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1 C
Pyongyang
August 19, 2022

特朗普的朝鲜死路

亚特兰大―下个月,美国总统特朗普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再次会晤时,他将进入美国对朝鲜半岛外交政策这出礼节喜剧的第二幕。在金正恩对白宫的表白和特朗普对金正恩的溢美之间,这出喜剧的脚本一定是奥斯卡・王尔德(Oscar Wilde)所写就。和所有休息室闹剧一样,情节简简单单就好:金正恩承诺有朝一日放弃核武器,却扭扭捏捏地不愿披露任何生产核武器的计划的细节,而特朗普将承诺如果金正恩真的放弃核武器,将向金氏王朝投入重金。  但是,这出戏当然是悲剧多于喜剧。和特朗普的其他威胁一样,比如抛弃长期盟友、美军撤出具战略重要性地区、撕毁贸易协议等,总统用嘴开炮的预期正在让美国的盟友、士兵、外交官甚至一些政客离心离德。  从两位领导人去年6月新加坡峰会的结果看,有很好的理由应该为此感到担忧。特朗普天真地接受了金正恩过去八个月中的空头承诺,削弱了美国在韩国和其他国家的杠杆。朝鲜仍在追求弹道导弹计划,金正恩也向韩国和中国抛出橄榄枝,成功地削弱了对他的政权的制裁。  特朗普不但没有阻止金正恩的核野心;他还损害了美国在亚洲的威慑力量。朝鲜常规武器早已在威胁日本和其他美国驻有军队的国家,特朗普公然表示要从韩国和其他国家撤军从根本上改变了地区战略格局。如果要求表态,东京、首尔、台北和东南亚的领导人可能会有所掩饰,不会说出众人皆知的秘密。但事实是,特朗普让美国防务承诺受到了质疑,而与此同时,朝鲜和中国开始越来越变本加厉追求自身地区野心。  这个问题对美国决策者的思维影响很大。因此,只要特朗普出国,都会有一大批高级官员跟在他身后――就像游行之后的马路清洁工――给盟友保证。但是,不管他们的论点多么有效,总归无法恢复特朗普给美国的信誉所造成的伤害。  以去年6月特朗普的说辞为例。特朗普宣布朝鲜“不再是一个核威胁。”这对美国的最重要地区盟友日本来说显然是一个大新闻。即使金氏政权真的同意放弃开发可靠的洲际导弹的尝试,它仍拥有数千枚可携核短程和中程导弹对准日本。  特朗普政府还对朝鲜常规武器的威胁视而不见。特朗普单方面决定停止美国在韩国的军事演习便是一例。美国和韩国军队参加的演习是精炼作战计划、解决执行和文化问题、磨练军事技能的关键。因此,它们不但在准备应对朝鲜半岛的各种或有状况方面起着核心作用,也是日本自身防卫的核心。确保地区内盟友单位间合作无间对于日本和对于美国或韩国一样重要,在日韩关系有所恶化的当下,更加如此。  不管与金正恩的下一场峰会上发生什么,已经可以清楚的是,特朗普对美国盟友的不尊重正在产生后果。建立有效的防务合作需要时间和亲身努力。如果盟友之间心怀恨意,在高优先级目标层面的合作有可能无限拖延。  比如,三年前,美国官员居间促成了一项重要协议,便利了日本和韩国之间的情报数据交换。但今天,日韩关系再次因为战争赔款问题而趋于紧张。  目前,日韩关系再度转坏加剧了上个月一次事故的后果――一艘韩国舰艇将目标对准了一架日本巡逻机。在没有美国调停的情况下,两个盟友之间继续军事合作的前景有可能每况愈下,促使韩国总统文在寅政府与朝鲜和中国走得更近。  事实上,斯坦福大学的丹尼尔・斯内德(Daniel Sneider)指出,一些日本人已开始认真考虑美国从地区内撤走的可能性。特朗普抱怨盟友没有承担合理的支出比例,而在韩国自行其是的情况下,日本领导人也在被迫重新考虑保持了很久的日本防务和安全政策前提。  特朗普无视美国安全承诺和保持承诺的关系,这逃不过亚洲领导人的眼镜。他所谓的扩大美国在世界上的作用无法令人感到安慰,因为他更加经常地威胁要抛弃“不公平的”盟友。  最近,特朗普签署了亚洲保证计划法案,承诺在五年的时间里投入75亿美元提高美国在亚洲的存在。该计划的缩写ARIA(中文意思:咏叹调)太适合特朗普的政策及其对美国在亚洲的地位的影响了。毕竟,咏叹调是独唱曲调。 肯特・哈林顿(Kent Harrington)、约翰・沃尔科特(John Walcott) 肯特・哈林顿是中央情报局前资深分析员、前负责东亚的国家情报官、亚洲情报站站长、公共关系主管。约翰・沃尔科特曾在《新闻周刊》、《华尔街日报》和其他刊物负责外交政策和国家安全报道,现为乔治敦大学外交学院兼职教授。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19. www.project-syndicate.org

如果不削弱朝鲜核攻击能力,就不会解除制裁

原本计划在11月8日举行的美朝高层会谈,在朝鲜的单方性通知下推延了。美国表示是因为朝鲜没有做好会谈准备,只能推迟举行。但实际上美朝就会谈议题没能达成一致而推迟了会谈。11月2日,朝鲜外务省美国局局长表示“如果美国对朝鲜的无核化措施没有进行相应的对朝制裁缓解措施,将重启核开发。”把此次高层会谈的焦点放在了缓解对朝制裁上。美国针锋相对地表示,朝鲜至今采取的废弃丰溪里核试验场,拆除部分导弹发射台等不能视为无核化措施。验证无核化过程之前,绝不能缓解对朝制裁。美国和朝鲜在解除对朝制裁的条件上针锋相对的情况下,中国、俄罗斯、韩国等国家认为朝鲜停止核导弹挑衅,废弃丰溪里核试验场,拆除导弹发射台等是走上无核化的重大的一步,美国应该为建立相互信任关系开始缓解对朝制裁。总而言之,关键是,应该认为朝鲜至今为止采取的措施已经满足了缓解制裁的必要条件了呢?还是应该把提交核目录等有诚意的措施当作缓解制裁的先决条件呢?核磋商分为完全消除核武器的弃核协商和承认拥核的条件下削弱核攻击力的核裁军协商等两种。美国过去跟南非共和国、乌克兰、白俄罗斯、喀斯克斯坦等拥核国家开展了完全弃核磋商,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让这些国家废除了所有的核武器,并作为代价提供了相应的经济援助。在弃核过程中先决条件是提交核武目录,并根据目录同步而全面地开展了弃核措施,这就是至今为止最基本的弃核原则和弃核过程。美国和欧洲在跟朝鲜的无核化磋商中也想采用了这一基本原则。可是,朝鲜、韩国、中国和俄罗斯等国家主张,朝鲜和美国之间存在敌对关系这一特殊因素,所以在解决朝核问题上不能套用上述基本原则。目前,朝鲜主张在无核化过程中先从可行性问题开始逐一阶段性地进行解决,这并不是想进行弃核磋商,而是想通过核裁军来实现无核化。如果在没有丝毫削弱朝鲜核攻击能力的条件下,作为朝鲜废除部分核设施的代价开始缓解对朝制裁,那么这无疑是在承认朝鲜的拥核国家地位。如果朝鲜核磋商走向核裁军之路,那么无核化只能变成漫长的过程,不仅无法消除朝鲜的核攻击能力,相反还会作为逐一废除核设施的代价不断缓解对朝制裁。为了避免这种局势,我们应该先拿到朝鲜的核目录,在削弱部分核攻击能力的条件下部分缓解对朝制裁。目前我们应该关注的是阶段性地解除朝核设施的同时,阶段性地削弱朝鲜的核攻击能力。只要朝鲜保持着核攻击能力,南北之间达成的传统武器上的裁军就绝不可能实现朝鲜半岛的和平。

从民族和解的角度看待李善权所说的“冷面咽得下去吗?”

 朝鲜祖国和平统一委员会委员长李善权跟韩国企业家们就餐时所说的“冷面咽得下去吗?”引起了悍然大波。一些人认为李善权的蛮横无理已经不是一两次,这次一定要让他进行道歉。可是另一些人则表示应该仔细了解前因后果,对朝鲜人的“玩笑”不应该过度敏感。事实上,当我听到李善权这一言论的时候,第一反应是难道是真的?并认为如说是事实,不能坐视不管。因为这句话是李善权对韩方企业家们说的,所以不管前因后果如何,确实让人觉得非常有失礼节。可是在朝鲜,父母对子女或是上级对手下经常说“能咽下饭吗?”几乎没有人对这句话感到不快或反感。而且李善权是跟韩方的企业家们一起来品尝冷面的时候说的这句话,所以按情景来看,我觉得并不是事先做好了准备的“有所企图的言语”。直到2000年代初,我曾工作过的朝鲜外务省也在给金正日的报告文件中把美国指称为“美国混蛋”,把中国和俄罗斯也称作为“中国家伙、俄罗斯家伙”等。这样才能显得对党忠诚,具有高度的自主气概。可是金正日对当时的第一副相姜锡柱说,普通百姓这么说倒可以,可是应该保持矜持态度的外交官用这么低贱的词汇,在今后的外交活动上可能会出现失误。受到警告后不再使用“美国混蛋、中国家伙、俄罗斯家伙”等词汇了。朝鲜不断要求干部在百姓面前使用礼节性用语,李善权可能也只是为了活跃气氛而进行的说笑。所以我认为,单凭这件事要求朝鲜进行道歉,或者要求对李善权进行人事处分是有些过分了。如果我们要让朝鲜进行正式的道歉,那么应该是对文在寅总统到平壤进行正式访问的时候,迎接现场只悬挂着朝鲜国旗的问题;平壤首脑会晤合影留念时,作为背景的朝鲜半岛地图上方印有朝鲜劳动党党徽的问题等提出异议,并要求朝鲜进行道歉。南北基本协议上一致认为南北处在走向统一的“特殊关系”阶段。而在平壤机场只悬挂朝鲜国旗,在隐含着朝鲜劳动党想在主体思想的旗帜下赤化统一朝鲜半岛的政治性场所进行合影留念等,这是粗暴地蹂躏南北基本协议的做法。如果对没有挑衅意图的偶发性事件也要求进行一一的正式道歉或进行人事处罚,那么这跟朝鲜劳动党或者中国共产党红卫兵在群众面前批判和处罚犯错误的人的做法同出一辙。朝鲜半岛的统一应该从改变朝鲜人的意识开始,也就是说应该从提醒朝鲜犯了什么错误开始。金正恩肯定也知道李善权的言语引起了悍然大波。李善权本人也肯定受到了教训,会在今后的南北会谈上更加小心谨慎。现在应该从北南和解的立场把李善权的胡言乱语告一段落,向前推进无核化与朝鲜半岛的和平统一。这才是更加合理的做法。

不能卷入朝鲜想通过推延时间来让人精疲力尽的战术

根据9月的平壤共同宣言,以及金正恩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 10月7日的协议,本应在10月完结的诸多问题都没能取得进展,就进入了11月。原本计划在10月进行的 京义线铁路现场联合调查、保健医疗、体育会谈、朝鲜艺术团首尔演出等,也都没能取得任何进展。 从10月中旬开始朝鲜迟迟不回复 能够进一步改善朝美关系 与南北关系的重要问题,不仅是因为金正恩 还没能确立解决问题的方针,我们还不能忘记这是朝鲜的拖延战术。一些人认为朝美之间需要准备 高层会谈等有诸多重要问题,所以朝鲜没有余力同时推进改善南北关系与朝美关系的工作。可是对朝鲜来说,过程再怎么复杂,只要想做就完全可以加快速度。最近朝鲜无核化过程逐渐失去了动力,所以越来越多的人担心 “这样下去,朝鲜的完全无核化可能会成为泡影。”事实上,以为4.27板门店宣言、6.12新加坡协议、9月平壤宣言等能够推进 朝鲜无核化的判断也只是一种错觉,朝鲜的立场根本没有任何变化。朝鲜也不仅没有销毁核武器与导弹,还没有提交核目录,所以国际社会 连朝鲜无核化的整体轮廓都没能掌握。今年的朝鲜无核化协商采取的是 首脑之间的“至顶向下设计方式”,除了这一特点之外,其实还不如2005年举行的 六方会谈上发表的9.19共同声明。治疗慢性疾病的时候,如果对治疗疗法出现了抗药性,就很难进行进一步的治疗。如果朝鲜问题失去了最佳时期和治疗方法,也会产生抗药性而不可能进行医治。金正恩在跟文在寅总统和特朗普总统 进行会晤的时候像是要做出重要的决断,可是现在朝鲜无核化过程进入了长期化。这就是朝鲜惯用的“制造免疫的方法”,也就是拖延时间的战术。朝鲜核病毒依然留存的情况下,只从朝鲜暂停核导弹挑衅的现象 出发正在削弱军事遏制力,并放宽无核化目标值和时间表。朝鲜弃核还没有迈出第一步的情况下,加快南北经济合作,或者采取削弱韩国部队的对朝情报监视 与精确打击能力的措施,这都是为时尚早的行为。所有的应对措施都应该跟 朝鲜的无核化速度保持同步。特别是应该好好儿应对 朝鲜想推延朝核协商来让我们感到 筋疲力尽的战术。

朝鲜显露解散联合国司令部的诡计

第73届联合国总会开幕已经过了一个月,朝鲜逐渐显露出了想通过终战宣言解散联合军司令部的本意。10月12日,朝鲜在联合国总会第六委员会上把联合军司令部比喻成“怪物”,要求尽快解散司令部。9月29日,朝鲜外务相李勇浩也在联合国总会上进行发言表示,联合军司令部“不受联合国的控制,只服从美国的指挥。”要求解散联合军司令部。韩国政府表示,金正恩在9月举行的首脑会晤上同意不会因为终战宣言要求解散联合军司令部。联合军司令部与驻韩美军和韩美联合司令部不同,是通过联合国安理会的正式决议设立的军事组织。联合军司令部是韩国战争停战协定的当事人,具有履行协定的国际使命,在几十年的时间里为遏制朝鲜半岛再次发生战争,为了保障和平履行了应尽的义务。朝鲜企图借履行平壤共同宣言之名,继续推行非武装地区的和平地区化工作,最终相让联合军司令部失去存在的意义。如果签署了终战宣言,朝鲜会主张6.25战争已经终结,南北的安保结构应该回归到6.25战争之前的水平,应该取消因为6.25战争而设立的联合军司令部和韩美同盟。每当南北履行除雷承诺,签署公路与铁路协议等,韩国的一些势力就主张联合军事领部是南北和平过程的绊脚石。朝鲜也借用这些主张,在联合国声讨道联合军司令部在南北实现和平的过程中进行制裁和干涉。南北宣布4.27板门店宣言已经过了6个月。可是朝鲜的无核化不仅没有实质性的进展,而且在“无核化”的概念上也没能达成共识。朝鲜想在韩国牵引的无核化列车上挂上朝鲜拥核国家的车辆,驶向无核化的终点站。金正恩想在美国和韩国之间钉上楔子,梦想通过解除制裁来一箭双雕,赢得经济发展与核武器。我们应该明确指出,金正恩不能在发展经济的同时拥有核武器,韩国的无核化列车绝不能承接朝鲜的拥核车辆。要想这样,绝不能采取让朝鲜继续推演核设施名录的申报,在朝鲜拥有核武器的情况下解除部分制裁的失败的战略。

希望教皇进行果断的决定

9月在平壤举行南北首脑会晤的时候,文在寅总统希望金正恩邀请教皇访问平壤。金正恩对此建议表示“热烈欢迎教皇访问平壤。”据悉,文总统18日访问梵蒂冈时将正式传达金正恩欢迎教皇访问的意愿。金正恩是真心希望教皇访问平壤,还是因为不好意思拒绝文总统的建议而进行了礼节性的同意,这无人知晓。可是引人关注的是,朝鲜最高人民会议代议员、祖国统一研究院院长李宗赫(音)10月11日前往瑞士,准备出席在日内瓦举行的国际议会联盟总会。李宗赫是逃北作家李箕永的儿子,是金正日的南山高中前辈。1980年代末,李宗赫向金日成、金正日建议,通过宗教政策的变化来打破朝鲜在外交上的孤立局面。80年代末,金正日给李宗赫下达了跟梵蒂冈教皇厅进行秘密协商的任务,并把他派到罗马担任了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朝鲜代表。经过长期的秘密交涉,1987年教皇厅代表团首次访问了朝鲜,其中包括了首尔大教区的张益神父。我的著作《三楼书记室的暗号》中提到过朝鲜的天主教修女洪道淑女士1988年访问教皇厅的事情,这也是李宗赫促成事情。在李宗赫的提议下,朝鲜于1988年6月成立了朝鲜天主教协会。用天主教把朝鲜和世界联系起来的李宗赫恰巧在这种时期停留在日内瓦,这让我觉得朝鲜和梵蒂冈正在就教皇访问平壤的事情进行暗中磋商。不管金正恩居心何在,我个人希望教皇能访问朝鲜。朝鲜只有平壤的峰首教会、七谷教会、张忠圣母院等三个天主教堂,可这也是为了搞宣传和进行管制。很难弄清来礼拜的人是真信徒还是假信徒。可是我在朝鲜的时候听到的是,到教堂礼拜的人原先是劳动党派来的假信徒,可是经过长期的礼拜活动逐渐成了真信徒。在朝鲜,金氏一家是“活着的神”。如果金正恩真心想摆脱国际上的孤立地位,得到国际社会的投资,就应该给朝鲜百姓信仰的自由。当然,如果教皇访问朝鲜,朝鲜会动员大批人员和假信徒上演一场戏。可是就算这样也能向朝鲜送入“博爱”和“信任”的新鲜空气,给朝鲜信徒留下“教会在,上帝没有遗弃他们”的信任与希望。如果教皇访问平壤能让朝鲜增加一座教堂,能多竖起一座十字架,那么这也是一个巨大的成功。世界上的所有变化也都是随着人们信仰上的变化而产生的。希望教皇能进行果敢的决定。

朝鲜的觊觎逐渐大白于天下

7日访问朝鲜会见金正恩的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表示,跟金正恩进行了“精彩和具有建设性的对话”,并表示为朝鲜的无核化取得了“首次允许验证”的进展。可是在此次访朝的时候是否商讨了美国一直主张的“申报核设施”这一朝鲜无核化最基本的措施,还不明确。 朝鲜此次说要得到美国等国际社会验证的丰溪里核试验场,是5月以“无核化先行措施”之名,在没有专家只有国外记者们的观摩下进行爆破废弃的核试验场。朝鲜说要拆除的东仓里导弹发射场也是早在6月12日的美朝首脑会晤上承诺进行废弃,并着手进行有关工作的地方。 一些人认为虽然这些设施对朝鲜来说是无关紧要的,但是允许进行验证本身就是一种“进步”。可是如果我们接受了朝鲜主张的“阶段性逐一解决可行性问题”,这一“腊肠式弃核方案”,那么最终实现的不是无核化,而是承认朝鲜的拥核国家地位,走上核裁军之路。 有关核武的协商有完全废弃核武器的无核化协商和减少核威胁的核裁军协商等两种协商。到目前为止国际上进行的弃核过程是先申报核设施,并依据申报对核武器进行全面和同时的废弃措施。通过这种方式,苏联解体后的1991年到1993年,乌克兰废弃了176个弹道导弹和1800多个核弹头。像乌克兰这样的世界第三大拥核国家也在两年的时间里结束了弃核过程。所以只要朝鲜有坚定的意志,两年内完全可以实现无核化。 如果朝鲜采取真正的无核化措施,美国、韩国等国际社会将会对朝鲜进行几百亿美元的经济援助,朝鲜会赢得许许多多的东西。如果金正恩真的想在短时间内结束无核化,集中精力开展经济建设,那么就没有理由不申报核设施。 要想实现无核化就要先申报所有的核武器、核物质、核设施等,并以此进行验证。可是如果像一些人主张的那样,先用终战宣言换取宁边核设施的废弃,建立信赖关系之后再进行核申报,那么最终只能出现承认朝鲜拥核国家地位的结果。 目前的问题是,韩国希望美国推迟让朝鲜申报核设施之后,美国再也没有提及朝鲜的核申报问题。我们怎么制定朝鲜的无核化方式,向美国提出什么样的要求,这直接决定今后东北亚新秩序的发展方向。

朝鲜无核化正在步入歧途

9月29日,朝鲜外务相李勇浩表示:“如果美国不做出建立信任的让步,绝不会单方面地先弃核。”30日,朝鲜劳动新闻也表示,金正恩与特朗普在新加坡达成共识认为,想实现朝鲜半岛完全无核化,就应该先建立信任关系。报纸表示,朝鲜和美国能做的是“阶段性逐一”解决问题。9月发表平壤宣言之后大家都以为朝鲜无核化加快了速度,可是仅过了一个星期朝鲜就单方面强硬地表示不会先采取弃核措施。朝鲜最新提出的“反对单方性的先弃核”,“阶段性地逐一解决可行问题”是在说:“绝不能提供核设施名录,用废除宁边核设施等可抛弃的东西来交换终战宣言。” 一些人认为,朝鲜已经表现出了诚意,美国应该放下提供核设施名录的要求,应该进行终战宣言这一“大交易”。一些美国媒体也表示,核名录问题在美国也突然悄无声息。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为第二次美朝首脑会晤准备进行第四次访朝的时候,核设施名录问题突然销声匿迹,这表明文在寅总统向特朗普总统传递的金正恩的“附加措施”很可能与无核化措施有关。前不久,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针对特定设施与特定武器”正在跟朝鲜进行磋商。 金正恩通过文在寅总统向特朗普总统口头传递的附加无核化措施会是什么呢?我个人认为很可能是“朝鲜先废弃美国最头疼的洲际弹道导弹,所以先放下核设施名录要求,签署终战宣言之后再行缓解制裁。”朝鲜要求“阶段性地逐一解决可行性问题”是说,不是同时进行整体的无核化,而是只局限在威胁美国的远程核导弹。也不是同时对所有核设施进行废弃,而是先废弃陈旧的或者今后没有用的设施,采用的是“逐一阶段性”废弃的“腊肠式弃核”方式。如果我们放弃同时对整体核设施进行废弃的正常方式,采纳了朝鲜提出的“腊肠式弃核方式”,就会失去主导权,被朝鲜牵着鼻子走。如果用“腊肠式方式”进行弃核,美国也只能作为废弃远程导弹的代价缓解部分制裁措施。随着针对美国的威胁减少,朝鲜无核化问题在美国的对外政策上也会逐渐失去重要位置。 如果在朝鲜的“腊肠式弃核方式”下,朝鲜的无核化问题不再成为美国对外政策上的优先重要课题,单靠韩国自身的力量就很难实现朝鲜的无核化了。所以应该用正常的无核化方式得到核设施名录,并以此为基础对朝鲜所有的核武器与核设施同时进行无核化措施。对金正恩来说,采纳了整体和同时性的弃核措施才能实现他本人提到的短时间内的无核化,也才能把所有精力投入到经济建设领域里。

没有核武器的朝鲜半岛,越来越遥远

据说,金正恩在此次的平壤共同声明中表示,在有关国家专家的见证下永久废弃东仓里引擎试验场和导弹发射台。并表示如果美国采取相应的措施,将采取永久废弃宁边核设施等“进一步措施”。据说,金正恩还表示有意为朝鲜的无核化采取“附加措施”。一些人认为,既然金正恩表明了这种程度的无核化意志,就应该放下“先进行核申报,后签署终战宣言”的立场。这样一来,主张朝鲜应该采取正常弃核程序的美国显得“不正常”,想拖延弃核的金正恩反而显得“正常”了。文总统访问朝鲜期间,金正恩完全没有提及朝鲜弃核的核心,也就是最基本的措施――核设施申报问题。现在我们站在需要选择的岔道口。一个是在没有得到能够了解朝鲜弃核过程的核目录的情况下进行第二次美朝首脑会谈,签署终战宣言,作为永久废弃宁边核设施的代价缓解制裁等,采取相应措施。这是金正恩要求的方式。另一个是正常的“无核化过程”。就是先拿到朝鲜核设施目录后签署终战宣言,根据核设施目录促进朝鲜的整体无核化。对已经完成了核武器,确保了生产核武器所需充分核物质的朝鲜来说,金正恩这次抛出来的宁边核设施是没有用的过去的核设施。把这种陈旧的核设施放在弃核初期阶段核设施申报措施前,是想通过一个个抛出诸多核设施来获取相应的代价,并拖延时间的“腊肠式战术”。这种弃核方式跟金正恩“想尽快结束完全的无核化,埋头进行经济发展”的言语互相矛盾。事实上,申报核设施后进行完全废弃核武器与核设施,最少也需要几年的时间。所以如果金正恩拥有着核武器,就不会感到不安。因为如果我们根据金正恩这次提出的有选择地废弃朝鲜核设施并进行相应措施的方式开展无核化过程,那么明年就会为见证与废弃宁边核设施度过一年时间,后年会为废弃朝鲜抛出的第二个核设施再度过一年的时间等,无核化过程会以“腊肠式方式”开展下去,文在寅总统和特朗普总统还没有见到朝鲜核武器就已经到任了。如果我们按照金正恩的要求改变朝鲜弃核方式,那么朝鲜的无核化并不是离我们越来越近,而是离得越来越遥远了。那么在金正恩执政时期,我们的子孙后代就需要头顶朝鲜核武器提心吊胆地生活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