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访谈

珲春-罗先和黄金坪的联络道路设置围栏

【诺兰-董龙升的经济对谈】朝中经协的目标,目前还是以赚取外汇为主
记者 金素烈  |  2011-07-01 13:12
看韩语原文  
朝鲜对内外公开宣称2012年将会进入强盛大国,但是2012年就快要到了。高龄的金正日拖着老迈的身体在一年之内三次前往中国请求支持,被外界普遍认为这是不得已的选择。

虽然目前朝中经协逐渐强化,但是朝鲜经济的成绩仍然不是很明显,之间曾经被认为是强盛大国的重点事业‘平壤十万户建设’目前萎缩到原规模的1/4,由此看出,目前电力问题与财政困难已经到了相当严重的程度。粮食问题与配给制度目前还是看不出有复苏的迹象。

结果朝鲜的经济问题反而成为构筑金正恩三代世袭的绊脚石

29日,DailyNk为了纪念新刊物‘转换的目击者(Witness to Transformation)’的出版,本刊访问美国的朝鲜经济专家,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副所长-马可仕诺兰(Marcus Noland),并安排他与三星经济研究所经济安保组长董龙升见面,在29日下午进行了对谈。

对谈焦点主要在朝鲜粮食问题、朝鲜市场化、朝中经济合作还有国际社会的对朝政策,以此进行了2个小时的对话讨论。

ofggwu2/ycrLxbXAvCAoTWFyY3VzIE5vbGFuZCmjrLHLtcPJrbn6vMq+rbzD0dC+v8v5uLHL+bOk


(一)‘赚取外汇’被当作内部投资的费用

金正日在5月访问中国之后,加速开发罗津先锋市的朝中经济合作,对此,副所长诺兰表示根据港口业者的评价,罗津港将来可以建成一个可被充分利用的港口,并且在两国之间产生有利的结果。

但是,他补充说明,罗津先锋市的联络道路因为天气的关系(道路结冰)的关系,一年只能使用3~4个月,在朝中的边境地区在冬天的时候,每个月的贸易量也大幅的减少。

但是,罗津先锋因为处于孤立地区,所以估计对于朝鲜内部的经济几乎没有任何的影响,他说,根据目前的消息得知,罗津先锋地区的联外道路预定两旁要加设护栏(栏杆),也就是说,这是一个连结中国(与外部隔绝)的隧道。

对于黄金坪,他表示,对于开发黄金坪一事感到相当的疑惑,朝鲜似乎想透过这些孤立地区的开发计划,来赚取外汇。

对此问题,董龙升组长附带说明‘目前在黄金坪,往中国方向的道路两边都新设置了护栏,往朝鲜方向的道路目前仍维持原样。’

诺兰副所长强调,朝中经协的目标是为了成立孤立的‘赚取外汇的基地’,不是为了要发展朝鲜内部(经济效果),这点非常的重要。

董组长对此也表示类似的评价,他说,目前朝鲜式开放主要是在开城、金刚山、新义州、罗津先锋等四个地方进行,在这些开放的背后,主要目的是‘从这四个地区获取费用,来稳定其他地区’,‘透过这些地开放,反而切断内部改革开放的声浪’

但是董组长也说,朝鲜当局在怎么样,也无法消除开放所带来的效果,我们必须要注意朝中经济合作对朝鲜内部所带来的影响。

(二) 国际社会对朝制裁:对于朝鲜决定挑衅的影响不大

从朝鲜的军事挑衅来看国际社会对朝制裁,两位专家异口同声的表示,朝鲜在决定挑衅的过程当中,国际社会的对朝政策其实对朝鲜影响不大。

诺兰副所长表示,对朝制裁与朝鲜政权行动变化,两者摊开来看的话,朝鲜政权的行为是在考虑到内部政治所形成的决策,不管事韩国还是国际社会的制裁与怀柔策略,并不会造成任何的反应。

他也批评,一般来说,当一个政治实体成为制裁对象的时候,其实是很难获得实质效果的。

他说,对朝制裁虽然目的是在朝鲜核武问题,但是朝核问题与朝鲜政权之间有很大的利害关系,所以并不会有太大的效果。此外,为了要成功地制裁,所有的国家都必须要互相合作,但是朝鲜对大的贸易伙伴-中国,看起来并不是很关心制裁政策。

但是他说‘关于朝鲜出口大量杀伤武器(WMD)一事,目前有获得实质的效果’,他说,当朝鲜想要出口WMD的时候,周边国家都会出来直接阻挡,因为武器出口所获得的利益相当的高,所以阻止朝鲜输出到交易国的方面,目前效果显著。

ofggscu1w8mtufq8yr6tvMPR0L6/y/m4scv5s6TC7b/JysvFtcC8o6jT0qOp0+vI/dDHvq28w9HQvr/L+b6tvMOwsrGj1+mzpLatwfrJ/aOo1/OjqQ==


(三) 朝鲜的粮食外交,军方与其他依赖配给的阶层,目前状况已亮起红灯

对于粮食相关的问题,诺兰副所长表示,根据目前驻在朝鲜内部的粮食支持团体所叙述的内容,因为去年酷寒的严冬导致今年农耕时间发生延迟,再加上最近这几年耕作所需的肥料也相当的短缺,所以今年的收成量可能会低于去年的收成量,目前实在是令人担忧。

但是,董组长对于朝鲜将近十年的粮食问题,表示目前朝鲜有以下三个阶层▲获得稳定配给的阶层 ▲在市场上获得粮食的阶层 ▲配给或是粮食购买都被排除在外的阶层,董组长表示,今年朝鲜向国际社会要求粮援,这是否代表之前曾经受到稳定配给的阶层目前正面临着重大问题。

董组长也说,特别是金正恩在平壤促进‘平壤十万户建设’,在进行此建设的同时,提供军队粮食是相当重大的问题,由此来看,他个人认为目前确保粮食的行动是否已经失败了。

诺兰副所长表示,朝鲜对外交求粮食支持,被认为是为了2012年强盛大国所需的准备材料,虽然目前无法得知朝鲜的粮食库存量是否已经获得确保,但是从居民手中夺取粮食,明年再重新分发的政策,不管怎么看,都不是一个很高明的策略。

关于朝鲜粮食问题最根本的解决之道,诺兰副所长强调,当朝鲜的工业生产得到复苏,赚取外汇,再以这些外汇购买粮食,平衡供需平衡,这样子才可以彻底的解决问题。

特别在重建朝鲜经济相关展望,他表示,朝鲜的工业与矿业具有相当大的优势,将来韩国企业可以对此进行投资。
 
删除对方的猥亵语言、 广告等。
参与互动  0条评论
 
0 / 1500 bytes

朝鲜市场动向

2014.07.18
朝鲜圆 平壤 新义州 惠山
市场汇率 7,100 7,350 7,500
大米价格 4,250 4,380 4,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