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7 C
Pyongyang
August 19, 2022

“如今平壤市民为生存也要做‘倒卖’”

朝鲜各地为迎接金正日的65周岁生日而喧闹,而最近平壤居民那里却传来为生存疲于奔波的声音。 居住在平壤的李明燮(假名,69岁),为得到在中国居住的哥哥的帮助而来到咸镜北道稳城郡南阳区。 他在21日与DailyNK的通话中说“如今平壤居民的生活也很艰难。虽然还给配给,但只靠它根本无法维持生计。” “平壤的纪律和控制比地方更严厉,几乎所有男性都要上班。而大部分家庭主妇却利用综合市场和列车,往返地方做生意赚钱来贴补生计。” 他还说,“平壤居民不做倒卖生意也只能喝稀粥。干部们比以前‘苦难的行军’(90年代发生粮食危机时期)时更富裕,而一般劳动者名义上是平壤市民,其实跟地方并无差别。” “虽然还给粮食配给,但一个月份量中总缺一星期份量,缺少部分只能在市场上购买。” “不仅是大米,日常生活所必需的酱油、大酱、食用油、辣椒面、味素以及盐等食品和蔬菜,全部在市场购买。” 朝鲜给配给对象供给粮食时,一个月配给量中除去一周份量做军粮米。 “楼房内铺暖炕过冬” 平壤市一般劳动者一个月的工资是4,5千朝币,用这些钱在市场上只能卖到每公斤1100元朝币的大米4公斤。其它食品、蔬菜和衣类只能在综合市场购买。 “也就是说,除当局供应的粮食配给以外,其它全部生活必需品通过市场购买。购买生活必需品所需费用每月达10万元朝币。” “当局中断供暖已过10个年头。人们在楼房内铺暖炕,烧煤作饭还给房间供热。要想过冬,每户需准备2千公斤煤炭。” “我和妻子在综合市场做生意。妻子在综合市场柜台上卖面粉,我用手推车给她搬运面粉袋。” 如今,朝鲜的大部分居民如果不做买卖便很难维持生计。就算“革命之首都”平壤的居民,也不得不走上经商道路。 90年代粮食危机时期,大部分平壤市民还自豪自己居住在“革命之首都”。他们认为在供给待遇以及礼物等方面,受到的特殊照顾比地方多很多。 如今已过10年,给平壤市民的各种待遇几乎消失,被各种活动集中动员的辛劳却越来越多起来。 迎接“伟大领袖金正日将军时代”的平壤市民也正变成“普通市民”。

“逃亡的朝鲜警备队员中10多名已被捕”

2月4日,20余名警备队军人为逃避针对边境地区的朝鲜当局联合小组的逮捕而逃亡到中国。据传,其中10多名已经被捕并遣送到朝鲜。 20日,朝鲜消息通称“逃亡的10多名警备队员已经被捕并遣送到朝鲜了。”“据说,对他们的处罚也已经确定下来了。” 他说“据我所知,当局决定对他们当中职位最高的主谋处以死刑。” 在这之前,朝鲜当局为追捕逃亡军人,向中国紧急派遣了保卫部抓捕小组,并跟中国国家安全部一同进行了搜捕。除了被捕的10多名人员以外,其他逃亡警备队员还不知去向。 消息通说“目前,大幅度加强了边境地区和各道地区的警戒,通往边境地区的道路上都有武装军人把守,并对所有的过往车辆和居民进行检查。” 他还说,对经过各道警戒地区的政府车辆也一一进行检查。这表明当局要严肃处理此次逃亡事件。 他接着说“通往平壤-咸兴、平壤-香山、平壤-新义州的政府车辆也受到武装军人的检查。”“以往乘坐政府车辆通过一般的检查站时都顺利通过,不会受到检查。” 在朝鲜,要想用汽车通过道警戒,须向道保安局(地方警察厅)递交记录车辆使用目的和移动事由的“汽车运行申请书”后领取“通行证”。 此外,地方的车辆要进入平壤须从保安省(警察厅)得到“汽车认可号”,还要明确记录乘车人员数。 相反,政府(党、人民武力省、内阁、保安省、保卫部所属)车辆可以随意通过除了边境地区和停战线地区以外的任何地方。而且看车牌一眼就能知道是不是政府车辆,岗亭的军人和保安员们会按惯例顺利放行政府车辆。 消息通说,就因为如此“不仅是边境地区,连内地的气氛也很紧张。”“给为生存经常移动的贸易人士和倒卖商带来了很多麻烦。”

“会宁望乡保安支署发生火灾,2名嫌疑人逃逸”

朝鲜国内发生了在保安支署(派出所地区分所)纵火并放走简易拘留所的犯人的事件,引发不少震动。 21日,内部消息通传来消息说,上个月12日,关押在咸镜北道会宁市望乡洞的望乡保安支署简易拘留所的两名走私嫌疑犯趁一个男人在保安支署纵火,趁机逃窜。据说,逃犯们都是20几岁的年轻人。 他们之前跟中国进行走私活动。这一天由于一名居民的告发,走私品保管仓库被保安员们发现而被捕。被遣送到保安署受预审以前,暂时关押在保安支署。 当天晚上10点左右,保安支署武器库发生了疑似纵火的火灾,保安员们急忙去救火。据消息通说,走私犯们就趁这个机会弄破简易铁窗后逃跑的。望乡支署向整个会宁发出了紧急警报,全力追捕,却没能抓捕他们归案。 朝鲜的保安支署相当于我们的派出所,一般有15名保安员执勤,负责执行地区治安和监视居民的任务。但是,晚间却只有2-3名人员执勤。 保安支署为草拟嫌疑犯的陈述材料,以及把犯人遣送到保安署(警察局)之前暂时关押犯人等需要,设置了简易拘留所。嫌疑犯在保安支署接受调查后,会被移交到保安署,并根据案情分别送到侦察科或监察科。保安署预审科负责进行正式的侦察。 消息通说“最近在边境地区发生的事件,好像是被捕的青年们怕当局的严厉处罚才闯下的大祸端。”“在支署干出那样的事情是要掉脑袋的。”据推断,他们逃出拘留所后渡江到中国了。 发生望乡保安支署的逃逸事件后的第二天,会宁五山德保安支署也发生了3名嫌疑犯逃逸的事件。据说,犯人们是用铁锯锯断窗户上的铁栅栏后逃窜的。五山德支署位于会宁市松川洞金贞淑铜像附近的市内中心地区。 据说,五山德保安支署的逃犯也跟走私有关联。他们早就成为相关保安署的注意对象。当发现他们有走私嫌疑时,先被捕到保安支署,正准备对其住宅进行搜查。 消息通说“正在发生着过去连想都不敢想的事件。”“会宁地处边境,逃到中国也方便,这些人(走私犯)到中国还可以受到保护,所以才要逃跑。” 他说“因为是边境附近,所以他们可能是想逃出拘留所后逃到中国。”“内地很少发生这类事件。” 自90年代粮食危机以来,朝鲜保安员们毫无顾忌地收受贿赂,作出违规事情。所以形象和权威已经一落千丈。朝鲜居民们诉苦道:有钱没有做不到的事情,没钱没有做得到的事情。 在朝鲜还能经常见到居民拽着保安员的衣领跟他大打出手的情形。支署逃逸事件表明朝鲜当局的权威正在与日俱下,内部的逃离行为正在蔓延。

朝鲜贸易人员“查禁日本车,那我们坐什么车?”

据传,最近金正日发布了“国防委员会令”,回收朝鲜国内的所有日本产汽车。外界对消息的真伪表示关注。 19日,联合新闻引用朝鲜消息通的话报道“今年1月1日,金正日国防委员长参拜完锦绣山纪念宫殿后,出来的路上看到因故障挡在前面的日本产汽车,就下达了回收令。” 联合新闻报道,除了用金正日的名义送给电影演员和体育界人士的和人民保安省、军、工兵局等极少数机构的装备用车以外,其他日产汽车都要禁止使用及回收。 但是,在交通手段绝对紧缺的朝鲜,金正日的这一指示现实中是否可行是个疑问。 最近,朝鲜国内的非法汽车注册非常猖獗。所以,有些人主张“金正日的指示”是朝鲜当局对这一现象的内部取缔手段。 目前,朝鲜只有少数的高层干部乘坐奔驰轿车,大多数中层干部使用日本产轿车。再加上朝鲜总联盟中有亲戚的在日侨胞,日本产汽车数量就相当可观了。特别是,90年代初开始对中国进行的日本产汽车走私,更是普及了低价位的日本二手汽车。当然,一般百姓想都不敢想。 目前,低价位的日本二手车是朝鲜贸易人士最喜欢的汽车。事实上,说目前在朝鲜行使的轿车中大部分是日本产轿车也毫不夸张。 驻在中国丹东的朝鲜贸易人士H,在20日与记者进行通话时反问道“目前,由于电力短缺,只能用轿车出差到边境地区和其他地方。回收所有的日本轿车,那让我们怎么去?” 他说,2月初还在新义州使用了尼桑轿车。他还认为暂不论金正日下令从1月1日开始全面禁止使用日本轿车消息的真伪,现实中绝没有实现的可能性。 他谨慎地表示这可能是“查禁非法私家车的措施”。 H说,有钱人用机关单位的名义注册轿车后,个人偷偷使用的例子很多。这些大部分不向国家缴税,用机关单位的名义拿到车牌,机关单位以提供车牌的代价偷偷收受钱财。因为挂上机关单位的车牌就很容易拿到通行证,对进行贸易也有很多帮助。他推测,朝鲜当局可能是要取缔这一做法。 H还说,最近日本站在对朝经济制裁的最前列。金正日看不顺眼,可能说了一句。 80年代,朝鲜向各市、郡(地区)党书记和军队师长级人员提供过俄罗斯产伏尔加和罗马尼亚产达契亚轿车。但是,90年代初,随着东欧的没落,这些车由于没能及时得到汽车配件供给,大部分都报废了。 因此,90年代中期开始,朝鲜以每辆500-3000美元的价格从日本购买了大量二手轿车,并走私到中国挣了一大笔钱。一部分轿车普及到朝鲜国内。目前,有钱的朝鲜贸易人士的大部分日本轿车就是那个时期购买的。

“没搞好节日供应,难保经理职位”

14日,内部消息通传来消息说,为迎接16日的金正日65周岁生日,朝鲜沉浸在表忠诚活动的喧闹中。企事业单位的负责人却为筹办发给工人们的节日供应物资而焦头烂额。 13日,咸镜北道清津市某公司驻中国丹东贸易代表姜锡泰(假名)跟Daily NK的通话中说“最近,为了筹办节日特别供应物资而废寝忘食地工作。” 负责此次筹办企业职员节日物资的他,受企业经理的特别指示,1个月以前就来到丹东。他说“党下达了企业经理负责向职员发放将军(金正日)诞辰纪念日供应物资的指示。” 每到金日成和金正日生日,朝鲜按国家规定的价格向居民提供粮食供应和节日供应。国家规定的价格是市场价格的10%。党政机关和部队得到更丰厚的节日供应。但是,以前节日供应并不是企业负责的。 今年,金正日生日和春节相接,再加上核试验的成功,六方会谈的圆满结果等,朝鲜领导层倍受鼓舞,就把公休日延长到5天,给居民施与特别的恩惠。从2003年开始,金正日的生日超越金日成的生日,成为朝鲜最大的节日。 姜氏说“给职员供应了半个月的粮食和酒水、猪肉。”“如果节日供应物资出现问题,不仅是本人,连经理的晋升也会出现问题。”没有解决企事业单位节日供应的经理,不仅失去工人们的信任,还会得到党的否定。 姜氏说“像金正日生日这样朝鲜最大的节日也不能发放粮食,不能提供节日物资的经理就很难座稳位置。”“这还跟晋升有密切联系,一般企事业单位的经理就拼命筹办节日供应物资,唯恐比别人差。” 他说“过去重视的是出身成份和党性,但最近只要有挣钱的能力,经理就能乘胜前进。” 当问起没有能力的经理会怎样时,他说“那就任命有能力的人为贸易代表,让他全权负责外界贸易往来。” 姜氏说“也就是说,经理只是挂着名字,有能力的人起着真正经理的作用。”“连这也做不好的经理只能让位了。”接着又说“上边评价经理,也以节日时给职员提供多少粮食和副食品供应为标准。” 关于这种能力为核心的评价标准,脱北者金善周(假名)说“国家不能提供供应,却还要营造节日气氛,只能让企业经理们难受了。”“这种风气将会让那些注重党性或清廉度、顺应体制的干部们的处境越来越艰难。” 下面是跟姜氏的一问一答。 这次金正日的生日休息几天? 玩儿(休息)五天。企事业单位发表公文说将军的生日两天,春节三天,共玩儿五天。去年春节玩儿了三天。今年特别玩儿五天。玩儿五天是我一生中的第一次。 怎样提供节日供应? 大概从四年前开始,将军的诞辰日成为最大的节日。或许每个企事业单位都有所不同,但一般是给每户供应半个月的粮食和一瓶酒,最多一公斤,最少500克猪肉。此外,国家还给12岁以下儿童发放一公斤糖果。 由国家负责提供节日供应吗? 不是。目前谁还指望国家提供这些呢?各自所属的企事业单位负责提供。 那么,没有能力(发放粮食和工资)的企事业单位怎么办? 如今跟过去不一样了。将军的诞辰日不能给职员提供节日供应的经理(厂长)不能当经理。谁还愿意在节日的时候连粮食和礼物都不能给的经理手下干活儿?没有能力的人想当经理真是做白日梦。 上头也不会提拔你。过去任命经理或干部的时候注重的是出身成份和党性,但如今看能力。只要有能力谁都可以去当经理。 那么,过去由于基础(出身成份)和党性好才被任命为经理的人怎么办? 没有能力,靠好的基础和党性成为经理的人早就让出位置了。如果是党书记倒不一定,经理就没得商量。别人都给将军诞辰节日物资,就你不能给,上边谁还认为你对将军忠诚呢?

朝鲜首次指定五天公休日

迎接金正日的65周岁生日(2月16日)和春节,朝鲜当局首次指定16日-20日的5天公休日。 15日,朝鲜内部消息通传来消息说,在5天连休期间,朝鲜当局将中止保卫部和安全部对边境城市地区的审查,举办“金正日诞生纪念报告大会”。 消息通说“最近,朝鲜当局下达了‘保障人民过好节日’的方针。”“朝鲜当局把16-17日为金正日生日纪念日,18-20日为春节公休日。” “安全部和保卫部以及对边境城市地区的检阅和搜索也暂时进入休息期。” “边境地区居民们讲‘指定5天的公休日是第一次’。” “可能是因为金正日生日和春节重叠,加上六方会谈取得突破,趁此机会想塑造金正日的业绩,强化居民的忠诚心而采取的措施。” “惠山市党委员会还要召开‘纪念金正日投入党事业43周年报告大会’,举行纪念金正日诞生的群众舞蹈大会等活动。” “‘纪念金正日投入党事业43周年报告大会’将于16日上午10在惠山市驿前洞召开,这是自祝金正日投入党事业43周年而召开的大会。” 他说明“报告大会将以祝贺金正日诞辰日宴会聚会形式进行。男女配成对参加,女性则穿华丽的韩服,举行群众舞蹈活动。” 据消息通传,惠山市党委员会以人民班为单位,下达动员群众聚集在驿前洞广场的指令。 对此,朝鲜居民认为无暇享受连休气氛。 消息通说,“朝鲜当局虽然下达‘节日穿着韩服营造节日氛围’的指示,居民却表示不满,认为维持生计都困难,哪有心情穿韩服。” 另一位消息灵通人士传,“迎接金正日生日,朝鲜当局给未满12岁的儿童分发礼物,给居民配给节日供给。” 分发的礼物是无偿赠送,节日供给按低于市场物价水平的国定价格进行配给。 他说“给人民学校4年级的未满12岁儿童分发了装有果子饼干1个、泡泡糖5个、硬糖500克、用面粉制作的饼干500克等的礼包,当局还收走用塑料制成的礼包进行再利用。” 市、郡行政委员会商业管理所所属国营商店,以节日供应名目,配给从中国进口的蜡烛1个、面粉饼干200克、橡实酒1瓶等。节日供应是商业管理所自行安排的,以每家到国营商店支付480元朝币后接受节日供应的形式进行。 消息通还说,“为节日供应,商业管理所方支付给居民500元朝币,但管理所不给找20元现金,居民对此不满。” “商业管理所用国营商店卖不出去的内裤皮筋、衣服别针或牙签等代替20元现金发给居民。”

朝,迎接金正日65岁生日举行大规模的表示忠诚的活动

为迎接金正日的65岁生日(2月16日),朝鲜为表达忠诚,将举办艺术演出、体育大会、金正日花展示会、革命事迹地考察行军等大规模活动。 海外共有40多个国家也以亲北团体为核心组成“庆典准备委员会”,举办各种集会及讨论会,上演电影等活动。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是“金日成诞辰95周年”,“建军75周年”和“金正日65周年生日”等“重叠之年”,所以活动的重点放在赞扬金正日的伟大和巩固忠诚心上面。与此相反,媒体却没有特别炒作有关金正日生日的新闻。 朝鲜国内活动主要有:人民武力部的“金正日伟大形象发布会”(2月10日)和全国青少年“考察白头山密营表忠诚集会”(2月1-6日),“第11届金正日花庆典”(2月8-21日),内阁高层干部等各机关干部参加的“金正日合唱大会”(2月1日)。 据悉此次纪念金正日生日,赞扬金日成金正日父子的各种设施的设置和“金正日花庆典”活动等规模,比以往更大。 “金正日花”是日本园艺学者加茂元照献给金正日的海棠科多年生植物。于金正日46周岁生日的1988年公布于众。朝鲜说它是象征金正日的“不朽之花”。据传,大部分花卉是在中国生产后引进到朝鲜。 上个月26日,朝鲜中央广播报道“11届金正日花庆典‘将以思想和艺术相结合的形式举办,其规模也比以往盛大。’”此次活动的主题是“强盛大国灿烂的黎明照耀下更鲜艳的金正日花”。 上个月15日开始,在平壤市光复路和统一路设置起超大型马赛克壁画。壁画上镶嵌着“金日成同志永远跟我们在一起”和“无穷繁荣千万年”等宣传口号。 而且,为纪念金正日65周岁生日,妙香山的自然岩石上刻上了“先军领将金正日将军,主体96.2.16”。2002年在金刚山毗利峰岩石上刻上“千出名将金正日将军,主体91.2.16”。 今年有关金正日生日的活动将通过塑造金正日的业绩和伟大形象,强化居民们的忠诚心,把纪念金正日生日的活动当作强化体制的契机。

“朝,向中国增派追捕警备队小组”

为了逃避中央党协同小组的逮捕逃到中国的20多名边境警备队队员还没被抓到,据说朝鲜当局向中国增派了追捕小组。 对朝消息通称,8日看到20多名像是保卫司令部协同逮捕小组的人正准备从稳城郡三峰海关出境。 消息通报告说“像追捕小组的20多名便衣人员排队在三峰海关,在一个军官的指挥下正等待过中国边境。”“或许是因为逃跑的警备队人数较多,追捕还没有成效,朝鲜当局才增派追捕小 组。” “朝鲜当局肯定担心不及时逮捕逃跑的边境警备队队员,他们就会跑到韩国等第三国家。”“增派追捕小组就意味着朝鲜当局很重视此次事件。” “这些追捕小组成员通过要三峰海关进入中国海关,向中方提供紧急搜查员证(追捕小组成员证明),经过确认人员等简单的手续后进入到中国进行抓捕活动。” 目前,追捕小组正跟中国国家安全部进行合作,把搜捕范围扩大到跟两江道惠山市相邻的长白县和跟慈江道满浦相邻的集安市。 逃亡的警备队员中的一部分已经被中国国家安全部被捕,但还没有遣送到朝鲜,正接受中方的调查。消息通说,中方有意不向朝鲜遣送负责人,预计跟朝方发生一些摩擦。 这段时间,朝鲜国家安全保卫部在延吉、沈阳、上海等地常设追捕小组,进行通缉犯和脱北者抓捕行动。 中国国家安全部与追捕小组合作进行搜捕活动。中国国家安全部向追捕小组提供抓捕对象的住址等信息,追捕小组成员进行抓捕。 另一个消息通说“此次协同追捕小组也可能在延吉等地组织的帮助下进行抓捕活动。”“但基本的抓捕行动是在中国国家安全部的合作之下进行的。”

“朝鲜政治犯收容所的120名犯人集体越狱”

多名朝鲜内部消息通通报,咸镜北道化城郡的政治犯收容所“16号管理所”第一次发生120名犯人集体越狱事件,朝鲜当局的国家安全保卫部和人民保安省(警察)动员军队展开追踪和检举行动。 1日和5日,咸镜北道清津的多名内部消息通通报,“去年12月20日,化城郡管理所的120名犯人集体越狱,保卫部和保安署进入紧急状态。” “目前,咸镜北道一带到处设置了岗亭,确认车辆通行证和个人旅行证明书。” 一直以来,朝鲜政治犯收容所通过设置多重障碍物,对周边村民进行彻底的举报教育,对越狱者进行严酷的处罚等措施,从根本上防止越狱。因此,这次集体越狱事件非常特殊。 消息通说,“我从跟我很熟的道保卫部保卫员那里,听到化城管理所的政治犯越狱一事。” “听说越狱犯人的数字超过120名。” “自从去年末,咸镜北道全域进入紧张状态。” 他说,逃出的全过程得到外部人员的积极帮助。越狱犯们用外部送进去的大型钢锯切断铁丝网,用事先准备好的棍棒等工具制伏管理所的警备队员们后成功越狱。 “为帮助他们越狱,外部协助者提供了铁锯和逃跑用车辆。” “多数逃出者为试图通过中国进入韩国时遭到逮捕,被强制遣送到朝鲜后接受裁判,关进管理所的人们。” 据收容所出身的人们证言,朝鲜政治犯收容所的结构与一般教化所(教导所)完全不同。收容所在深山里建立集体居住地,其形态如村庄。面积达到聚集几个村庄的规模。管理所为防止犯人逃跑,在收容所周边山腰围上2,3米高的铁丝网,设立岗楼,警备兵进行24小时监视。 除警备兵以外,周边还设置“搜查队”防止外人接近管理所,还奖励管理所周边村民的举报行为,鼓励举报精神。 这次能够成功进行越狱,外部人员的协助以及用准备好的车辆将他们迅速转移起了决定性作用。 “个人住宅搜索行动中21名越狱者被捕” 其他内部消息通通报,“朝鲜当局为检举和追踪他们,把检举班投入到会宁和茂山一带,目前(2月1日)为止已有21名被逮捕。” 他说,“当局为抓捕越狱者,在咸镜北道全域加强询问和住宿检查。” “如果他们成功越境问题将变得严重,因此前面加强了边防警备。” “当局把保卫员集中投入到越狱者个人居住地,对其住宅进行搜索。” “保卫员们在逼问越狱者与家族有无接触以及他们的行踪的过程中,已搜出21名越狱者。” 其中一个犯人在逃跑当日,到咸镜北道清津的家中企图带全家渡江,被边防警备队逮捕。 目前,中朝边境因中央党组织(检阅团)的活动,监视比平时强化很多。中央党组织在边疆活动,是为根除边境警备队与脱北者联系,帮助渡江(脱北)的现象。最近,监视得到强化可能与检举逃跑者有关。 还有一位朝鲜消息通的证言,也证明发生越狱者一事。他说,“最近,人民班会议一直在给居民下达指示要举报可疑之人。” “听说教化所有人越狱。” 他“从惠山批发商品倒卖到清津。一路上到处进行讯问、确认旅行证明书。”“问他们发生了什么事,岗亭的军人告诉我因‘管理所(收容所)有犯人越狱’。” “过去,没有旅行证明书做旅行,顶多被送到原住址接受调查。现在,却被送到清津道保卫部确认身份。肯定发生了什么大事。” 化城16号管理所位于化城郡古创里,关押着1万名政治犯。 但这次逃跑的犯人中大部分,在从中国逃到韩国的过程中被捕后关进收容所。因此,韩国政府对此事件的处理态度将成为焦点。

“朝鲜边境1个小队逃亡…抓捕小组进入中国”

据朝鲜内部消息通4日通报给DailyNK的消息,最近为逃避中央党联合小组对中朝边境地区的检阅和逮捕,会宁地区边境警备队大约1个小队数量的军人逃往中国。为检举这些军人,朝鲜抓捕小组渗透中国,展开抓捕行动。 4日,熟知边境警备队情况的会宁居民李正森(假名)说“会宁地区边境警备队员大约20名军人最近逃往中国,人民武力部保卫司令部(保卫司)和国家安全保卫部的联合抓捕小组紧急派往中国。” 李氏透漏,“逃出的警备队员们在中央党检阅过程中被认定有助非法渡江(脱北)之嫌,他们并不属于同一个部队而是在各个哨所服役的下士官。” “他们都跟2月末将执行死刑的边境警备队哨所长、副小队长有关联。” 李氏说,大部分警备队员逃往中国时身上没带武器,保卫司和保卫部联合抓捕小组得到中国公安当局和情报机关相助,全力展开着抓捕行动。 “逃出的军人有逃往韩国的可能性,因此上面下令在抓捕过程中如果他们进行反抗,可以射杀他们。” 保卫司和保卫部抓捕小组把在中国的搜索范围扩大到与两江道接壤的长白地区和与慈江道满浦接壤的集安地区。 另一方面,据中国内地的朝鲜消息灵通人士的消息,逃出的警备队员中的数名军人目前被中国国家安全部逮捕,但还未遣返朝鲜,正在接受中国方面的调查。 此次,中央党联合检阅团接受除掉助长朝鲜居民的渡江(脱北)行为的边境警备队不法行为的任务,对相关人员进行了严格的调查。 至今,边境警备队一直在收受金钱后帮助朝鲜居民逃出边境。为退役后摆脱贫穷生活,边境警备队员之间流行“服役警备队期间积攒100万元朝币(约为1000美元)运动”。最近,因朝币的再次贬值,“运动”中的积攒金额上升到300万元朝币(目前市值1000美元)。 对朝消息灵通人士透漏,“边境保卫指导员或哨所长等军官手里有不少美元和中国人民币。” “他们中的有些人争了1万美元以上。” 边防警备队帮助渡江,其大部分主使者为中队保卫指导员和哨所长等军官。下士官收受的金钱比军官更少,因此才可能陷入危险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