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 C
Pyongyang
August 10, 2022

反对削减朝鲜人权财团预算

联合国总会每年12月都签订新的朝鲜人权决议。预计今年的朝鲜人权决议也会顺利通过总会。也就是说,国际社会一直非常关注改善朝鲜人权。可是唯独在韩国,在改善朝鲜人权问题上逆时代潮流而上。朝鲜人权财团是改善朝鲜人权问题的核心机构,可是因为执政党与在野党之间的意见冲突,至今还没能任命财团理事,财团也因此还没能正式出台。施行朝鲜人权法已经过了两周年,可事实上处于奄奄一息的状态。8月28日,政府把朝鲜人权财团预算从去年的108亿韩元缩减到8亿韩元,缩减幅度高达92.6%。因此有人认为,事实上无限期推迟了人权财团的正式成立。朝鲜人权法经过十一年的不谢努力才通过了国会。朝鲜人权财团是依据朝鲜人权法成立的财团,其目的是改善和提高朝鲜人权。可是正式出台时机一再推延,韩国国内的朝鲜人权团体们都因财政危机到了枯死的地步。一些人认为,不能正式出台朝鲜人权财团的根本原因并不是在于执政党与在野党之间选定理事问题上的意见分歧,而是在于不希望履行朝鲜人权法的理念过度和漠不关心朝鲜人权法命运的理念缺乏现象。我来到韩国之前无法理解韩国把改善朝鲜百姓人权问题当做政治问题的现象,可是现在能理解一些了。我认为,过去向往社会主义和民族主义理念的进步派政界人士们并不是对朝鲜同胞们遭受的苦难感到心痛,而是怕刺激朝鲜政府。他们举着南北关系的特殊性否定人权的普遍性,好像是在认为为了发展南北关系或者民族统一,可以忽视朝鲜同胞们的人权。一些保守派的政界人士好像也缺乏人权才是自由民主主义理念核心因素的认识,并且还缺乏实践意志。  朝鲜人权法是经过执政党与在野党的磋商在国会立的法案,是国民的要求,也是国民的命令。决不能容忍一听“朝鲜人权”就出现过敏反应,或者一贯以耳旁风怠慢处事的态度。以为朝鲜同胞的人权只能让步于南北关系的发展或特殊性,为民族统一可以进行牺牲的想法是违背文明的进步与人类良心的观念。实现南北统一的最优先条件就是同等对待朝鲜百姓和韩国百姓。他们也应像韩国百姓这样享受人类的普遍价值――人权。如果不同等对待朝鲜百姓和韩国百姓,统一也只是空洞的呼喊。我殷切希望政府和政治界先正式成立朝鲜人权财团。虽然还有很多不足之处,也有很多问题有待处理,但让朝鲜人权法有所行动才是改善朝鲜人权状况的第一步。不要在争夺人权财团主导权的问题上虚度时光,希望从大局出发进行大度的妥协。尽快出台朝鲜人权财团才能向国际社会告知朝鲜人权状况的紧迫性,保持韩国的国家威信。应该尽快任命空缺了一年多的外交部朝鲜人权国际协力大使,摆脱回避朝鲜人权改善问题的印象。市民团体在改善朝鲜人权状况上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市民团体只翘首以待政府的支援,就干不了任何事情。应该走进群众之中,通过积极的宣传和教育提高人们对朝鲜人权状况与朝鲜人权法的认识。只有政府、政治界、市民团体齐心协力共同努力才能摆脱对朝鲜人权问题的错误的看法。我期待韩国社会站在改善朝鲜人权问题的最前列,加快实现朝鲜百姓与韩国国民一同享受人权的那一天。

[太永浩 评论] 弃核过程中担心韩美发生龟裂,朝鲜成为最大受惠者

2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突然取消国务卿蓬佩奥的第四次访朝计划,朝核协商陷入了新的困境。24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新闻发布会上正式表示访问朝鲜,可是仅过了一天特朗普总统就突然决定无限期推迟访朝计划。特朗普总统跟金正恩举行新加坡峰会之后,一直表示双方就无核化问题达成一致,自己信任金正恩。可是金正恩走上协商舞台的目的是为了避免美国的军事行动,停止对朝制裁。6.12新加坡首脑会晤之后,特朗普总统第一次就金正恩的弃核意志表示了怀疑。特朗普总统之所以怀疑金正恩的弃核意志,是因为朝鲜拒绝了美国想用终战宣言交换核设施名录的提议。目前,美国媒体都预计如果跟朝鲜的对话完全破裂,11月的中间选举之后美国有可能研究更为强有力的对朝制裁或者军事行动。要想打破目前的僵局,朝鲜和美国在“终战宣言优先”和“无核化优先”的立场上找到交接点。南北首脑于4月27日举行的板门店首脑会晤上就朝鲜半岛的终战宣言进行了协商,6月12日的新加坡美朝首脑会晤上美国也对此表示了支持。可是4.27板门店会晤和6.12新加坡会晤都是为了实现朝鲜的无核化。金正恩应该弄清就算提交了核设施目录,也不会马上开始朝鲜的核武器废弃过程。应该果断地接受美国想用核设施目录交换终战宣言的提议。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韩国总统文在寅将于九月访问朝鲜平壤,朝鲜半岛的无核化将进行第二轮的首脑外交协议。这次的首脑会晤焦点也应该放在朝鲜的弃核问题上。要想取得成果,韩国和美国应在终战宣言时期与条件问题上达成一致。目前,韩媒就终战宣言问题立场并不一致。南美希望尽早签署终战协议,但美国的前提条件是无核化。虽然朝鲜还没有向无核化迈上第一步,但一些人希望用终战宣言推进无核化过程。可是韩美一贯的立场是朝鲜在废弃核武器与导弹问题上采取相当充分的行动之前,将继续进行对朝制裁。也就是说,这种立场会让韩美之间发生龟裂。对朝鲜进行单方性的让步很难取得成功。所以至今为止跟朝鲜进行的无核化磋商中一直强调了“行动对行动”的原则。如果美国和韩国在朝鲜的无核化问题上不能保持同样的声音,最大受惠者将是朝鲜。

[太永浩 评论] 在第三次南北首脑会谈上把终战宣言和无核化装进一个篮子里

举行4.27南北首脑会谈已经过了100天,美朝首脑会谈也过了两个月,可是世界瞩目的朝鲜无核化过程却陷入了僵局。朝鲜表示应根据美朝首脑会谈协议先签署终战宣言,然后进入无核化过程。而美国则认为新加坡协议的核心是“先实施朝鲜无核化”,要求朝鲜先申报核设施和发表无核化进程等无核化计划。朝鲜和美国就只有一张分量的新加坡协议各持己见,是因为没有把无核化过程和朝鲜半岛和平问题放在一篮子里,没有明确阐明实施步骤。在这种情况下,有消息说将在9月前在平壤举行第三次南北首脑会晤,是给人们新的期待与希望的事情。在一年的时间里南北首脑举行三次会晤,是朝鲜半岛分裂以来的第一次事件,是值得欢迎的事情。现在世界关注新的南北首脑会晤将对陷入僵局的朝鲜无核化问题带来什么样的生机。如果要想不辜负国际社会的期待,韩国应该向朝鲜明确阐明“不要绕弯子,应该先推进无核化过程才能实现朝鲜半岛的和平与无核化,也才能解除对朝制裁”的“顺序”问题。在第三次首脑会谈上,应该把签订终战宣言的问题、朝鲜无核化时间表、核设施目录等推进无核化的方案都放进一个篮子里进行探讨。这样才能克服围绕板门店宣言和美朝新加坡协议产生的各自己见,让朝鲜和美国走上无核化与终战宣言,解除部分对朝制裁的路途上。如果南北首脑进行三次会晤也没能提出明确的无核化进程,美国只能更加怀疑朝鲜的无核化意志,也可能不再信任韩国政府了。事实上,终战宣言是南与北,朝鲜和美国结束停战状态,走上和平之路的政治宣言。如果不发表放弃斗殴走向和平的宣言,无法提出废弃瞄准对方的核武器的蓝图,那么是说要坚持“拥核条件下的和平”。目前,朝鲜说自己已经全面停止核试验和发射火箭,爆破了试验场,所以应该签署终战宣言,并撤回联合国安理会的第2356号、2371号、2375号对朝制裁决议。朝鲜之所以没有提及联合国于去年年末针对朝鲜试射洲际导弹而签署的2397号制裁决议,是想在签署终战宣言后,在成功签署和平协定的过渡期内继续拥有核武器和洲际导弹。核武器会让我们民族陷入核惨剧,所以只有在跟朝鲜放弃核武器紧密相连,南北之间的和解、合作和交流才能更加巩固和持续发展下去。

[太永浩 评论] 朝鲜使韩国国情院赶出太永浩的谎言

7月31日,朝鲜在对南网络媒体《民族同心(uriminzokkiri)》表示,我因为朝鲜的强硬措施和南朝鲜的民心,从隶属于国情院的国家安保战略研究院赶了出来,虽然失去了研究员的资格却毫无醒悟地继续埋头于反北阴谋诡计之中。5月19日,朝鲜威胁韩国政府说,如果不采取特别措施让太永浩闭嘴,就会面临取消南北高层会谈等严重事态。之后过了一个半月,又一次打开了炮门。金正日执政时期,朝鲜采取了无视脱北民反北活动的政策。可是脱北民人数超过3万名,脱北民为2014年联合国发表的《朝鲜人权情况调查报告书》编写提供决定性的证词之后,对脱北民开展了人身攻击。朝鲜对脱北民进行人身攻击,目的在于削弱脱北民在世界各地开展的统一活动。可是朝鲜这次对我进行的人身攻击跟以往的不太一样。他们强调说,由于朝鲜的强硬立场,我被取消了国情院国家安保战略研究院研究员的资格。2011年,朝鲜保卫部副部长柳京(音)被枪毙的时候,向朝鲜内部散布了柳京访问首尔时跟韩国国情院私通的消息。这次他们是想通过连太永浩也都能从隶属于国情院的机构中赶出去,来告诉在海外的朝鲜人自己对韩国的掌控程度有多大,给人们产生恐怖心理。据说,朝鲜最近对百姓们教育道,韩国的执政党是进步党派,就算逃到韩国也会像太永浩或者柳京饭店的负责人那样成为“坐冷板凳的人”。朝鲜说的像是自己可以随心所欲地摆弄韩国。动用谎言也要防范脱北是因为脱北行为直接威胁着朝鲜的体制。朝鲜这次攻击我的时候犯下了两个错误。一个是自行暴露了朝鲜的核战略。另一个是重复了来到海外的所有朝鲜人都不会相信的虚假事实,反证了自己的主张是不真实的诬陷宣传。最近,我在各种座谈中说道“朝鲜忍受不了联合国强有力的制裁而采取了绥化政策”,“6.12美朝共同声明是2005年9.19共同声明的倒退”,“不能分离终战宣言与无核化”等,朝鲜对此非常气愤。朝鲜主张签署终战宣言是建立朝鲜半岛和平体制的第一步,试图把终战宣言和无核化问题分离开来。可我不断揭露了他们的这种心思,他们感到不耐烦了。朝鲜还诬陷道,我在朝鲜驻英国大使馆工作的时候挪用了巨额国家资金,出卖了国家机密,甚至强奸了未成年少女,被召回朝鲜接受调查时怕受到处罚才逃跑了。在海外的朝鲜人都知道,像朝鲜驻英国大使馆这样的小机构一个月活动经费还不足1万美元,没有可挪用的资金。而且在海外的朝鲜人也都非常清楚,朝鲜当局为调查犯罪事件召回海外人员时,为了不让本人有所察觉会用其他工作上的理由让其出差到平壤。朝鲜当局公开表示我所写的书的题目为《三楼书记室的暗号》,可以说替我向海外的许许多多朝鲜人做了宣传,让他们便于在网上购买阅读了。这是一件值得积极评价的事情。深表谢意。

[太永浩 评论] 朝鲜终战宣言的目的是为了解除联合国司令部

6月27日是签署停战协定的65周年纪念日,朝鲜送回了美军遗体。此前有报道说,西海卫星发射场着手进行拆除工作。朝鲜说,履行朝美新加坡首脑会晤协议需要“循序渐进”,朝鲜正在按部就班地采取行动,美国需要用终战宣言进行回应。相反,美国则认为美朝首脑会晤的核心是朝鲜的无核化,在没有实际上的无核化措施的情况下,很难签署终战宣言。韩国的一些人士也要求,朝鲜认真地履行着美朝首脑会晤签署的协议,美国也应该用终战宣言进行答谢。事实上,朝鲜在美朝首脑会晤之后采取的解除部分导弹试验场,以及送还美军遗体等是与无核化相距甚远的炫耀性措施。 签署板门店宣言一个星期以前的4月20日,金正恩在党中央全员会议上强调说核武器是“守卫和平的宝剑,让后代永享幸福的根本保障”。7月初,还对党的核心干部们教育道“核武器是前一代领袖们留下的宝贵遗产,对我们来说没有核就等于死亡”。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几天前的上议院外交委员会听证会上表示,朝鲜在签署板门店宣言和举行美朝首脑会晤之后也“继续生产了核分裂物质”。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第三次访问朝鲜时达成协议组成无核化工作小组,可是朝鲜目前关注的只是终战宣言。朝鲜回避无核化的实质性措施,只关注终战宣言的目的在于保持核武器的情况下年内实现撤离驻韩美军的第一步,解除驻韩联合国司令部。 其实,韩美联合司令部拥有作战控制权,联合国司令部只负责跟停战协定有关的工作,所以并不是举足轻重的部门。可是驻韩联合国司令部形式上拥有参战国指挥权,并向联合国安理会提交活动报告。简而言之,联合国军表面上具有用武力保护韩国的义务,但实际上履行的是事先防范朝鲜半岛再次发生战争的遏制能力。 联合国军司令部包括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法国、挪威、泰国、英国等参加过朝鲜战争的国家。一些成员国还向朝鲜传递信息表示,将派军官或小规模人士参加韩美联合军演,若朝鲜半岛再次发生战争将跟韩国并肩战斗。我在朝鲜驻英国大使馆工作的时候,每当英国参加秃鹫、关键决心等韩美联合军演的时候,都会到英国外务省或国防省进行抗议。英国每次都会说,只是在履行作为联合军司令部成员国应尽的义务。中国担任联合国安理会成员国的情况下,如果再次发生类似于6.25战争等灾难,联合国安理会不可能签署派联合国部队的决议了。签署终战宣言之前,美国和韩国应该要求朝鲜开始采取不可回转的弃核措施。为进行磋商,朝鲜应该在可验证的框架内进行解除西海卫星发射场的工作,用相互可确认的无核化措施进行回应,为签署终战宣言营造有利的环境。如果朝鲜对无核化措施的验证采取一贯的消极态度,人们会怀疑无核化的诚意,今年内也就很难签署终战宣言。

[太永浩 评论] 金正恩对无核化表现出诚意才能避免经济危机

前不久,金正恩视察咸镜北道地区发电厂和工厂的时候斥责工作人员们“厚脸皮”,“不像话”。据说还批评了在朝鲜享有无上权力的党中央组织部。金正恩的本义是,本人为“不让百姓勒紧腰带”毫无停息地进行现场指导,可是党中央委员会、内阁等朝鲜党政机构体系运作不通畅。可以说是为推卸愈演愈烈的朝鲜经济不景气现象而寻找“替罪羊”。受谴责的应该是因莽撞的核开发引发对朝制裁的金正恩本人,以及不符合朝鲜现实的社会主义经济运行方式。封闭的社会、残酷践踏工作人员创造性的独裁统治、党与内阁、军队与军备等四分五裂各顾各的经济领导方式造就了如今落后的朝鲜。据悉,在对朝制裁的影响下,朝鲜去年的经济负增长了3.5%。这是90年代“苦难的行军”之后二十年来最严峻的现象。朝鲜若想摆脱目前的经济危机,就应该放弃领导人支配一切的专制主义经济运行方式,扩大市场运行方式。在过去的四十年时间里,中国和越南引进市场经济原理,在亚洲成为发展最快的国家。朝鲜最优先采取的措施就是开始无核化进程,摆脱对朝制裁。可是最近从朝鲜传出的信号让人怀疑,朝鲜是不是想逐渐脱离无核化过程。当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访问平壤商讨无核化的具体问题,朝鲜就说他是“强盗”;20日还批判文在寅总统在“乱动嘴舌,像是成了判官”,“毫无价值的指手画脚”。说对方是“强盗”,“别说是驾驶员,连当副驾驶的资格都没有”是非常没有礼貌的行为。可是如果朝鲜不开始进行无核化,美国也将会再次勒紧对朝制裁的缰绳,朝鲜经济也会加快崩溃的步伐。开发核武器需要巨额资金,维持核武器需要更庞大的费用。金正恩应该铭记朝鲜经济没有能力承担开发与拥有核武器费用的现实。核武器绝不会给金正恩带来经济繁荣。由于金正恩超乎常理的大胆举措,韩国对金正恩的期待和评价都非常高。只要金正恩放弃核武器,韩国和国际社会会对金正恩进行慷慨的支援。

[太永浩 评论] 解决终战宣言问题应该结合朝鲜的无核化过程

举行南北首脑会晤和美朝首脑会晤没过多长时间,就已经对朝鲜的无核化出现了怀疑和肯 定的两种立场。争论点是:南北、美朝首脑会晤的基本精神是“营造信赖环境”,所以应该推迟跟朝鲜进行无核化磋商,还是应该加快无核化。朝鲜说两个首脑会晤的基本精神是“改善关系,构筑和平体制,营造信赖环境”。而美国的态度则是“营造信任关系的最终目标是实现无核化,所以一开始就应该磋商无核化问题。”之前,最优先应该解决的就是签署终战宣言。朝鲜说,南北、美朝首脑会晤上已经达成协议,在今年内签署终战宣言,所以应该按日程推进有关事宜。韩国的一些专家也认为,不能把朝鲜的无核化问题跟签署终战宣言的问题联系起来,签署终战宣言会成为推动朝鲜无核化的手段。进而批判美国消极应对签署终战宣言的态度,站在了朝鲜这一边。  他们认为,朝鲜的金正恩也想弃核,如果美国和韩国迎合他的本意,送给他“终战宣言礼物”,金正恩也就更有理由实现无核化了。如果继续开展这种理论,7月初访问朝鲜提出弃核问题而不是终战宣言的美国就陷入窘境了。在新加坡举行美朝首脑会晤只过了一个月的时间,对首脑会晤协议怎么会这么早就出现两种截然相反的解释呢?这是因为韩国和美国在南北、美朝首脑会晤上对朝鲜无核化的范围和验证的最关键问题上采取了迂回战略,留下了“战略模糊性”。2005年的9.19共同声明,2007年的2.13协议和10.3协议上也没有具体阐明朝鲜无核化的申报对象和验证方式等核心问题,遗留下了可进行不同解释的余地。也没有规定朝鲜弃核与体制保障之间的履行及关联性、补偿程序等。这种模糊性引发了之后的朝核僵局。一些人认为,终战宣言是不受法律约束的政治宣言,不用从朝鲜那里得到相应的代价,作为礼物送给朝鲜也不会有问题。在朝鲜无核化之前,我们为营造信任关系能提供给朝鲜的非常多。比如取消韩美联合军演、终战宣言、放缓制裁、签署和平协定等。可是我们通过这些善意措施能从朝鲜得到什么“等价物”呢?谁都不知道,谁也没有跟朝鲜进行过具体的协商。朝鲜想用废除弹道导弹火箭试验场换取终战宣言。可是如果我们没有从朝鲜那里得到放弃所有核武器和核计划的政治承诺,就送给朝鲜终战宣言这一礼物,我们只能一让再让。最起码应该根据9.19共同声明,用“放弃所有核武器与核计划的政治宣言”来交换终战宣言。如果把终战宣言和朝鲜弃核作为两个不同的问题来处理,我们这个时代也可能很难实现朝鲜弃核。

[太永浩 评论]“美国的要求是强盗行径”,应向朝鲜提出强有力的无核化方案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的访问朝鲜也没有取得任何成果。蓬佩奥本人表示:“会谈取得了进展。组成了工作小组,将进一步磋商无核化问题。”可是朝鲜外务省却评价说,蓬佩奥访问朝鲜后朝美关系面临了“动摇(他们)无核化的危险局面”。这表明,在特朗普发表声明表示取消朝美首脑会晤之后,慌忙到板门店找文在寅总统,派金永哲到华盛顿的金正恩有了松一口气的闲暇了。有了中国这一强有力的后盾,通过南北、朝美首脑会晤取得了初步成果的情况下,想悠闲地进行磋商了。值得庆幸的是,我们能够通过朝鲜外务省发言人之口知道了朝鲜一直强调的朝核问题的“阶段性、同时性解决方案”是什么。朝鲜的立场是,根据“先建立信任关系后,根据美朝首脑会晤的结果”采取无核化措施的一环,废除洲际导弹引擎试验场,作为“等价条件”要求美国拿出终战宣言。也就是说,签署终战宣言后,在进一步磋商解除制裁、构建和平保障体系、无核化等。朝鲜已经表示将送还美军遗体。而已经宣布暂缓韩美联合军演的情况下,美国表示采取更加具体的无核化措施才能磋商终战宣言。朝鲜的立场让人怀疑,朝鲜制定出复杂的无核化履行步骤后,每个阶段都要求进行补偿,最终不会走上无核化。6.12美朝首脑会晤之后一直蒙在鼓里的美国与朝鲜之间关于无核化的问题,终于露出了本质上的不一致。朝鲜外务省发言人的声明强调说,朝美首脑会晤的精神是相互信任,要求进行完全和可验证的无核化是强盗行径。通过两国之间的立场差距我们可以知道,国家首脑们发表的共同协议书上,每一个句子,每一个语句的顺序等,对今后的具体履行过程起着多么重要的影响。在朝鲜,外务省发言人的声明需要有几十名专家共同研究措辞,最终还需要经得金正恩的同意才能进行发表。也就是说,朝鲜制定文件是通过缜密计算来安排语句和言语顺序。在6.12美朝首脑协议书并没能纳入朝鲜无核化的具体进程,美国放弃了几年来一直坚持的“先无核化,后对话”的立场,采用了“先构筑信任关系,后无核化”的语句。在今后跟美国的协商中,朝鲜会不断拿出美朝首脑会晤协议书,把对方赶进角落里,美国很难掌握主导权。可是美国手中有对朝制裁这一巨大的筹码。目前,金正恩想在朝鲜建国70周年9月9日之前,跟美国发表终战宣言并缓解对朝制裁,在百姓心目中树立无所不能的伟大领导人形象。所以会想继续开展跟美国的协商。朝鲜外务省发言人在声明中批判蓬佩奥的同时还表示,“依然保持信赖”来捧特朗普总统。可见他们担心过分的言语会打破磋商契机。所以,美国今后会采取何种战术至关重要。目前,美国和韩国没有明确公布实现朝鲜无核化的具体方案。韩国是想把改善南北关系作为无核化的诱饵,美国是想如果出现问题就使用进一步的制裁筹码。就朝鲜外务省发言人所评价的“强盗般的要求”,美国和韩国应致以明确的答复。美国和韩国应该提出能与终战宣言对换的朝鲜无核化具体要求,并明确指出如果没有履行要求,不仅是终战宣言会成为泡影,也不会解除制裁。美国面临11月的中期选举之际,不能表现出想在朝鲜无核化问题上尽快取得成果的心态。俗话说渴而掘井。目前口渴的是朝鲜。朝鲜一贯的做法是处境艰辛就会出来进行对话,一旦度过危机就会离桌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