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时期的我们-罗先市篇】驱逐出境的中国企业家们

新冠肺炎席卷世界的2020年,朝鲜最初的经济特区罗先特别市里中国企业家们使用的手机引发了事端。 2020年1月,朝鲜为防止新冠肺炎扩散决定封锁边境的时候,几名中国企业家表示愿意留在朝鲜。朝鲜当局对他们说,边境封锁不知道持续到什么时候,要想回去现在就要出国。可是他们表示为了管理投资公司愿意留在朝鲜。 留在朝鲜的中国企业家们在朝鲜使用了从中国带来的手机。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利用手机向外界介绍了罗先市的新冠肺炎情况和防疫措施等信息。 因此朝鲜当局密切关注起了留在罗先的中国企业家泄露情报的行为。2020年11月,1名中国企业家因利用手机泄露情报而被驱逐出境,中国企业家们大受震惊。之后,朝鲜还继续以泄漏情报为由驱逐了多名中国企业家。一些企业家受不了朝鲜的监视,申请自愿回国了。 就这样,2020年初冬为止原先留在朝鲜的所有中国企业家都回到了中国,投资公司的经营权自然转到了朝鲜代理人手中。 后来,一名中国企业家投资的水产加工厂发生了事件。由于新冠肺炎封锁边境,贸易被叫停以来,陷入生活危机的朝鲜代理人非法出售了公司的资产。这位代理人不仅出售了公司设备,连窗户都卖了出去。这一消息马上传到了回到中国的企业家那里。 火冒三丈的中国企业家马上联系罗先市检察所要求开展紧急调查,被捕的朝鲜代理人经审判被判了15年教化刑。罗先市检察所为了防范类似事件的再次发生,把此次事件作为典型进行了报道。 因为新冠肺炎陷入生活危机的并不只是朝鲜代理人。因为停止了贸易,罗先市的许多中国人投资的公司和工厂停产,许许多多职工也面临了生活危机。罗先市的百姓们回想当时说:“我们靠贸易生活了20多年,那个时期真像一场噩梦。” 罗先市的一位百姓说:“90年代的时候金正日突然关闭国家配给所之后一夜间出现了饿死的人。可是新冠肺炎时期比那时候更凄惨。”“人们看到了国家不顾前后采取的封锁边境措施怎么让一个地方的经济和百姓陷入悲惨境地的事实,所以罗先市里相信国家的人变得更少了。” 罗先市的一位贸易工作人员说:“新冠肺炎时期罗先市里的失踪人员和自杀人员中占比最多的就是贸易领域人员。”“封锁边境对搞贸易的人来说就是一场无法承受的灾难。”

【卫星+】华城区第三阶段建设基础工程正热……夜间也作业

通过卫星照片发现,最近进行开工典礼的朝鲜华城区第三阶段建设工程正在开展夯土和外墙建设等。 通过分析民间卫星麦飒(Maxar)拍摄的卫星图片发现,建设工地面积约为95公顷,一边进行建筑墙体工程的同时,另一边正在进行夯土工作。工地现场附近还盖有工人们的临时宿舍。 大规模工程一般需要进行搭建工程(现场办公室、食堂等临时设施),挖地基和基础工程等,需要较长的时间。在韩国盖一栋楼房的时候一般先进行地下两层的基础工程,这需要四个月左右时间。 可是朝鲜在2月进行开工仪式之后马上盖起了楼房,工程进度非常快。 这可能是因为朝鲜跟韩国不同不进行地下停车场等地下设施建设,直接建设地面楼层。因为不用挖地基只进行夯土工作,所以能缩短工程日期。正因为这样,朝鲜才计划明年4月结束华城区第三家段工程。 夜间在华城区建设现场发现了灯光,估计是夜间也在进行建设。 美国宇航局(NASA)和美国海洋大气局(NOAA)联合运行的人造卫星JPSS于5月1日凌晨1点30分拍摄的夜间图片显示,正在进行建设的第三阶段工程和已经竣工的第一、二阶段住宅区等华城区道路两旁灯火辉煌。 点亮已经竣工的住宅区可能是为了宣传业绩,第三阶段工地亮灯可能是为了进行夜间作业缩短工程期。 2月26日,朝鲜中央通讯在题为“夜间支援职盟突击队活跃在平壤的大型建设工地”的报道中表示:“夜间支援职盟突击队活跃在华城区第二阶段一万户住宅建设和前卫街建设现场,为提前竣工做出了贡献。” 朝鲜的突击队是参加各种大型建设工程的组织。他们在建设现场负责最危险和最艰苦的工作,从事长时间高强度的劳动。国际社会谴责朝鲜强迫突击队劳动是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 据估计,朝鲜华城区面积相当于韩国首尔汝矣岛的面积。 通过分析卫星图片得知,华城区第一阶段住宅面积为125公顷,第二阶段为70公顷,第三阶段为95公顷,共达290公顷。

中朝关系得到改善,中国国内脱北民“遣送回朝”不安感达到极限

一度陷入低潮的中朝关系在中朝建交75周年“中朝友好年”之际出现了转机。在这种情况下,居住在中国国内的脱北民感到的不安越来越大。他们担心中朝关系得到改善之后,两国可能会在脱北民遣送回朝问题上进一步加强合作。 9日,DailyNK中国当地消息人士说:“如果中朝两国之间的关系越来越好,脱北民遣送回朝的危险就越大。所以最近这里(中国)的脱北民们对遣送回朝的担忧和不安比任何时候都大。” 4月11日至13日,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长赵乐际访问朝鲜,跟金正恩国务委员长进行会晤磋商了发展两国关系加强交流与合作的方案。居住在中国国内的脱北民就开始出现了不安心理。 去年10月遣送大批脱北民回朝之后,居住在中国国内的脱北民们都一直提心吊胆。中国高层干部访问朝鲜之后这种恐怖心理达到了极点。 据消息人士介绍,最近很多脱北民担心“如果中朝关系得到了改善,我们是不是都会被遣送回朝啊?” 也就是说,中国国内的脱北民们认为中朝关系走得越近,两国在脱北民问题会进一步加强合作,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抓遣送回朝了。 据消息人士介绍,一位脱北民不安地表示:“如果中朝关系变好了,中国会把我们当作礼物送给朝鲜,我们会被送到永远出不来的地方。”“最近总担心有人来抓我,白天都不敢去卫生间,晚上还一直做噩梦,真是生不如死。” 中国国内的脱北民之间还有谣传说:“遣送关押在中国监狱中的所有脱北民之后,会不分青红皂白地逮捕居住在中国国内的脱北民遣送回朝。”让脱北民感到更加不安了。 消息人士说:“去年夏天也有传闻说,遣送关在监狱里的所有脱北民后,会突然逮捕安分守己地生活的脱北民遣送回朝,弄得人心惶惶了。”“去年10月开始遣送了关在监狱里的脱北民之后恐惧达到了极限。” “会不会真的遣送回朝还有待观察,可是脱北民们都觉得像是站在悬崖边上。”“因此脱北民们说只有去韩国才有活路。可是试图去韩国的途中一不小心就会被抓,这样一来真的会被遣送回朝,所以都左右为难了。”

取不了存款不满爆发……朝鲜“竭尽全力”恢复对银行的信任

朝鲜平安北道新义州市最近努力改善银行服务,迅速解决了百姓们不满的问题。 9日,DailyNK平安北道消息人士说:“最近新义州聆听银行客户们的意见,及时解决顾客提出的问题,努力成为让人信赖的银行。”“这是根据党的银行应该让百姓信赖的服务政策采取的措施。” 据消息人士介绍,新义州市之所以为提高银行信任度积极采取行动,是因为最近新义州市的百姓们对银行服务提出了不满。 上个月末,新义州市的一些百姓想用自动取款机取钱,可是因为取款机停机没能取钱。 银行回答百姓的质疑说“是因为现金不足”,“需要听从上头的指示,需要再等几天。”最终还是没有让百姓取出现金。 而且银行职员们在下班时间前关门下班,一些百姓白跑了银行。 消息人士说:“接连去了几天银行都没能取钱的百姓们大发雷霆,向市党委员会进行了申诉。”“到处都对银行表露出不满,百姓们不再信任银行的情况下,市党委员会只好出面了。” 市党委员会对问题职员进行了两个月停职处分,让其在接受处分期间打扫银行卫生间等做杂活儿。并表示重点改善银行服务,让百姓们随时都能存取款。 市党委员会还承诺,不断努力改善服务给百姓提供便利。聆听百姓们的意见,保障百姓得到更好的服务。 消息人士说:“让百姓放心开户,随时都能存取款,让其放心使用银行各种业务,是为了提高银行的信任度。” “市党委员会积极出面承诺提高银行服务水平以来,百姓们也表示了欢迎。”“百姓们说,如果银行能让用户随时取款,没有理由不加入利息高的存款项目。逐渐恢复了对银行的信任。”

在海外也适用《国家秘密保护法》?“接触外界时马上监禁”

据消息人士介绍,朝鲜当局尽全力防范海外工人接触外界和泄露情报的情况下,想在国外也适用去年2月通过的《国家秘密保护法》。 8日,DailyNK朝鲜内部消息人士介绍,最近朝鲜国家保卫省海外反探局要求派到中国、俄罗斯等地的保卫员们“监视工人和管理干部们的所有活动。”“管控联络手段防止情报外泄。” 同时强调要精密分析派到海外人员能接触外界信息或泄露内部情报的手段和渠道,仔细调查行动和言语等一举一动,彻底做好事先探知脱离行为的工作。 此外还要求定期回收和检查海外人员使用的电子仪器,了解是否有反动资料或跟外界秘密联络等。一旦发现危险行为就马上采取监禁措施并上报给祖国。 也就是说,想在海外适用《国家秘密保护法》来管控泄露朝鲜内部情报的行为。 朝鲜把军事、外交等各个领域的国家机密,以及人民班的通知、市场物价等日常生活上的信息也都纳入到秘密范畴里,说具有保护秘密的义务。 消息人士说:“对国家来说,派到海外的劳动者不仅是能接触各种海外信息的危险对象,又是可能泄露内部情报的危险分子。”“防止劳动者接触外界是为了让劳动者在海外也忠于社会主义祖国,防范逃离行为和产生叛逆思想。” 国家保卫省海外反探局给海外保卫员们下达的指示中还说,对试图接触外界反动媒体或者有可疑行为的工人即刻开展调查,动员所有手段采取高强度的措施。 这里所说的“外界反动媒体”可能是对本报等专门针对朝鲜问题进行采访和报道的所有媒体的统称。可见今后在中国和俄罗斯等地就朝鲜人权问题进行采访或开展相关调查活动等会变得更难。 消息人士说:“最近国家认为海外劳动者协助国外媒体的报道是威胁国家安保的非常严重的问题。”“掌握海外劳动者的活动,防止情报泄露是直接关系到国家生死存亡和安全的重要问题。强调说应该集中所有力量采取措施。” 虽然存在逃离的可能性,可是朝鲜计划继续扩大海外工人人数。 消息人士说:“海外劳动者是国家的重要外汇收入源,所以他们在海外卷入政治问题或被遣送回朝,经济上的损失也不小。”“下令彻底监视劳动者是为了保护国家的经济利益。”

课外教育市场扩大,加强管控……接连处罚家教老师

据悉,最近朝鲜针对课外教育加强了管控措施,接连出现了受到法律处罚的案例。 8日,DailyNK咸镜北道消息人士说:“4月末,在青津市从事家庭教师的一位30多岁女性被判了6个月劳动锻炼刑。”“这位女性在自己的家里给小学和初中学生教了舞蹈。” 据消息人士介绍,最近朝鲜的家长们请家教给学生教授国语、数学、外国语等核心课程以外,还教乐器、舞蹈、唱歌等,课外教育市场不断扩大,朝鲜当局对此加强了管控。 消息人士说:“最近孩子们在学校连最基本的朝鲜语都学不好,可是需要上交的钱却越来越多。所以很多家长认为干脆找家教在家里学习比去学校好。”“家教的人气也越来越高了。” 据消息人士介绍,青津市的一位小学三年级的家长说:“学校以儿童计划等各种借口要求上交金钱,再加上需要满足班主任的需求(钱或大米等),每个月需要上交70万朝元左右。”“而且去学校学到的知识也不多,所以觉得请家教到家里学习可能更好,就不送孩子去学校,在家里学习了。” 也就是说,家长们认为在家请家教比送孩子上学校更经济,教育效果也更好。 消息人士说:“没钱没势的家庭孩子因为经济原因不能去学校,可是有钱有势的家庭孩子请病假不去学校在家里请家教接受教育。”“正因为这样学生出勤率非常低。道党委员会知道这种情况后让非社会主义小组开展了管控课外教师的措施。” 在青津市做家教的30多岁女性就是作为典型被判了6个月劳动锻炼处罚。 这位女性毕业于青津师范大学,可是没有去学校当老师,而是在家里给学生们教舞蹈和唱歌赚了钱。 4月20日,在青津市给3名小学生教授数学的40多岁女性也被判了6个月劳动锻炼处罚。 该女性原本是初中数学老师,2022年因为生活贫困辞了职,在家教起了学生。因为实力得到了认可,找她学习的学生较多收入也比较好。 消息人士说:“到学校上班还需要向家长们进行乞讨,谁愿意当老师啊?家长们宁肯自己吃不好穿不暖,也要让孩子出人头地。学校教育不行,就开始找家教了。”“管控措施下可能会安静一会儿。可是如果没有解决老师们的生活问题或提高学校的教育质量,家教就绝不会消失。”

朝鲜全面调查行踪不明的海外工人

据悉,朝鲜当局对派到海外的工人开展了人员调查,全面调查行踪不明的工人。 7日,据DailyNK俄罗斯当地消息人士介绍,朝鲜当局通过俄罗斯当地贸易公司和工作小组调查所属工人工作情况和具体人数。 如果有行踪不明人员,对其失踪时间;是否接触过协助逃离的韩国人或外国人;是否逃到了韩国等问题进行调查。 据朝鲜内部消息人士介绍,朝鲜当局还全面调查派到中国和蒙古等国外的工人具体情况和失踪人员。 一经确认失踪工人逃到了韩国,就处罚留在朝鲜的家属。 在海外工作了5年多后,两年前逃跑来到韩国的A某说:“最近,朝鲜保卫部到故乡抓走了父母。”“审问中一直威吓知不知道孩子去了韩国。最后还剥夺了父亲的党员资格。” 父亲在煤矿工作了20多年后才获得了入党资格。可是因为孩子派到海外后逃跑了,就被剥夺了党员资格。 A某说:“虽然父母说像现在这样的社会党员证有什么用,让我不用操心。可是心里总是感到内疚。” 她逃跑后,朝鲜一直把她当作行踪不明人员。可是最近朝鲜保卫部知道了她来到韩国的事实。 她说:“万幸的是没有把父母驱逐到别的地方。”“派到海外后逃跑的工人中也有人的家人从大城市驱逐到了农村。” 因为新冠肺炎封锁边境后,派到海外的工人和贸易工作人员中逃跑的事例增多,朝鲜当局针对海外人员加强了监视,彻底防范脱北企图。 本报也曾报道过朝鲜当局最近下令没收派到俄罗斯朝鲜工人手机的消息。 派到海外的朝鲜工人拥有的手机不仅是接触国外消息的渠道,也是跟脱北中介人联系的重要手段。所以朝鲜当局想通过没收手机的措施,彻底防范工人逃跑。 去年9月,金正恩国务委员长访问俄罗斯跟普京总统举行会晤之后朝俄加强了合作,俄罗斯情报机构也协助朝鲜监视和管控派到俄罗斯的朝鲜工人,防范逃离。

国际社会谴责海外劳工侵权问题,朝鲜“注意保障权利”

据悉,最近朝鲜当局下令保障派到中国的朝鲜工人权利。这可能是为应对国际社会谴责派到海外的朝鲜工人人权遭受侵权的问题。 2月末,纽约客援引非营利海外组织“法之外海项目(Outlaw Ocean Project)”的报告说,中国水产加工厂工作的朝鲜工人遭受着严重的人权蹂躏。 据报道,接受采访的朝鲜工人们表示:“他们(管理干部)对我们拳打脚踢,不当人看。”“喝醉了酒就把我们当作玩偶肆意摸我们的身体。” 虽然也有工人自寻短见,可是管理者们为了逃避责任隐瞒事实。 ◆“注意保障工人权利” 7日,据DailyNK朝鲜内部消息人士和中国消息人士介绍,国际社会根据报道指责人权问题以来,朝鲜当局要求当地管理干部“注意保障工人权利和安全的工作环境。” 朝鲜内部消息人士说:“国家认为国际社会进行制裁的主要原因在于恶劣的劳动环境。”“要求为改善工人们的劳动环境制定严格的工作环境条件,定期检查工作环境,每月进行报告。” 朝鲜当局还表示应该不断教育(管理人员)工人具有申诉的权利。也就是说要保障工人向大使馆、领事馆、保卫员进行申诉的权利。 虽然为的是提高管理干部的责任心,可是也有人指出这是为了在内部解决问题,加强内部管控,不让工人们的声音浮出水面的措施。 消息人士说:“很可能会以避免发生冤屈为借口,让工人们搞好相互监视和及时报告的措施。”“双方(中国和朝鲜)当然会做出为保障工人权利进行改善的样子,宣传说为保护工人尽了全力,可是最终工人的呼声会被践踏。” ◆“绝不能让性暴力问题泄露出去” 接受“法之外海项目”采访的朝鲜工人们揭露了在中国水产品加工厂工作的朝鲜女工遭受性暴力的问题,可是朝鲜当局想无视或隐蔽该问题。 朝鲜内部消息人士说:“因为国家一般不重视这类(性暴力)事件,所以很少通过正规渠道进行报告,一般都是在当地自行处理。”“如果外界知道了问题,将受到来自国际社会的谴责和压力,会损坏国家形象,所以想加强管控措施严禁问题外泄。” 据悉,朝鲜根据内部举报正在研究替换频繁出现性暴力问题的管理干部。 消息人士说:“想借其他问题悄悄替换男女问题上有杂音的男性管理干部。”也就是说,追究的不是性犯罪责任,而是因为给了国际社会谴责朝鲜的借口,损坏了国家形象才进行替换。 据消息人士介绍,朝鲜正在研究根除性暴力问题的方案。他说:“正在研究减少今年外派女工的方案,以及派遣觉悟高的女性干部的方案等各种对策。”

【新冠时期的我们-慈江道篇】母亲的悲剧,境外儿子的眼泪

新冠肺炎席卷世界的2020年,朝鲜慈江道的一个偏远城镇慈城郡也为防范新冠肺炎根据国家要求采取了管控隔离措施。人们还记得当时有位姓赵的女性因隔离死亡的事件,至今还让人感到惋惜和心痛。 赵某很久以前就被拐卖到中国农村,在那里跟中国男性生下了一个儿子。可是2016年作为非法越境人员被捕并遣送回朝,在朝鲜教化所过了三年的监狱生活。 2019年出狱的赵某因为无家可归在慈城郡流浪,最后在山里打了棚子生活。2020年新冠肺炎爆发后,她出现了发烧症状,根据当时严格的隔离措施隔离在设施里。 赵某在缺药少食的隔离设施里因发高烧遭受痛苦。在生死攸关的情况下,她决定向中国的丈夫和婆婆寻求帮助。她通过还有点儿人性的隔离设施防疫工作人员联系到了有中国手机的走私人员,并跟中国的家属取得了联系。 赵某写给中国家人的信中说:“求求您为了您的儿子,您的孙子帮帮我吧。因为一直发烧,这里坚决不让我出去。我觉得再这样下去肯定会死。我需要钱,需要两千元人民币。如果困难给七百元也可以。” 可是因为封锁了边境,她希望家人寄来的金钱很难马上到手。 过了几个月后的2021年1月,中国家人的援助终于到了朝鲜,可是这时赵某早已离开了人世。赵某因为没能摄取足够的食物和治疗,在高烧中挣扎,最终死在了隔离设施里。 根据国家防疫政策火化了尸体,而且因为在朝鲜无亲无故随意处理了骨灰,再也没能回到中国的家人身边。 中国家属汇来的钱却让防疫工作人员私吞了。 知道事情的慈城郡一位百姓说:“遭受这种悲剧的并不是赵某一人。”“2020年的一年里,慈江道的隔离设施中死亡的人员中占比最多的是无依无靠人员和没有亲属的人。” 据说,赵某留在中国的儿子听到妈妈去世的消息后熬夜流了几天的眼泪。他对没有及时通知母亲死亡的消息,私吞金钱的人表露出了极度的愤怒。慈城郡的百姓们现在还在谴责私吞赵某金钱的防疫工作人员。 这件事情再次证明了朝鲜的新冠肺炎隔离政策多么不负责任,多么不人道。也很好地展现了生活在封闭国家里的朝鲜百姓们的痛苦。 朝鲜的百姓们说:“我们对过去遭受的悲剧不会再沉默了。”生动地讲述着新冠肺炎时期在国家无情的管控下失去生命的人们的故事,殷切希望这能成为变化的种子。

“非法越境者成为瓮中之鳖”……公开中朝之间达成的遣送协议内容

据悉,中央下令咸镜北道保卫局和安全局向边境地区百姓公开中朝之间达成的关于遣送的协议内容。 3日,DailyNK咸镜北道消息人士说:“上个月末,中央向道保卫局和安全局下达了跟中国政府达成的遣送目前关押在中国监狱的非法越境者的协议内容。” “中央要求各级保卫员、安全员尽快到边境地区机关企业、人民班说明跟中国达成的有关遣送非法越境者的协议内容。”“是想通过让边境地区百姓了解相关内容来营造恐怖氛围。” 据消息人士介绍,中央下达的指示核心内容是“通过协议决定,加强逮捕中国国内所有非法越境人员遣送回朝的工作。” 指示中说:“中国将不给非法越境人员在中国立脚的机会,逮捕所有人员遣送回朝。”“跟过去不一样的是目前非法越境者成了瓮中之鳖,很难去傀儡国家(韩国)。” “不管非法越境的目的是去中国还是其他地方(韩国等),一旦遣送回朝会同等对待,非法越境者的家属也不会安然无恙。” 消息人士说:“下令向百姓公开协议内容是为了向试图逃离的百姓施加压力并防范脱北。”“中央强调说,目的是为了防范非法越境人员经由中国去往南朝鲜等第三国家,保障国家安全。” 据消息人士介绍,咸镜北道边境地区百姓们知道相关协议内容之后,对变得越来越难,越来越危险的逃离朝鲜表露出了失望和挫折。 消息人士说:“目前的经济情况像苦难的行军时期那样艰苦,再加上额外负担比过去增加了十倍以上,所以都想只要有机会就离开。可是不断加强边境管控和营造恐怖氛围下,大部分百姓都感到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