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2 C
Pyongyang
August 16, 2022

朝鲜呼吁“齐心协力”开展抗洪工作

朝鲜当局向各道农村经营委员会提供抗洪模范单位的资料,要求减少雨季农作物受灾情况。 9日,咸镜北道消息人士对DailyNK表示:“政府向全国所有经营委员会强调抗洪对策的同时,用积极开展抗洪工作的模范单位来进行刺激,并要求做好彻底的准备。” 据消息人士介绍,5日咸镜北道经营委员会根据指示利用积极开展抗洪工作的模范资料进行了讲演会,并呼吁所有百姓齐心协力开展抗洪工作。 据悉,讲演会上使用的资料是黄海北道经营委员会为防范洪灾开展水渠整顿、水田管理、巡查、整修农田水渠、补修田埂等工作的内容。 会上强调说,在黄海北道所有能劳动的人齐心协力开展了农村抗洪工作,应该学习他们的模范行为。 消息人士说:“咸镜北道采纳了宣传内容,要求从14日开始14岁以上的男女老少都要参加当地指定的抗洪工作。” 消息人士说,还分摊开展了铁路、公路、隧道、公路水渠等整修工作。 据悉,咸镜北道经营委员会在讲演会上还表示,目前是给玉米施肥的时期,所以农场员们在开展抗洪工作的同时,要根据化肥不足的现实不能浪费化肥,要以身作则。 据悉,咸镜北道经营委员会还了解了各农场的化肥情况。当了解到清津市和金策市的化肥筹备情况较好,就要求上交几百公斤化肥用于支援其他农场,这引起了该地干部们的不满。 消息人士说:“农场干部们对道经营委员会今年没有供应化肥却了解农场的化肥拥有量表示了不满。还直接批判道,经营委员会是保障道内各农场经营的机构,可是要夺走通过借钱辛辛苦苦筹备的化肥供应给别的农场,难道这也是道经营委员会的使命吗?”

发烧患者“零”是“党的领导和百姓的一致性带来的成果”

据悉,朝鲜咸镜北道举办了再次强调紧急防疫的讲演会。朝鲜接连几天主张没有发生新的发烧患者,也没有正在治疗的确诊患者的情况下,有可能会宣布新冠肺炎终止,但是内部却没有放松防疫措施。 9日,据DailyNK咸镜北道消息人士介绍,最近清津市针对党员和工人进行了“关于严守紧急防疫措施,坚定守护防疫壁垒”的讲演会。 朝鲜在讲演中称赞道:“新型新冠肺炎席卷世界,世界各地出现确诊患者的情况下,我国再也没有发生新的发烧患者。能够坚守国家的安全和人民的生命与健康,是我党具有先见之明的领导和一心一意跟随党中央指令的全体人民高度自觉和一致性带来的自豪的成果。” 为的是刻画封锁和隔离为主的防疫政策的成功,强调正当性的同时,消除百姓的不满情绪,笼络民心。 朝鲜在资料中还强调:“我们应珍惜已经取得的防疫成果,不断巩固已有的成果尽全力保障国家的安全和人民的安宁。”“在长期的紧急防疫工作下要保持最大的警惕心,重新检查紧急防疫工作,把紧急防疫工作转换成大众自身的工作。” “紧急防疫法第55条第4项规定,‘在公民和共和国领域的外国人必须要佩戴口罩,保持一定的距离’。”“所有领域、所有单位干部和工作人员都要熟知这种紧急防疫法规定,不能进行违法行为。” 资料还指出:“目前,一些单位和百姓陶醉于今天的防疫形式放松了警惕,出现了一些偏向现象。”“对此应该从党、行政、法律角度加强斗争。” 也就是说,紧急防疫初期所有人都主动佩戴了口罩,可是最近出现了白天移动时不戴口罩的现象。 据悉,讲演者还嘱托大家遵守防疫规则说:“最近没有发生新的发烧患者,所以一些百姓不遵守防疫尊则。这种行为会成为危害国家安全和人民安宁的要素。” 可是参加此次讲演会的党员和工人们则表示:“因为防疫措施都苦不堪言了。”“听了讲演不知道是要进一步加强防御措施,还是要解除措施。” 消息人士说:“政府在讲演会上说最近在进防疫上取得的成果都有赖于党员和工作人员。可是这是想借紧急防疫之名严控百姓的手段。” 5日,朝鲜劳动新闻报道说:“在一周的时间里没有发生新的发烧患者,接受治疗的患者都痊愈出院,国家整体的防疫局势进入了稳定局面。”

汇率、原材料价格上涨,露天商贩“叫苦连天”……卖房多进山中

据悉,最近朝鲜的美元汇率和原材料价格上涨,在街上做生意维持生活的百姓们境遇越来越艰难了。 8日,据DailyNK两江道消息人士介绍,上个月中旬开始惠山市越来越多的露天商贩放弃了做生意。 首先,美元汇率上涨以来批发商们提高了物品价格,可是卖东西的商贩们却不能提高价格,亏损越来越多了。 例如,1美元汇率从7000朝元涨了1000朝元成了8000朝元,批发商们就根据汇率从露天商贩那里多收商品价(14.2%)。也就是过去用10万朝元买的东西,在汇率上涨后就要给11万4200朝元了。 也就是说,随着汇率上涨露天商贩从批发商够卖东西的时候需要多交钱,可是销售东西的时候只要价格上涨一点儿就卖不出去,所以亏损越来越多了。 据消息人士介绍,卖大米的一个百姓说:“这次深深地感到了拥有美元非常重要。”“美元汇率上涨了,批发商就要求用美元结账。如果用国币购买亏损就大了,所以不太信任国币了。” 其次,原材料价格的上涨也打击了露天商贩的生意活动。 实际上原本1公斤3700朝元的人造肉,从上个月末开始涨到了5300朝元。大米价格也不断上涨,现在1公斤大米售价是6000多朝元了。原材料价格上涨就需要提高售价或者调整原材料量,可是如果这样就没有人购买,很难继续做生意了。 据消息人士介绍,在街上卖了5年多人造肉饭的一位惠山市百姓表示:“最近做1公斤人造肉饭,一整天也卖不出去三分之一。”“每天都怀着侥幸心理去做生意,可是卖不出去的日子越来越多,现在已经没有了本钱,可能要放弃生意了。” 消息人士说:“因为人造肉饭价钱便宜量还多,能吃饱肚子,所以很有人气。”“消费者大都是生活艰苦的百姓,如果量减少了,价格还涨了,当然就没有人买了。” 因为美元汇率和原材料价格上涨,露天商贩们的生活越来越艰苦了。据说,惠山市惠化洞的一位露天商贩说“远离世界”卖了房屋,带着家眷进到深山老林中过起了帐篷生活。 消息人士说:“最近卖房进入山里的百姓增多了。”“也就是说生活变得非常艰苦了。可是让人心寒的是政府不管这种情况,只热衷于体制宣传。”

朝鲜党中央军事委员会下令实施联合军演……对抗韩美联合军演?

最近,朝鲜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向党、政、军、保卫、安全机构下达了实施联合军演的指示。 党中央军事委员会是决定军事政策,统帅和指挥全军的核心机构。韩美计划在8月22日到9月1日实施联合军演的情况下,想通过所有武装力量的联合训练营造高度的紧张局势。 8日,DailyNK朝鲜内部消息人士介绍,7月29日举行的党中央军事委员会上向党、政、军、保卫、安全机构下达了7月30日到8月30日实施联合军事训练的指示。 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在指示中表示:“最近,美帝国主义和南朝鲜傀儡们不断扩大针对我共和国的战争演习。”“要做好一切战斗准备,若疯狂开展反共和国阴谋诡计的敌人敢侵犯我共和国领土,随时粉碎敌人。” 指示还强调:“各保卫、安全机构、民防部队要与驻扎部队重新协商完成消灭敌人特工队、间谍、破坏暗害分子,以及镇压不纯敌对分子们的示威、骚乱、暴动等作战计划。” 还要求各级党、政机构毫不吝啬地保障联合军演所需的一切人力物力上的支援。 据悉,在上述指示下,各地给车辆披上了伪装,进行紧急集合等营造了训练氛围。 据消息人士介绍,最近咸镜北道清津市,中朝边境地区会宁市和茂山郡等驻扎部队和保卫、安全武装组织、民防部队联合实施了紧急集合、隐蔽、山中搜索等各种训练。 因为此次训练是根据党中央军事委员会的指示开展的,所以党政机构的高层干部也参加了训练,各地机构负责人和部队指挥员在军事指挥部和现场轮流值班,保持着万无一失的战斗动员态势。 消息人士说:“道党委员会高层干部和部队指挥员开展联合指挥和训练是非常罕见的。”“这里形成了马上就能打仗的高度的紧张感。” 金正恩国务委员长在上个月末举行的战胜节(签署停战协定之日)69周年纪念活动上表示:“听了南朝鲜部队流氓们最近说出的数不胜数的胡言乱语,还一个不落地关注了跟美国一起进行的所有军事活动。”“不能坐视尹锡悦和其军事流氓们的丑态和莽撞行为。”

老兵直言战胜节宣传“伪善”而成为“整理对象”送进管理所

参加过朝鲜战争的朝鲜人民军战争老兵金某在每年战胜节(7月27日,停战协定签署日)临近的7月初就背诵党宣传部提供的台词,出席老兵相逢会反复说同样的一句话。 “祖国解放战争(朝鲜战争)时期,我们为党和领袖献出了青春和生命。” 可是每当参加完活动回来后,金某对朋友和孩子们常说的是另一句话。 “17岁的时候不知道‘为党和领袖’这样的话。是为‘保护故乡的土地’拼死作战的。” 金某的故乡是平安南道蒙山郡。1950年17岁的他被征兵入伍参加了朝鲜战争。1952年初因负伤转业,安排到地方生产子弹的一家军工厂工作,作为荣誉军人受到了参战老兵的待遇过了平稳的生活。 可是,去年的战胜节老兵相逢会后过了两个月左右,9月的某一天凌晨,他和儿子夫妻等人突然销声匿迹了。一家人突然失踪,村里的人都非常惊讶了。 后来,老兵金某的儿子工作的工厂党委员会接到了国家保卫省的通知,周边的人才猜到了金某一家人突然消失的理由。 朝鲜保卫部表示,金某说“战胜一代为党和领袖守卫了祖国”的宣传教育是“夸张”或者“伪善”等,因此决定把金某作为“整理对象”进行处理,为了他从社会完全隔离开来送进了管理所。 也就是说,作为享受国家待遇的人没有让后代传承誓死保卫领袖的精神,而是神魂颠倒和模糊不清的记忆下说出了反政府和反动思想言语,因此送进了管理所。 去年的战胜节前夕,金某参加某一部队举行的老兵相逢会后回到家,跟平时经常往来的同村亲友一起喝酒时说道: “今天根据宣传部的要求说了‘为党和领袖献出了青春和生命’,可是我在相逢会上几十年如一日地进行的宣传都不是事实,是因为宣传部给写了这句话才说的。2015年的战胜节相逢会上我还亲临战场般讲述了没有经历过的战斗。俗话说嘴歪也要说真话,事实上宣传部的教育内容都是夸张和虚假的。” 正因为金某的这种直言不讳,保卫部才把他作为“整理对象”送进了管理所。 百姓们对国家优待的战争老兵被捕大吃一惊的时候,保卫部说:“并不是所有的老兵都一样,也有很多人值得怀疑。”“他虽然是老兵,可是过去只能干杂活儿是因为他的思想有问题。” 保卫部就跟金某一起受处罚的家人表示:“父母是革命家,子女并不一定也是革命家。反动老兵的家人也一同被处罚,可以以此为典型让青年们提高思想觉悟。” 朝鲜依然以战胜节为契机,吹捧老兵们的贡献,教育青年们应改为党和领袖献出一切。可是一旦认为不符合体制的利益,或者阻碍了宣传,就不管是革命前辈还是光荣家庭,瞬间会被处理掉。

朝鲜海外劳工倾吐……“也没能给母亲送终……后悔来到国外”

朝鲜为防范新冠肺炎封锁边境以来,派到海外的工人好几年都没能回国。据悉,目前派到中国的朝鲜工人们只往返于宿舍和工厂,实际上过着监禁的生活。 本报曾采访了居住在朝鲜的海外劳工家属,报道了想念长期没能回国的家人,期待他们早点回家的家属们的心情。 之后,本报采访了目前派到中国的朝鲜海外劳工。 在华朝鲜劳工们也非常想念长期没能见面的国内家属,对自己的现状表现出了悲观情绪。接受采访的劳工倾吐说,不能经常跟家属联系,还因为过多的党资金任务还没有赚到钱。 也就是说,派到海外的朝鲜劳工不仅没有实现赚大钱回国的目标,而且面对不知何时能回国的现状感到非常烦闷。 下面是跟派到中国的朝鲜劳工进行的一问一答。 问:在中国工作多长时间了?多长时间没能回国呢? 答:在中国工作已经三年,没回国也已经两年7个月了。以前每个月都能回一趟新义州。2019年12月回去过一次后再也没能回去。 问:知道在国内的家属们的消息吗? 答:通过公司听到了母亲去世的消息。过去能跟家人通话,可是现在干脆不可能了。(当时朝鲜)非常担心新冠肺炎流入,所以没能回国。也有人失去了丈夫或妻子。在这里的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并不只是一两个人,几十名都有自己难念的经。 问:肯定是很想见家人了,最想说什么? 答:想快点儿见到家人。特别是想见孩子。 问: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国吗?听说身体不舒服的人可以暂时回国,是真的吗? 答:只想早点儿回国。当局现在也说(新冠肺炎局势)好转了就能回去,可是今年好像也不可能了。去年说身体不适的人员可以提前回去并进行了登记,可到现在还没有消息。 问:给家人汇钱吗? 答:过去每个月都回过一次新义州。我也是2019年年末回过一次新义州,当时给家人带了钱,可是到现在还没能汇钱。回新义州前,一般在丹东用500~600元人民币左右购买东西。在丹东一般购买服装回新义州。家人从地方到新义州,就把购买的东西和钱给家人。 问:后不后悔到海外工作? 答:每天都后悔。还没赚到多少钱。因为新冠肺炎之后当局的任务非常多,要求上交的资金比以前多。当局向社长布置任务,社长为了得到当局的信任每月从工人手中收钱上交到当局。社长说“回到祖国就会还给我们”,可是回到祖国的社长哪里有钱还给几百名工人啊!不太相信。

金正恩演说“全歼尹锡悦政府和部队”,百姓有何反应?

据悉,金正恩国务委员长于7月27日在平壤祖国解放战争胜利纪念塔前举行的“战胜节”69周年纪念活动上进行的演说成了人们的热门话题。 2日,据DailyNK平壤消息人士介绍,最近金委员长在平壤举行的战胜节纪念活动上进行演说后,百姓们对领袖的崇拜之心、忠诚之心和对国家的自豪感不断上升了。 金委员长在演说中表示:“南朝鲜政府和军部的匪帮们想用军事跟我们对决,试图依赖某种特定的军事手段和方法先发制人地摧毁我们的部分军事力量,那是妄想。”“这种危险的企图会受到我们强有力的惩戒,尹锡悦政府和他的部队会被全歼。” 特别是金委员长指称尹锡悦总统的时候省略了总统称呼,直接表示:“再也不能坐视尹锡悦和其军事匪帮们的丑态和匹夫之勇。”“如果继续用强盗般的逻辑批判我们的自卫权,威胁我们的安全,助长军事上的紧张局势,会付出相应的代价。” 据消息人士介绍,朝鲜平壤的百姓对金委员长的演说反应非常热烈。 据消息人士介绍,平壤的一名百姓表示:“这次元首的演说让我们的心情一下子舒畅了。”“好像过去的辛苦都得到了补偿。” 另一位平壤百姓也表示:“我们元首的胆识和胆量是谁都比不了的。”“虽然美帝和他的随从们对我们共和国有所企图,可是只要元首在绝不会得逞。” 消息人士说:“元首之前没有使用过‘全歼’这个词。”“这次是对南朝鲜的强硬警告。” “听到此次演说的百姓们自豪地认为我们也成了向世界豪言壮语的自主国家了。”“很多百姓相信虽然目前还艰辛困苦,但只要相信元首,跟随元首,一定会迎来美好的一天。” 可是地方百姓却对金委员长的战胜节演说表示出不愉快的心情了。 平安南道消息人士介绍,平城市的一名百姓说:“天天说大话欺骗人民。如果真是那么伟大,我国早就应该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国家啊。”“在目前的这种生活环境下,不知道怎么能天天说出那种空话。” 平城市的另一名百姓说:“现在干脆不说统一了。”“别总说大话。不管是发射导弹还是发射大炮,最先要解决的是人民的吃喝问题,不是吗?” 韩国总统府国家安保室对金委员长直接提及尹总统的名字进行威胁表示了遗憾,并强调说:“政府对朝鲜进行的任何挑衅做好了进行强力而有效对应的万全准备,以坚定的韩美同盟为基础守护国家和国民的安全。”

两江道边境地区重启国家保卫省主导的“国家走私”

据悉,上个月朝鲜国家保卫省在两江道边境地区重新开展了被称为“国家走私”的非正式贸易。 4日,两江道消息人士对DailyNK表示:“上个月初和中旬,在国家保卫省的主导下在三池渊市和普天郡边境地区进行了国家走私。”“是为迎接7.27战胜节(签署停战协定之日)给百姓供应节日物资而进行的秘密走私。” 据消息人士介绍,在朝鲜国家保卫省的主导下,用中国东风卡车运进了粮食、面粉、食用油等节日供应食品。 据悉,从三池渊秘密引进的物品供应给了三池渊百姓,从普天郡走私进来的物品主要供应给了战争老兵、名誉军人,以及党、保卫、安全机构工作人员,只向普通百姓供应了剩下的少量物品。 消息人士说:“上个月27日在首都平壤举行了纪念战胜节的盛大的庆祝活动。三池渊有革命的圣山白头山,不能不给三池渊市百姓供应节日物品啊?”“可是只向三池渊供应物资,而不管两江道主要干部汇集的惠山市的话会引起不满情绪,所以也进口了供应给惠山市的物品。” 据悉,此次的走私也跟年初的秘密贸易一样,是在国家保卫省的主导下秘密进行的。 1月中旬,本报报道了两江道为在光明星节(2月16日,金正日诞辰)给百姓供应节日物资,通过三池渊市双头峰海关进行了秘密贸易的消息。 这次,国家保卫省进一步加强了特别警戒。这次走私使用的车辆不是民间车辆,而是由隶属于国家保卫省的士兵担任了司机,每辆车上还安排了两名国家保卫省要员。 消息人士说:“在新冠肺炎局势下全面封锁了边境,还采取了禁止人员随意流动的措施,遭受生活危机的百姓不满情绪相当高。”“可能是意识到了百姓们的不满情绪,国家保卫省为了严守进行贸易的秘密,贸易中排除了民间人员,只动员了保卫部工作人员。” 据悉,国家保卫省为进行走私,让道保卫局、市和郡保卫部选派的要员按照十米一人的方式进行了警戒。 看到这种森严的警戒,一些百姓们揣测“是不是元首到三池渊和惠山视察了?”

军工厂密集的慈江道的粮食危机严重……还出现饿死者

据悉,随着粮食危机,朝鲜最近不断出现“断粮户”的情况下,军工厂基地慈江道百姓也遭受着史上最严重的粮食紧缺。 3日,慈江道消息人士对DailyNK表示:“最近,江界市和万蒲市等一些城市出现了饿死者。”“在军工厂上班的江界市工人也因粮食供应不畅而遭受着严重的粮食危机。” 慈江道是军工厂密集的地区,大多数百姓是在军工厂工作的工人。新冠肺炎发生前,不仅有国家的粮食供应,还可以从工厂偷取金属进行销售等生活上没有问题。可是因为长期的边境封锁措施,慈江道百姓也遭受到了多重生活危机。 在边境封锁下金属走私渠道被堵,普通百姓丧失了购买粮食的基本能力,断粮户也不断增加了。 据消息人士介绍,慈江道百姓从今年2月开始遭受了粮食危机.特别是从3月开始完全中断了时断时续的粮食供应,依靠到单位上班的1名工人的供应来维持整个家庭的生活了。 因此,家庭成员多的家庭因为粮食紧缺,孩子不能上学,甚至一些家庭饿得都爬不起来了。 跟过去彻底保障军工厂工作人员供应的情况相比,可以略知一二朝鲜目前的粮食情况有多严重了。 消息人士说:“江界市百姓一般跟两江道惠山市进行往来,根据每季节的走私物品需求提供物品赚了钱。可是因为新冠肺炎封锁边境长达两年多以来,钱已经花光,供应也时断时续,面临着各种艰辛。” 在这种情况下,据悉6月末的时候江界市发生了老年夫妇饿死的事件。消息人士说,发现老年夫妇遗体的家里连一粒米和一粒盐都没有,让左邻右舍深感惋惜。 不仅如此,据消息人士介绍上个月中旬,万蒲市江岸洞的一位女性忍受不了生活危机寻了短见。 消息人士说:“最近到处发生了因粮食危机死亡的事件,百姓们越来越感到不安了。”“百姓们期待要么开放边境,要么供应粮食等,希望政府能拿出对策。”

胜湖里收容所变更用途……变成高层干部、机密设施工作人员锻炼队

据悉,朝鲜变更了2020年新建的胜湖里政治犯收容所的用途。据消息人士介绍,胜湖里收容所变成了专门关押高等干部的设施,以前的在押犯都转移到了其他地方。 3日,DailyNK朝鲜内部消息人士表示:“6月中旬解散了胜湖里管理所(政治犯收容所)。”“在押的人员转移到了耀德(收容所)、14号(平安南道介川,国家保卫省管理)、17号(平安南道介川,社会安全省管理)和18号(平安南道北仓)等教化所。” 2020年末,本报报道了朝鲜为关押违反新冠肺炎防疫规定的人员,在黄海北道胜湖里新建政治犯收容所的消息。 消息人士表示:“胜湖里管理所变更为社会安全省特别搜查局的锻炼队。”“被称为75号锻炼队。” 社会安全省特别搜查局过去称为特被保安局,是调查高层干部和秘密基地工作人员的机构。也就是说,胜湖里管理所变成了关押高层干部和保安机构工作人员的劳动锻炼队。 消息人士说:“锻炼队的服役期限一般为3个月到1年。”“这里是刑满释放的地方,也可以转移到其他地方,可是按原则只关押劳动锻炼后回归到社会的人员。” 也就是暂时关押和教育高层干部或秘密机构工作人员的地方,不是完全从社会隔离开来的地方。 也可能是为了防范把高层干部或秘密机构工作人员连同普通百姓关押在一起时发生的泄漏秘密等问题而采取的措施。 据消息人士介绍,因为死亡人数比新进人员多,所以虽然政治犯收容所的新进囚犯增多,可是整体数量却不断减少。 消息人士说:“大部分设施(收容所)的新进囚犯数量增多了。”“每个设施的总人数有增加的地方,也有减少的地方,都不太一样。” “总人数增加的地方是因为关押人员在传染病、饥饿、处罚下没有发生太多的死亡的情况下补充了人员。人员减少的地方虽然是补充人员多,或者定期都有新的囚犯送入,但是因为死亡人数过多而出现了减少现象。” 据消息人士介绍,国家保卫省的上半年调查结果显示,25号(清津)管理所书面上的定员人数为4万9000余名,可实际人数为3万6000余名。本报去年进行调查时,25号管理所在押犯人数为4万1000余名,一年内减少了5000名左右。 而且定员为3万名的16号(化城)管理所目前关押人员为2万8700多名。去年调查时,16号管理所在押人数为2万4000多名,增加了4700名左右。 消息人士表示,平山和16号管理所的在押人数增加了,可是14号、17号、18号、25号管理所的总人数却减少了。 此外,据消息人士介绍朝鲜对违反防疫规定的人员采取了从轻处罚的措施。 消息人士说:“目前,违反新冠肺炎防疫规定的人不再送进管理所,而是送到了锻炼队或者判教化徒刑了。”“相反,在执行防疫相关政策的时候引发事故,或者具有不纯意图的人送进了管理所。” 朝鲜曾采取了强硬处罚违反防疫规则人员,送进收容所的措施。可是从去年末开始对情节较轻的人员降低了处罚力度,而严肃处罚了直接或间接表示不满的人员。因为行政力量和关押设施能力有限,主要处罚了情节严重的人员。 可是针对违反排斥反动思想文化法或者阻碍团结等犯罪,不断加大了打击和处罚力度。 消息人士说:“据中央的统计显示,上半年因违反排斥反动思想文化法,700多名关进了17号管理所,1000多名押送到了25号管理所。”“首都和大城市现场揭发违反了排斥反动思想文化法时,将没收房屋和财产,已送到管理所。” “还下达指令,每月要抓捕平民百姓中有南朝鲜家属、说反动言语或者传播流言蜚语的五户家庭。所以上半年就有很多人受牵连关进了设施。”也就是说,向相关机构按月分配了任务,重点逮捕了特定阶层百姓,因此很多人被送进了收容所。 朝鲜有一种身份制度,把百姓大分为核心阶层、动摇阶层、敌对阶层,再把它细分为50多种类型进行管理。通过这种制度限制百姓选择居住地和职业的自由,并进行区别待遇。 消息人士说:“还逮捕了很多用手机向国外泄漏党、国家、军事机密的人员。”“10多名在政府临时常设委员会负责经济政策相关工作的人员也因反动言语关进了25号(收容所)。” “内部已经下达指令,要求下半年调查党、政、军、保卫、检察领域工作人员中阻碍唯一领导体系的不纯分子。”朝鲜在新冠肺炎和对朝制裁等影响下政治、社会、经济处于混乱局面,想通过团结体制来进一步加强公安统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