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 C
Pyongyang
August 18, 2022

金正恩演说“全歼尹锡悦政府和部队”,百姓有何反应?

据悉,金正恩国务委员长于7月27日在平壤祖国解放战争胜利纪念塔前举行的“战胜节”69周年纪念活动上进行的演说成了人们的热门话题。 2日,据DailyNK平壤消息人士介绍,最近金委员长在平壤举行的战胜节纪念活动上进行演说后,百姓们对领袖的崇拜之心、忠诚之心和对国家的自豪感不断上升了。 金委员长在演说中表示:“南朝鲜政府和军部的匪帮们想用军事跟我们对决,试图依赖某种特定的军事手段和方法先发制人地摧毁我们的部分军事力量,那是妄想。”“这种危险的企图会受到我们强有力的惩戒,尹锡悦政府和他的部队会被全歼。” 特别是金委员长指称尹锡悦总统的时候省略了总统称呼,直接表示:“再也不能坐视尹锡悦和其军事匪帮们的丑态和匹夫之勇。”“如果继续用强盗般的逻辑批判我们的自卫权,威胁我们的安全,助长军事上的紧张局势,会付出相应的代价。” 据消息人士介绍,朝鲜平壤的百姓对金委员长的演说反应非常热烈。 据消息人士介绍,平壤的一名百姓表示:“这次元首的演说让我们的心情一下子舒畅了。”“好像过去的辛苦都得到了补偿。” 另一位平壤百姓也表示:“我们元首的胆识和胆量是谁都比不了的。”“虽然美帝和他的随从们对我们共和国有所企图,可是只要元首在绝不会得逞。” 消息人士说:“元首之前没有使用过‘全歼’这个词。”“这次是对南朝鲜的强硬警告。” “听到此次演说的百姓们自豪地认为我们也成了向世界豪言壮语的自主国家了。”“很多百姓相信虽然目前还艰辛困苦,但只要相信元首,跟随元首,一定会迎来美好的一天。” 可是地方百姓却对金委员长的战胜节演说表示出不愉快的心情了。 平安南道消息人士介绍,平城市的一名百姓说:“天天说大话欺骗人民。如果真是那么伟大,我国早就应该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国家啊。”“在目前的这种生活环境下,不知道怎么能天天说出那种空话。” 平城市的另一名百姓说:“现在干脆不说统一了。”“别总说大话。不管是发射导弹还是发射大炮,最先要解决的是人民的吃喝问题,不是吗?” 韩国总统府国家安保室对金委员长直接提及尹总统的名字进行威胁表示了遗憾,并强调说:“政府对朝鲜进行的任何挑衅做好了进行强力而有效对应的万全准备,以坚定的韩美同盟为基础守护国家和国民的安全。”

两江道边境地区重启国家保卫省主导的“国家走私”

据悉,上个月朝鲜国家保卫省在两江道边境地区重新开展了被称为“国家走私”的非正式贸易。 4日,两江道消息人士对DailyNK表示:“上个月初和中旬,在国家保卫省的主导下在三池渊市和普天郡边境地区进行了国家走私。”“是为迎接7.27战胜节(签署停战协定之日)给百姓供应节日物资而进行的秘密走私。” 据消息人士介绍,在朝鲜国家保卫省的主导下,用中国东风卡车运进了粮食、面粉、食用油等节日供应食品。 据悉,从三池渊秘密引进的物品供应给了三池渊百姓,从普天郡走私进来的物品主要供应给了战争老兵、名誉军人,以及党、保卫、安全机构工作人员,只向普通百姓供应了剩下的少量物品。 消息人士说:“上个月27日在首都平壤举行了纪念战胜节的盛大的庆祝活动。三池渊有革命的圣山白头山,不能不给三池渊市百姓供应节日物品啊?”“可是只向三池渊供应物资,而不管两江道主要干部汇集的惠山市的话会引起不满情绪,所以也进口了供应给惠山市的物品。” 据悉,此次的走私也跟年初的秘密贸易一样,是在国家保卫省的主导下秘密进行的。 1月中旬,本报报道了两江道为在光明星节(2月16日,金正日诞辰)给百姓供应节日物资,通过三池渊市双头峰海关进行了秘密贸易的消息。 这次,国家保卫省进一步加强了特别警戒。这次走私使用的车辆不是民间车辆,而是由隶属于国家保卫省的士兵担任了司机,每辆车上还安排了两名国家保卫省要员。 消息人士说:“在新冠肺炎局势下全面封锁了边境,还采取了禁止人员随意流动的措施,遭受生活危机的百姓不满情绪相当高。”“可能是意识到了百姓们的不满情绪,国家保卫省为了严守进行贸易的秘密,贸易中排除了民间人员,只动员了保卫部工作人员。” 据悉,国家保卫省为进行走私,让道保卫局、市和郡保卫部选派的要员按照十米一人的方式进行了警戒。 看到这种森严的警戒,一些百姓们揣测“是不是元首到三池渊和惠山视察了?”

军工厂密集的慈江道的粮食危机严重……还出现饿死者

据悉,随着粮食危机,朝鲜最近不断出现“断粮户”的情况下,军工厂基地慈江道百姓也遭受着史上最严重的粮食紧缺。 3日,慈江道消息人士对DailyNK表示:“最近,江界市和万蒲市等一些城市出现了饿死者。”“在军工厂上班的江界市工人也因粮食供应不畅而遭受着严重的粮食危机。” 慈江道是军工厂密集的地区,大多数百姓是在军工厂工作的工人。新冠肺炎发生前,不仅有国家的粮食供应,还可以从工厂偷取金属进行销售等生活上没有问题。可是因为长期的边境封锁措施,慈江道百姓也遭受到了多重生活危机。 在边境封锁下金属走私渠道被堵,普通百姓丧失了购买粮食的基本能力,断粮户也不断增加了。 据消息人士介绍,慈江道百姓从今年2月开始遭受了粮食危机.特别是从3月开始完全中断了时断时续的粮食供应,依靠到单位上班的1名工人的供应来维持整个家庭的生活了。 因此,家庭成员多的家庭因为粮食紧缺,孩子不能上学,甚至一些家庭饿得都爬不起来了。 跟过去彻底保障军工厂工作人员供应的情况相比,可以略知一二朝鲜目前的粮食情况有多严重了。 消息人士说:“江界市百姓一般跟两江道惠山市进行往来,根据每季节的走私物品需求提供物品赚了钱。可是因为新冠肺炎封锁边境长达两年多以来,钱已经花光,供应也时断时续,面临着各种艰辛。” 在这种情况下,据悉6月末的时候江界市发生了老年夫妇饿死的事件。消息人士说,发现老年夫妇遗体的家里连一粒米和一粒盐都没有,让左邻右舍深感惋惜。 不仅如此,据消息人士介绍上个月中旬,万蒲市江岸洞的一位女性忍受不了生活危机寻了短见。 消息人士说:“最近到处发生了因粮食危机死亡的事件,百姓们越来越感到不安了。”“百姓们期待要么开放边境,要么供应粮食等,希望政府能拿出对策。”

胜湖里收容所变更用途……变成高层干部、机密设施工作人员锻炼队

据悉,朝鲜变更了2020年新建的胜湖里政治犯收容所的用途。据消息人士介绍,胜湖里收容所变成了专门关押高等干部的设施,以前的在押犯都转移到了其他地方。 3日,DailyNK朝鲜内部消息人士表示:“6月中旬解散了胜湖里管理所(政治犯收容所)。”“在押的人员转移到了耀德(收容所)、14号(平安南道介川,国家保卫省管理)、17号(平安南道介川,社会安全省管理)和18号(平安南道北仓)等教化所。” 2020年末,本报报道了朝鲜为关押违反新冠肺炎防疫规定的人员,在黄海北道胜湖里新建政治犯收容所的消息。 消息人士表示:“胜湖里管理所变更为社会安全省特别搜查局的锻炼队。”“被称为75号锻炼队。” 社会安全省特别搜查局过去称为特被保安局,是调查高层干部和秘密基地工作人员的机构。也就是说,胜湖里管理所变成了关押高层干部和保安机构工作人员的劳动锻炼队。 消息人士说:“锻炼队的服役期限一般为3个月到1年。”“这里是刑满释放的地方,也可以转移到其他地方,可是按原则只关押劳动锻炼后回归到社会的人员。” 也就是暂时关押和教育高层干部或秘密机构工作人员的地方,不是完全从社会隔离开来的地方。 也可能是为了防范把高层干部或秘密机构工作人员连同普通百姓关押在一起时发生的泄漏秘密等问题而采取的措施。 据消息人士介绍,因为死亡人数比新进人员多,所以虽然政治犯收容所的新进囚犯增多,可是整体数量却不断减少。 消息人士说:“大部分设施(收容所)的新进囚犯数量增多了。”“每个设施的总人数有增加的地方,也有减少的地方,都不太一样。” “总人数增加的地方是因为关押人员在传染病、饥饿、处罚下没有发生太多的死亡的情况下补充了人员。人员减少的地方虽然是补充人员多,或者定期都有新的囚犯送入,但是因为死亡人数过多而出现了减少现象。” 据消息人士介绍,国家保卫省的上半年调查结果显示,25号(清津)管理所书面上的定员人数为4万9000余名,可实际人数为3万6000余名。本报去年进行调查时,25号管理所在押犯人数为4万1000余名,一年内减少了5000名左右。 而且定员为3万名的16号(化城)管理所目前关押人员为2万8700多名。去年调查时,16号管理所在押人数为2万4000多名,增加了4700名左右。 消息人士表示,平山和16号管理所的在押人数增加了,可是14号、17号、18号、25号管理所的总人数却减少了。 此外,据消息人士介绍朝鲜对违反防疫规定的人员采取了从轻处罚的措施。 消息人士说:“目前,违反新冠肺炎防疫规定的人不再送进管理所,而是送到了锻炼队或者判教化徒刑了。”“相反,在执行防疫相关政策的时候引发事故,或者具有不纯意图的人送进了管理所。” 朝鲜曾采取了强硬处罚违反防疫规则人员,送进收容所的措施。可是从去年末开始对情节较轻的人员降低了处罚力度,而严肃处罚了直接或间接表示不满的人员。因为行政力量和关押设施能力有限,主要处罚了情节严重的人员。 可是针对违反排斥反动思想文化法或者阻碍团结等犯罪,不断加大了打击和处罚力度。 消息人士说:“据中央的统计显示,上半年因违反排斥反动思想文化法,700多名关进了17号管理所,1000多名押送到了25号管理所。”“首都和大城市现场揭发违反了排斥反动思想文化法时,将没收房屋和财产,已送到管理所。” “还下达指令,每月要抓捕平民百姓中有南朝鲜家属、说反动言语或者传播流言蜚语的五户家庭。所以上半年就有很多人受牵连关进了设施。”也就是说,向相关机构按月分配了任务,重点逮捕了特定阶层百姓,因此很多人被送进了收容所。 朝鲜有一种身份制度,把百姓大分为核心阶层、动摇阶层、敌对阶层,再把它细分为50多种类型进行管理。通过这种制度限制百姓选择居住地和职业的自由,并进行区别待遇。 消息人士说:“还逮捕了很多用手机向国外泄漏党、国家、军事机密的人员。”“10多名在政府临时常设委员会负责经济政策相关工作的人员也因反动言语关进了25号(收容所)。” “内部已经下达指令,要求下半年调查党、政、军、保卫、检察领域工作人员中阻碍唯一领导体系的不纯分子。”朝鲜在新冠肺炎和对朝制裁等影响下政治、社会、经济处于混乱局面,想通过团结体制来进一步加强公安统治。

朝鲜强调跟中国的友好·亲善并要求“好好儿照顾华侨”

据悉,朝鲜政府最近下令好好儿关照国内的中国华侨。 2日,咸镜北道消息人士对DailyNK表示:“根据好好儿关照中国华侨的中央指示,咸镜北道党委员会向道安全局等机关下达指示,要求关心在封锁边境后长期没能去中国的华侨。” 1961年7月11日,金日成和周恩来签署了“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条约”。今年是签署条约61周年,借此朝鲜强调“朝鲜和中国是永远的兄弟国家”,并要求好好儿关照目前居住在朝鲜国内的华侨和其家属。 朝鲜还强调说:“国外的局势虽然多事多难,但我党关爱华侨,把华侨作为国家巨大财富的政策没有丝毫变化。要让他们满怀信心,在今后的道内建设和所有经济生活领域起到中轴作用。” 并要求掌握好华侨们的动态,制定让他们成为朝中友善象征的对策,并向上级报告履行方针的实际活动等。 消息人士说:“强调的思想是,他们是不同民族的特殊阶层,不应该过度干涉他们的个人生活,不要过分追究经济上的问题,应该用宽宏大量的政策包容他们。” “要求干部们走访在新冠肺炎下身心疲惫的华侨家庭,给他们‘新冠肺炎一稳定就能出国’的信心和希望。了解目前生活上的困难等,尽可能地解决问题。” 据悉,咸镜北道党委决定一旦能合法出入境就优先批准华侨的出国申请,给在国外无法回到朝鲜的华侨及家属提供每周两次左右的视频通话等,研究了相关方案。 视频通话需要使用国外手机的情况下,道党委还制定了具体的方案:在规定的时间到保卫部办公室进行通话,或者在个人家庭进行通话时,要在保卫员的监督下进行通话。

朝鲜说是新冠确诊病例为“零”却加强移动管控

朝鲜媒体接连几天报道说,没有疑似新冠肺炎的发热患者。虽然朝鲜政府营造着发表“解除新冠肺炎局势”的氛围,可是实际上却加强了防疫管控措施。 朝鲜媒体从上个月29日开始表示没有发生发烧患者。据朝鲜媒体报道显示,朝鲜没有发生新冠肺炎确诊患者或疑似发烧患者,治愈患者人数不断增加,进入了新冠肺炎消灭局面。 虽然出现了这种趋势,可是朝鲜政府并没有缓解管控移动的措施。 据朝鲜内部多数消息人士表示,朝鲜当局最近规定拥有旅行证明、出差证明、批准编号,或者防疫证的人员才能移动到其他地区,还严格限制发放相关证明了。不仅不能为结婚、丧葬等进行移动,还不允许进行一般的出差等活动。 两江道消息人士说:“想申请旅行证明,可是安全员说申请了也不会批准,别申请了。”也就是说,派到发放旅行证明的人民委员会第二部的安全机构工作人员干脆不接受旅行证明申请。 据悉,除了两江道以外的其他地区也限制发放通行证等,不接受相关申请。 黄海南道消息人士表示:“最近的方针是不要申请通行证。”“没有发热患者的情况下并没有缓解国家防疫体系,而是更加水泄不通地加强了日常生活的管控,不知道为什么这样。(当局)说危机时期为做个体生意和以个人情况为借口随意移动,会破坏国家防疫措施。把申请通行证几乎看作是反动行为了。” 据消息人士介绍,今年年初只要不是新冠肺炎封锁地区,有身份证就能到道内的其他市或者郡。可是最近想到道内的其他市郡必须要携带防疫证。 而且除了公务性紧急出差以外,就算有出差证明也要在各个哨所审核移动目的,还要经过两三次消毒。光是通行检查也需要半天时间。 如上所述,虽然朝鲜接连几天发表确诊病例为“零”,可是依然没有缓解防疫管控。因此百姓们开始对政府的防疫统计持怀疑态度了。 两江道消息人士表示:“左邻右舍有很多因为发烧被隔离的家庭,可是国家发表说没有发烧患者,很难理解。”“好像是有两种统计数据。” 也有人认为,金正恩国务委员长等中央干部捐献出自己保管的药品的情况下,为了刻画出防疫上的成效不好好儿统计新发生的发烧患者了。 黄海北道消息人士批判道:“元首亲自捐献药品的情况下,上报人民健康的消息,干部才不会掉脑袋。”“不管人的死活,国家所有领域都为政治目的运作。”

朝鲜社会安全省下令管控边境地区剧增的乞丐

据悉,朝鲜社会安全省真对最近边境地区乞丐数量剧增的现象,下达了加大管理和管制力度的指示。 1日,咸镜北道消息人士对DailyNK表示:“上个月中旬社会安全省向全国安全局下达了第1541号指示。咸镜北道安全局一接到指示就召集道、市、郡安全员召开了紧急会议。” 据悉,安全省指示问表示,以朝中边境地区为中心快速增加的乞丐们的行为阻碍了国家紧急防疫工作,威胁着人民生命与安全,进而影响了社会主义形象。并表示要针对乞丐加强管制力度。 据悉,安全省组织管制乞丐的常务小组派到了各地,要求加强管制和管理,避免类似现象再次发生。要求道安全局负责集中管制出现在市场、站前、排污设施、铁道、火车隧道、桥底等的乞丐。 消息人士说:“集中管制乞丐的活动截止到11月30日。”“安全省要求各道、市、郡的党和行政机构通过共同研究搭建管理乞丐的临时设施,或者利用旅馆提供住宿等,开展消除乞丐的活动。” 据消息人士介绍,在朝鲜政府强有力的禁止移动措施下,乞丐聚集到了边境地区意味着非法越境者增加,或者靠近边境缓冲地带的人会增加了。因此朝鲜政府认为这种情况比较严重。 据悉,朝鲜担心的是从中国的边境地区拍摄乞丐们的形象。 消息人士说:“强调说,拼命地想弄垮我们的思想和社会主义制度的敌人,会把乞丐照片用于反共和国阴谋诡计上,因此要快速处理这一问题。” 消息人士说,政府认为朝鲜百姓们看到乞丐增加,也会对国家怀有反感,并要求想尽办法拿出对策。 道安全局在紧急会议上表示,到11月30日为止不让街上出现一名乞丐,要采取干干净净的清除措施。 道安全局要求安全局领导担任此次管制活动的负责人,组织管制乞丐的常务小组,要迅速解决搭建临时宿舍和饮食方面的问题。并要求把成人乞丐送进突击队从事劳动。

朝鲜保卫部依然肆意进行“不公开处刑”……“每周判处一两名……”

据悉,朝鲜保卫部依然肆意进行秘密处决。 1日,据DailyNK咸镜北道消息人士介绍,上个月4名会宁市百姓被保卫部执行了秘密处决,被判死刑的大都涉嫌间谍活动或犯下了特殊罪行。 消息人士说:“今年以来,会宁市保卫部拘留所每周平均秘密判处了一两名死刑。”“死刑是在市保卫部预审员的指挥下,由1名预审员和1名保卫员组成一个二人小组执行。” 据消息人士介绍,为了保密他们被秘密处决的事实,被判死刑的人从普通拘留犯分离开来,关押在单人牢房里。 在这种情况下,一些参加执行死刑的保卫部保卫员因负罪感每天都做着噩梦。 消息人士说:“清津市保卫部的一名保卫员因为亲手杀死了一个人而每天睡不好觉,好几天都吃不下饭,在冤魂前来算账的幻觉中度过每一天。” 据消息人士介绍,曾在保卫部预审科担任过保卫员的1名茂山郡百姓表示:“杀了人以后魂不守舍了。去执行秘密死刑的时候会喝烈酒,可是执行完死刑后也一直觉得恶心,认为这不是人干的事情,很想逃离现实。” 据消息人士介绍,正因为如此保卫部每三个月替换一次执行死刑的保卫员。 消息人士说:“人命还不如苍蝇的世界里,杀死关押在监狱里的人不算大事。”“可是彻底禁止对外泄漏这种事情,所以外边完全不知道。” 朝鲜为维持体制和管控百姓依然肆意进行秘密处决。朝鲜被国际社会指定为最坏的侵权国家,在国际社会的批判下减少了公开处决的频率,可是暗地里依然会继续进行秘密处决。

两江道保卫局根据驱逐边境“不纯势力”的指示开展调查工作

据悉,朝鲜国家保卫省最近要求两江道保卫局驱逐特定百姓到偏远地区。 也就是把政府认为的“不纯势力”驱逐到远离边境的偏远地区,事先消除逃跑的可能性,彻底阻止内部机密和情报泄漏出去。 29日,据DailyNK两江道消息人士介绍,国家保卫省于20日向两江道保卫局下达了“10月10日建党纪念日为止结束驱逐工作”的命令。 根据指示,两江道保卫局从23日开始以惠山市、金正淑郡、普天郡等边境沿线地区为中心调查相关人员制定了驱逐名单。据悉,目前道保卫局暗地里开展相关工作,保密驱逐人员和趋势事件等具体事项。 据悉,驱逐名单中可能包括脱北民家属,因非法使用外国手机受到处罚的人员,涉嫌间谍行为被捕过的人员,销售或散布韩国电影等非法视频而被捕过的人员等。 值得关注的是,过去是除了特定人员以外,只对犯罪人员进行了法律处罚,可是最近其家属也受到了连带责任。 朝鲜因对朝制裁和新冠肺炎长期封锁边境以来,民心开始出现了动摇现象。因此朝鲜政府以跟反社会主义和非社会主义进行斗争为借口加强了监视和管控力度,毫不留情地处罚违反规定的人员。 据消息人士介绍,在这种情况下朝鲜正在开展把分类为政治上的危险分子的人员,也就是跟国外进行联络或者怀疑跟国外联系的人员驱逐到远离边境的偏远地区的工作。 本报曾报道过,4月朝鲜政府调查家庭成员中有2名以上行踪不明者的家庭,并驱逐到了农村。咸镜北道惠宁市南门东就有4户家庭被驱逐。 5月,两江道惠山的脱北民家属因抗议保卫部的过分监视行为,说“难道我们是间谍吗?”而被驱逐。咸镜北道惠宁和茂山等边境地区属于不纯势力的40多户家庭也驱逐到了偏远的农场。 据悉,已经受到法律处罚或者目前有家属关在保卫部接受调查的家庭等都担心突然会被驱逐,战战兢兢地过着每一天。 消息人士说:“目前,百姓们过着比‘苦难的行军’更艰难的生活,所以对政府的不满情绪比过去任何时候大。”“可是政府并不是解决百姓们的粮食问题,而是想采取驱逐等强硬手段来遏制不满情绪。” “被驱逐的家庭并不是犯下了什么滔天大罪,而是没钱没势的普通百姓。”“每到危机时刻,百姓们一如既往地成了政治的羔羊。”

为什么朝鲜主要城市的美元牌价都突破了8000朝元?

由于经济萧条人们关注稳定资产导致美元价格持续上涨的情况下,朝鲜的美元牌价也不断上涨。国际外汇市场的变化也影响到了朝鲜市场的汇率,而朝鲜的美元汇率价格上涨幅度比国际市场更大。 据本报调查显示,26日朝鲜的平壤、新义州、惠山等地的美元汇率都突破了8000朝元。 特别是平壤的美元汇率为8150朝元。比半个月前的10日进行调查时的7100朝元暴涨了15%。 综合反映美元在国际外汇市场汇率情况的美元指数26日为107.19,比一个月前的6月26日上涨了3.4%。可是26日平壤的美元汇率比一个月前涨了10%,可见朝鲜的美元汇率上涨幅度要比国际市场汇率上涨幅度大很多。 相反,朝鲜的人民币汇率却比较坚挺。虽然人民币汇率也有所上涨,可是半个月涨幅在1~2%左右。26日朝鲜平壤的人民币汇率为950朝元,只比10日涨了20朝元。 朝鲜的美元汇率涨幅比人民币汇率涨幅大,是因为党中央、国家保卫省、社会安全省、国防省等权力机构经营的大型贸易机构扩大贸易交易的可能性较大。 7月4日,本报报道了朝鲜对外贸易省要求各地贸易局和贸易公司准备贸易的消息。据悉,朝鲜政府扩大了南浦港船舶贸易,并要求进口国家指定的物品。 据悉,贸易机构范围局限在国家直接管理的大型贸易公司。 据消息人士介绍,下达指示后隶属于党中央的国防省的大型贸易公司的七八艘货船从南浦港出发了。船上装载了大量的矿产,所以不久的将来会从南浦港进口大量的物品。 据悉,国家通过南浦港进行的大规模贸易上大都使用美元。过去中小贸易公司在两江道或平安北道进行对华贸易的时候大部分使用了人民币,可是最近贸易上大都使用美元了。 据悉,中国在跟朝鲜的交易中比人民币更喜欢使用美元。 正因为如此,在朝鲜想购买美元的单位明显增多,这种趋势导致朝鲜的美元汇率暴涨了。 据消息人士介绍,不仅是平壤,新义州和惠山等主要城市的美元汇率也暴涨,这是因为朝鲜内的美元严重不足。 消息人士说:“只靠平壤是无法弄到所需的美元数量。”“需要汇集全国各地兑换商贩出售的美元才能凑齐贸易所需的美元,也就是说国内非常缺少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