事手段和方法先发制人地摧毁我们的部分军事力量,那是妄想。”“这种危险的企图会受到我们强有力的惩戒,尹锡悦政府和他的部队会被全歼。” 特别是金委员长指称尹锡悦总统的时候省略了总统称呼,直接表示:“再也不能坐视尹锡悦和其军事匪帮们的丑态和匹夫之勇。”“如果继续用强盗般的逻辑批判我们的自卫权,威胁我们的安全,助长军事上的紧张局势,会付出相应的代价。” 据消息人士介绍,朝鲜平壤的百姓对金委员长的演说反应非常热烈。 据消息人士介绍,平壤的一名百姓表示:“这次元首的演说让我们的心情一下子舒畅了。”“好像过去的辛苦都得到了补偿。” 另一位平壤百姓也表示:“我们元首的胆识和胆量是谁都比不了的。”“虽然美帝和他的随从们对我们共和国有所企图,可是只要元首在绝不会得逞。” 消息人士说:“元首之前没有使用过‘全歼’这个词。”“这次是对南朝鲜的强硬警告。” “听到此次演说的百姓们自豪地认为我们也成了向世界豪言壮语的自主国家了。”“很多百姓相信虽然目前还艰辛困苦,但只要相信元首,跟随元首,一定会迎来美好的一天。” 可是地方百姓却对金委员长的战胜节演说表示出不愉快的心情了。 平安南道消息人士介绍,平城市的一名百姓说:“天天说大话欺骗人民。如果真是那么伟大,我国早就应该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国家啊。”“在目前的这种生活环境下,不知道怎么能天天说出那种空话。” 平城市的另一名百姓说:“现在干脆不说统一了。”“别总说大话。不管是发射导弹还是发射大炮,最先要解决的是人民的吃喝问题,不是吗?” 韩国总统府国家安保室对金委员长直接提及尹总统的名字进行威胁表示了遗憾,并强调说:“政府对朝鲜进行的任何挑衅做好了进行强力而有效对应的万全准备,以坚定的韩美同盟为基础守护国家和国民的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