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时期的我们-南浦市篇】走私贩私是间谍罪?

2020年初,朝鲜为防范新冠肺炎封锁海上以来,海港城市南浦市的贸易活动也剧减。可是朝鲜根据“只进口必要的重要物资,停止其他一切进口活动”的国家政策,只开了南浦港这一唯一一条贸易渠道,唯独南浦可以破例开展有限的贸易活动。 2021年中旬的一天,南浦港发生了几例疑似患者,突然采取了完全封锁措施。运输货物的30多名司机马上送到卧牛岛体育村进行了隔离。 当时,南浦市紧急防疫委员会表示采取隔离措施是为了预防传染病。可是被隔离的30多名司机中,6名司机被带到南浦市保卫部后没有了踪影。 这6名涉嫌新冠肺炎期间跟国家贸易船只船员勾结进行了走私活动。经调查发现,他们收受代价后违反防疫措施规定,从南浦港迅速运出了货物。 南浦市保卫部在内部事件记录中表示:“经调查发现了在国家防疫危机下扰乱内部秩序,试图向全国传播病毒的美帝长期雇佣的间谍网。”说得像司机们犯下了间谍行为。 南浦市保卫部的刀锋还指向了借国家贸易船只上工作的机会走私货物的一些船员,以及忽略防疫规定程序,允许货物尽快运出的南浦港检疫场防疫员。消息一经传开,让南浦市的百姓们更加惊恐万分了。 此外,南浦市还发生了因发烧症状被集体隔离的残疾人死亡后,根据防疫原则在公共处理区火化尸体的事件。这个事件让人心更加惶惶了。 处理残疾人尸体的人员还胡说道:“父母们表面上流泪,可是心里可能会认为死得好,感谢(新冠肺炎)呢。”这种疯话引起了百姓们的公愤。 南浦市的一名百姓回想当时说:“不知道新冠危机什么时候到头,在国家的强权防疫管控下因恐惧都透不过气来了。而且需要保护的残疾人被隔离最终导致死亡,南浦市百姓们的心里都埋下了巨大的愤怒。” “那时候只要过了一晚就听说某某因为违反了防疫政策被带走了,某某在隔离中死掉了等,不知道多么世态炎凉、人心多么惶惶了。”“一位老人说目前的情况让人想起了中国的文化大革命。乍舌道,国家的新冠防疫管控太可怕了。”

朝鲜市场美元汇率突破8800朝元线……进口物价飙升

朝鲜市场上的外汇汇率继续上涨,美元汇率再创历史新高,人民币汇率也缓慢上涨。 DailyNK定期实施的朝鲜市场物价调查显示,5月12日平壤某一市场1美元汇率为8850朝元,比两周前的4月28日(8700朝元)涨了150朝元。 平安北道新义州和两江道惠山等其他地区美元汇率也跟平壤相似。 目前,朝鲜市场的美元汇率创下了十年来的新高。 2020年1月朝鲜为防范新冠肺炎封锁边境前,平壤市场的美元汇率为8400朝元。可是随着加强贸易管控美元需求下跌,2021年市场上的美元汇率一度降到了4600朝元左右。 2022年下半年开始市场上的美元汇率开始直线上涨,恢复到了8000~8500朝元线。今年1月末,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发表《地方发展20×10政策》之后,2月开始美元和人民币汇率都明显上涨了。 目前,朝鲜市场美元汇率上涨幅度比国际市场上的美元汇率上涨幅度大。 1月5日,综合反映美元在国际外汇市场上汇率情况的美元指数为102.41,5月10日为105.3,上涨了2.8%。 如果跟同一时期的朝鲜市场美元汇率上升幅度进行比较,1月7日平壤市场上的美元汇率为8300朝元,而5月12日为8850朝元,上涨了6.62%。 也就是说,从1月到最近,朝鲜市场上的美元汇率上升率要比美元指数上升率高两倍以上。 相反,朝鲜市场上的人民币汇率上涨趋势稍微缓和了一些。5月12日平壤市场上的人民币汇率为1750朝元,比4月28日(1740朝元)涨了10朝元。新义州和惠山市场上的人民币汇率却有所下滑。 从4月中旬到目前,平壤、新义州、惠山等三个地区市场的人民币平均汇率一直维持在1700朝元左右。本报自2015年开始调查朝鲜市场人民币汇率以来,4月首次突破了1700朝元线。 朝鲜的外汇汇率不断上升导致汽油、柴油等能源和食用油、白糖、面粉等进口食品价格飙升。 5月12日,惠山市场上1公斤汽油售价涨到了1万5600朝元,柴油售价也涨到了1万4300朝元。据分析,最近朝鲜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插秧工作,汽油和柴油价格上涨受到了市场需求量剧增的影响。

陈玉米上市,市场价格下跌……各地大米价格差距依然较大

一直飙升的朝鲜市场物价最近有所下跌。可是各地市场的大米价格差距却更大了。 据DailyNK定期实施的朝鲜市场物价调查显示,5月12日平壤的某一市场1公斤玉米售价为2700朝元,比4月28日的3100朝元下跌了12.9%。 玉米价格跌幅最大的地方是平壤,平安北道新义州和两江道惠山等其他地方市场的玉米售价也都呈现了下跌趋势。 12日,惠山市某一市场1公斤玉米售价为3300朝元,比4月28日下降了5.7%。新义州的玉米售价跌幅也跟惠山相似。 惠山和新义州的玉米售价跌幅不比平壤大,可也是今年最大的跌幅。 据分析,6月将收获大麦和小麦,农民们为了在此前消耗把陈玉米拿到市场销售,这可能对市场玉米售价下跌产生了影响。 朝鲜内部消息人士说:“天气转热就很难储藏玉米。”“玉米芽开始长虫子就难办了,所以想在夏天到来之前出售陈玉米。” 为了动员各单位人员参加插秧工作,给单位职工供应玉米也是价格下跌的原因之一。据消息人士介绍,今年很多企业为了保障插秧人力,供应了玉米。 如果连玉米都不供应就会找借口说:“因为没有粮食去不了农村”,“没法带午饭盒,没有劲儿干活儿”等。 相反,朝鲜市场的大米价格依然保持稳定,也有一些地方涨了一些。 12日,平壤某一市场1公斤大米售价为5530朝元,比4月28日又涨了30朝元。惠山市某一市场1公斤大米售价为6500朝元,比两周前涨了3.17%。 2021年6月,惠山市因出现新冠肺炎疑似症患者进行封锁之后,大米售价首次突破了6500朝元线。 平壤的大米售价趋于稳定,而惠山的大米价格却上涨,所以平壤和惠山的大米售价又拉大了差距。 3月末,平壤的大米售价为5300朝元,惠山售价为6200朝元,出现了900朝元的差距。4月的时候平壤的大米价格稍微上涨,而惠山的大米价格却有所下降,减少了差距。可是5月中旬平壤和惠山的大米售价又出现了近1000朝元的差距。 因为供应量不足,从去年12月开始朝鲜市场的大米售价一直呈现了上涨趋势。目前的售价比因新冠肺炎封锁边境而进口量剧减的2020年~2022年高,跟2023年的价格相似。 朝鲜农业专家、好农夫研究所所长赵忠熙(音)跟本报通话时表示:“6月末收获土豆、大麦和小麦之前是春荒最严重的时期。”“如果不通过进口扩大供应量,遭受粮食短缺的百姓会增加。”

黄海南道农村电力紧缺……瞬间盗走太阳能板

朝鲜的主要粮仓地带黄海南道农村地区的电力严重紧缺。 16日,DailyNK黄海南道消息人士表示:“从上个月开始,安岳郡和殷栗郡等道内农村地区百姓遭受着严重的电力缺乏现象。”“为灌溉水田每天供应四小时农电,可是民用电供应时间还不到一个小时。” 据消息人士介绍,黄海南道农村地区民用供电每天不到一个小时,还经常停电,百姓们的日常生活非常不便。 城镇的百姓用发电机或车用电池解决部分用电问题,可是农村的百姓没有这种条件电力缺乏现象更为严重。 因此安岳郡的大枣里和元龙里百姓大都依赖太阳能板发电。 消息人士说,每个人民班中除了三四家以外几乎所有家庭都安装了太阳能板。 随着电力缺乏加深,最近经常发生趁主人不在家偷盗太阳能板的事件。 消息人士说:“随着贫困加深,小偷也越来越多了。”“一眨眼间偷走值钱的东西,连太阳能板也不例外。” 也就是说,目前是农忙季节村民们整天都到地里干农活儿,小偷就趁家里没有人见什么偷什么。 正因为这样,一些百姓出门干活儿的时候把安装在室外的太阳能板搬进屋里。如果太阳能板被偷,晚上只能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生活了。 消息人士说:“干完农活儿回到家一般是晚上八九点钟,如果没有电就只能像瞎子一样生活了。”“而且现在连自来水供应都不畅洗不了澡,过着人不像人的生活。” 电力缺乏不仅给日常生活带来了不便,还看不了电视等,给百姓们的文化生活也产生了极大的影响。因此农村百姓们都悲叹说:“感觉像是生活在房子里的畜生。” 消息人士说:“今年的电力缺乏好像比去年更严重。”“农村的好处是农忙季节能用电。可是这也成了故事了。” “农村百姓们都不奢望吃大米饭喝肉汤,只希望能在吃饱玉米饭和水电供应足的环境中生活。”“希望国家切实了解百姓们最迫切的需要是什么,尽快制定相关措施实现百姓们的愿望。”

【卫星+】平壤万寿台的金氏父子铜像架设了挡板

目前,位于平壤万寿台山坡上的朝鲜革命博物馆前的金日成、金正日铜像给设置了挡板。 DailyNK分析麦飒(Maxar)3日拍摄的卫星照片得知,立在万寿台山坡上的金氏父子铜像设置了白色挡板。4月28日的卫星照片上没有挡板,可是3日拍摄的卫星照片上出现了挡板。 朝鲜劳动新闻刊登题为“意义深远的太阳节之际”文章说,朝鲜最大的节日金日成诞辰纪念日(4月15日)当天,金德勋、崔龙海、李秉哲等党政军高层干部向万寿台金氏父子铜像进献了花环,同时刊登了几百名干部排列在铜像前的照片。 4月26日,劳动新闻也报道了为纪念朝鲜人民革命军建军92周年,人民军将士和劳动者们向万寿台金氏父子铜像献花环的消息。 可见,金氏父子铜像的白色挡板是在4月25日人民军建军节之后设置的。 4月9日拍摄的卫星照片里万寿台的铜像周围没有临时建筑。4月28日拍摄的卫星照片上,铜像周边有吊车和钢筋水泥结构。也就是说,人民军建军节之后才有了相关措施。 14日,平壤消息人士对DailyNK表示:“确实给万寿台铜像设置了挡板。”“是上个月的朝鲜人民革命军建军92周年活动之后设置的。” 据消息人士介绍,上个月中旬左右党中央向万寿台创作社1号铜像修复室下达了“整修铜像”的指示,目前正在开展整修工作。铜像整修工作包括维护避雷针,除掉和洗涤鸟屎等异物,修补铜锈,镀金和打蜡等工作。 万寿台创作社1号铜像修复室的专家、万寿台铜像管理组、朝鲜革命博物馆修复室职员等80多名人员参加此次铜像整修工作进行轮流作业。 消息人士说:“还不清楚修复工作什么时候结束。”“因为铜像很大,可能会根据工作的进展决定完工时间。” 万寿台的金氏父子铜像高23米,是朝鲜全域4万多座铜像中最高的铜像。 据悉,万寿台创作社等部门进行整修铜像工作的同时,还对非常时期把铜像移到地下坑道进行保护的自动化系统也进行维护工作。 消息人士说:“万寿台的铜像有非常时期按下按钮就让铜像垂直下降的自动升降系统。正在替换地下坑道内的仪器设备。”“护卫局侍奉1号坑道管理队机械室成员正在进行维修工作。”

朝鲜趁对朝制裁松懈,向中国新派大批工人

据消息人士介绍,最近朝鲜当局向中国派遣了大批新人力。中朝关系得到恢复,再加上联合国安理会对朝制裁监视有所松懈的情况下,朝鲜积极派出了新的工人。 14日,据DailyNK中国当地消息人士介绍,朝鲜当局从4月末开始向中国派遣了大批新人力。 消息人士说,一次入境人力达到了几十到几百名。从上个月末开始到现在最少派1000到2000多名到了中国。 据消息人士介绍,来到中国的新人力已经在位于吉林省的服装厂和电子零部件厂工作。驻华朝鲜领事馆干部早在上个月初视察了雇佣新人力的工厂。 新派的朝鲜工人主要从咸镜北道稳城郡南阳入境到吉林省图们市,从咸镜北道茂山郡进入到吉林省南坪镇。 虽然朝鲜工人工作的工厂密集在辽宁省丹东市,可是目前还没有发现从新义州入境到丹东的新人力。 丹东-新义州是中朝交易的根据地,是客车、卡车、货物列车等各种交通工具频繁往来的地方。但又是中国人和外国人等随意靠近的地方,很容易暴露。所以一般不会通过新义州直接向丹东派新进人力。 相反,吉林省图们和南坪地区的中朝边境地区加强了盘查力度,连中国人也不容易靠近。可能正因为如此,才通过该地区积极开展违反对朝制裁的人力和物品交易。 消息人士说:“上个月,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长赵乐际访问朝鲜之后开始派遣了新一批工人。”“中朝两国的高层协议上很可能就人员交流达成了协议,之后作为后续措施派出了工人。” 朝鲜劳动新闻报道4月13日常务委员长赵乐际访问朝鲜的消息说:“就扩大多方面交流与合作等双方关心的重要问题进行了坦诚的交流。” 朝鲜所说的“多方面的交流与合作”很可能包括联合国安理会对朝制裁项目之一派遣新劳动力的内容。 特别是3月俄罗斯反对延长联合国安理会对朝制裁委员会专家小组活动,4月30日解散专家小组之后,中国对接受新进朝鲜人力问题上也比以往表现了积极的态度。 消息人士说:“解除边境封锁之后,中国也没有同意接受新人力。所以朝鲜人力一直没能出国。”“最近中朝恢复了关系,而且对朝制裁的负担也减少了,所以才允许工人入境了。” 有分析认为,位于辽宁省的各家工厂也需要新进朝鲜劳动力的情况下,雇佣新人力迂回了无法直接接受人力的丹东-新义州直通渠道。 消息人士说:“从去年开始位于辽宁省的服装厂和电子零件公司等只有出国的人员,没有引进新人力。”“这些工厂需要人力,所以很可能雇佣了从南坪和图们入境的朝鲜人力。”

就加强“监视和管控”直接询问俄罗斯的朝鲜工人

朝鲜当局针对俄罗斯当地工人的监视和管控力度比任何时候都强。朝鲜和俄罗斯在军事、经济、外交上加强合作的情况下,不断有消息说朝俄情报机构通过紧密合作应对俄罗斯当地的朝鲜工人叛逃问题等。 据消息人士介绍,在这种情况下最近还采取了没收朝鲜工人跟外界联系的手机;晚上7点之后禁止外出;加强相互监视和报告动向等措施。 甚至国家保卫省海外反探局海外派遣人员教养分科(非常设组织)还修改了针对派到海外工人播放的影像教育资料,强调了未经许可跟国外人员接触和泄露情报的危险性。 DailyNK为了解俄罗斯当地朝鲜工人的现状和生活氛围,采访了1名俄罗斯当地朝鲜工人。为了保护工人的人身安全不公开姓名、年龄、地区等特定信息,以及采访时间和方法等。 下面是跟派到俄罗斯的朝鲜工人A某的一问一答全文。 问:最近进行的讲演内容是什么? 答:不断强调说:“国外拼命地诬陷我们共和国。”“不能跟外界的任何人沟通。”还天天教育说“不要举报,这是叛国行为。” 问:听说没收了所有人的手机? 答:要求都上交。说现在上交不会追究责任。可是谁相信啊?目前都不使用了。因为如果成了典型就要受严厉的处罚。这样的时候需要把自己的手机都藏起来。 问:监视是不是也比以前严厉了? 答:眼睛都要冒火了。听说还有互相监视的组织。工人们互相都不相信。 问:有没有因为接触外界,特别是因为举报被抓的人? 答:没听说过。可能是因为把事情闹大了会给国家抹黑,所以加强了内部监视力度。如果闹大了反而会让原先不知道举报的人也知道可以举报了。好像是祖国下令不要把事情闹大。 问:保卫员们也加强施压力度了吗? 答:因为不是国内而是海外,再加上工人人数多,所以保卫员们也比较谨慎。为了防范自己负责的组织里出现问题,就算听到了批判国家的言语,一般会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了。 问:工人们好像更大胆了? 答:能到这里来容易吗?都是通过各种艰难的过程才到这里的。虽然因人而异,但是可以说工人们都拥有两三个心脏。表面上表现出忠诚,才能继续在国外赚钱。 问:虽然能赚钱,但是赚得多剥削也多吧? 答:那还用多说吗?也有人大胆地表露出不满。他们说:“国家怎么能天天要求我们提高计划量呢?”“难道我们是欠国家钱来赚外汇的奴隶吗?”“一不如意就拿着(赚的钱)跑路就行。” 问:国家针对外派工人加强监视和管控的措施会有效吗? 答:如果异常举动越闹越大,国家的措施当然会越来越严厉。可是工人能坐以待毙吗?我认为工人们都有自己的计划,都会研究躲避国家监视享受自由的方法的。我想对国际社会说,蠢蠢欲动的工人很多。

遣送回朝恐惧加深,放弃韩国行……“在中国寻找活路”

据消息人士介绍,脱北民听到最近的遣送回朝消息后“放弃韩国行”的人增加了。 13日,DailyNK中国当地消息人士说:“最近遣送回朝的消息快速扩散,很多脱北民陷入了紧张和恐怖之中。”“越来越多的人表示放弃了试图去韩国的想法了。” 据消息人士介绍,中国国内的脱北民们知道“试图去韩国的途中被抓的人多,可是也有人成功抵达了韩国。”所以过去不少脱北民寻找了能够安全抵达韩国的渠道。 在中国脱北民属于非法滞留人员,所以得不到相应保护也享受不了医疗等福利。所以不少人为了过上安稳的生活决心离开中国。 去年10月中国遣送大批脱北民回朝之后一直没有采取相关活动,所以也有人认为“国际社会的谴责有了效果”,一度出现了放心的氛围。 可是最近韩国媒体报道中国再次遣送脱北民回朝的消息后,听到消息的中国国内脱北民中越来越多的人表示放弃韩国行,想在中国寻找活路了。 特别是当地公安局目前采取的立场也给中国国内脱北民放弃韩国行产生了影响。 消息人士说:“公安局说,‘只要不犯法,没有理由逮捕你们。’‘不要傻乎乎地试图去韩国被抓遣送回朝,安静地生活吧。’听了这些话后越来越多的脱北民决定留在中国了。” 可是脱北民们依然表示非常不安。4月11日~13日,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长赵乐际访问朝鲜后,中国国内的脱北民们比任何时候都怕被遣送回朝了。 消息人士说:“(公安局)表示只要不犯法就不会逮捕。可是还说,不要怕接我们的电话,及时接电话;让你们来就按时来就行等。可是谁能放心啊!”“在中国生活的脱北民们一直在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抓回去(朝鲜)的恐惧中不安地生活。” 据消息人士介绍,脱北民听到最近的遣送回朝消息后“放弃韩国行”的人增加了。 13日,DailyNK中国当地消息人士说:“最近遣送回朝的消息快速扩散,很多脱北民陷入了紧张和恐怖之中。”“越来越多的人表示放弃了试图去韩国的想法了。” 据消息人士介绍,中国国内的脱北民们知道“试图去韩国的途中被抓的人多,可是也有人成功抵达了韩国。”所以过去不少脱北民寻找了能够安全抵达韩国的渠道。 在中国脱北民属于非法滞留人员,所以得不到相应保护也享受不了医疗等福利。所以不少人为了过上安稳的生活决心离开中国。 去年10月中国遣送大批脱北民回朝之后一直没有采取相关活动,所以也有人认为“国际社会的谴责有了效果”,一度出现了放心的氛围。 可是最近韩国媒体报道中国再次遣送脱北民回朝的消息后,听到消息的中国国内脱北民中越来越多的人表示放弃韩国行,想在中国寻找活路了。 特别是当地公安局目前采取的立场也给中国国内脱北民放弃韩国行产生了影响。 消息人士说:“公安局说,‘只要不犯法,没有理由逮捕你们。’‘不要傻乎乎地试图去韩国被抓遣送回朝,安静地生活吧。’听了这些话后越来越多的脱北民决定留在中国了。” 可是脱北民们依然表示非常不安。4月11日~13日,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长赵乐际访问朝鲜后,中国国内的脱北民们比任何时候都怕被遣送回朝了。 消息人士说:“(公安局)表示只要不犯法就不会逮捕。可是还说,不要怕接我们的电话,及时接电话;让你们来就按时来就行等。可是谁能放心啊!”“在中国生活的脱北民们一直在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抓回去(朝鲜)的恐惧中不安地生活。”

【新冠时期的我们-罗先市篇】驱逐出境的中国企业家们

新冠肺炎席卷世界的2020年,朝鲜最初的经济特区罗先特别市里中国企业家们使用的手机引发了事端。 2020年1月,朝鲜为防止新冠肺炎扩散决定封锁边境的时候,几名中国企业家表示愿意留在朝鲜。朝鲜当局对他们说,边境封锁不知道持续到什么时候,要想回去现在就要出国。可是他们表示为了管理投资公司愿意留在朝鲜。 留在朝鲜的中国企业家们在朝鲜使用了从中国带来的手机。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利用手机向外界介绍了罗先市的新冠肺炎情况和防疫措施等信息。 因此朝鲜当局密切关注起了留在罗先的中国企业家泄露情报的行为。2020年11月,1名中国企业家因利用手机泄露情报而被驱逐出境,中国企业家们大受震惊。之后,朝鲜还继续以泄漏情报为由驱逐了多名中国企业家。一些企业家受不了朝鲜的监视,申请自愿回国了。 就这样,2020年初冬为止原先留在朝鲜的所有中国企业家都回到了中国,投资公司的经营权自然转到了朝鲜代理人手中。 后来,一名中国企业家投资的水产加工厂发生了事件。由于新冠肺炎封锁边境,贸易被叫停以来,陷入生活危机的朝鲜代理人非法出售了公司的资产。这位代理人不仅出售了公司设备,连窗户都卖了出去。这一消息马上传到了回到中国的企业家那里。 火冒三丈的中国企业家马上联系罗先市检察所要求开展紧急调查,被捕的朝鲜代理人经审判被判了15年教化刑。罗先市检察所为了防范类似事件的再次发生,把此次事件作为典型进行了报道。 因为新冠肺炎陷入生活危机的并不只是朝鲜代理人。因为停止了贸易,罗先市的许多中国人投资的公司和工厂停产,许许多多职工也面临了生活危机。罗先市的百姓们回想当时说:“我们靠贸易生活了20多年,那个时期真像一场噩梦。” 罗先市的一位百姓说:“90年代的时候金正日突然关闭国家配给所之后一夜间出现了饿死的人。可是新冠肺炎时期比那时候更凄惨。”“人们看到了国家不顾前后采取的封锁边境措施怎么让一个地方的经济和百姓陷入悲惨境地的事实,所以罗先市里相信国家的人变得更少了。” 罗先市的一位贸易工作人员说:“新冠肺炎时期罗先市里的失踪人员和自杀人员中占比最多的就是贸易领域人员。”“封锁边境对搞贸易的人来说就是一场无法承受的灾难。”

【卫星+】华城区第三阶段建设基础工程正热……夜间也作业

通过卫星照片发现,最近进行开工典礼的朝鲜华城区第三阶段建设工程正在开展夯土和外墙建设等。 通过分析民间卫星麦飒(Maxar)拍摄的卫星图片发现,建设工地面积约为95公顷,一边进行建筑墙体工程的同时,另一边正在进行夯土工作。工地现场附近还盖有工人们的临时宿舍。 大规模工程一般需要进行搭建工程(现场办公室、食堂等临时设施),挖地基和基础工程等,需要较长的时间。在韩国盖一栋楼房的时候一般先进行地下两层的基础工程,这需要四个月左右时间。 可是朝鲜在2月进行开工仪式之后马上盖起了楼房,工程进度非常快。 这可能是因为朝鲜跟韩国不同不进行地下停车场等地下设施建设,直接建设地面楼层。因为不用挖地基只进行夯土工作,所以能缩短工程日期。正因为这样,朝鲜才计划明年4月结束华城区第三家段工程。 夜间在华城区建设现场发现了灯光,估计是夜间也在进行建设。 美国宇航局(NASA)和美国海洋大气局(NOAA)联合运行的人造卫星JPSS于5月1日凌晨1点30分拍摄的夜间图片显示,正在进行建设的第三阶段工程和已经竣工的第一、二阶段住宅区等华城区道路两旁灯火辉煌。 点亮已经竣工的住宅区可能是为了宣传业绩,第三阶段工地亮灯可能是为了进行夜间作业缩短工程期。 2月26日,朝鲜中央通讯在题为“夜间支援职盟突击队活跃在平壤的大型建设工地”的报道中表示:“夜间支援职盟突击队活跃在华城区第二阶段一万户住宅建设和前卫街建设现场,为提前竣工做出了贡献。” 朝鲜的突击队是参加各种大型建设工程的组织。他们在建设现场负责最危险和最艰苦的工作,从事长时间高强度的劳动。国际社会谴责朝鲜强迫突击队劳动是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 据估计,朝鲜华城区面积相当于韩国首尔汝矣岛的面积。 通过分析卫星图片得知,华城区第一阶段住宅面积为125公顷,第二阶段为70公顷,第三阶段为95公顷,共达290公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