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张 >
评论

2014甲午年推荐《新朝鲜半岛策略》

【李承热的新韩半岛策略①】从安重根的“东洋和平论”寻找朝鲜半岛和平之路
梨花女子大学统一学研究院研究委员李承&  |  2014-02-17 09:56
看韩语原文  

18809月,作为修信使派到日本的金弘集向高宗介绍了一个将变革朝廷和整个国家的战略文书。这就是驻日本中国外交官黄遵宪编写的《朝鲜策略》。这本外交战略书从19世纪后期世界局势出发,提出了朝鲜的生存之路。黄遵宪说朝鲜生存下去的外交战略核心是“亲中国,结日本,联美国”,并以这种国际关系为基础追求富国强兵之路。在高宗的指示下,朝鲜朝廷马上传阅了文书。

《朝鲜策略》之所以成为19世纪后期西势东渐时代朝鲜的生存战略,是因为英国掌握世界霸权的国际秩序中,提出了朝鲜在东北亚理应采取的国家战略核心是“反俄罗斯”。 《朝鲜策略》劈头就写道:“地球之上,有莫大之国焉,曰俄罗斯”,指出的主要警戒对象就是俄罗斯。《朝鲜策略》忠告在亚洲位于地理要塞的朝鲜说,应该阻止俄罗斯的南下,直面国际政治冷酷的现实。还警告说,如果朝鲜没有认识到这种迫切的现实,采用“下策”或“无策”应对,将岌岌可危。

高宗决定听取《朝鲜策略》的劝告,希望树立相应的外交战略。但是朝鲜当时的国内政治还没有成熟到能够理解这种国际局势的程度。但是,《朝鲜策略》很快就在朝鲜广大守旧士大夫和儒生中引发轩然大波,以岭南地区为中心掀起了辛巳斥邪运动,并发生了旧式部队的叛乱“壬午军乱”。1882年的壬午军乱导致了长久以来想把朝鲜当做附属国的中国的内政干涉,而朝鲜却为了牵制中国错误地招来了《朝鲜策略》中最警戒的俄罗斯。跟《朝鲜策略》相反,朝鲜的开化派和闵氏势力逐渐倾向于俄罗斯,这跟世界霸权国英国的世界战略完全背道而驰。赤裸裸地表现出了朝鲜朝廷对国际局势无知程度。

对于连能够保护自己的最起码的力量都不具备的朝鲜来说,背离世界霸权秩序的代价非常惨痛。在1895年的甲午中日战争中取得胜利的日本看到朝鲜建立了亲俄罗斯的内阁,就引发了毒害了明成皇后的乙末事变。感到害怕的高宗为了摆脱日本的威胁,更加倾倒于俄罗斯。1896年,高宗把办公室搬到俄罗斯公使馆的“俄馆播迁”就是英国的东亚政策中让朝鲜沦落为日本从属变数的决定性事件。

21世纪,朝鲜半岛面临着新的挑战。踏着20世纪初耻辱的历史,不到半个世纪在政治、经济上取得了让世界大吃一惊的成果。可是朝鲜半岛依然付出着100年前没有正确应对新文明的代价。世界性的冷战已经结束,但是朝鲜半岛依然处于冷战状态。虽然世界为实现跨国家多边联合而努力,但是东北亚却像回归到100年前的民族主义历史,重复着矛盾。

最近东北亚矛盾的主要原因是不承认战后秩序的日本的右倾化。否定1993年承认日本军强迫招募慰安妇问题的“河野谈话”和1995年对日本引发太平洋战争和殖民统治进行道歉的“村山谈话”的安倍晋三去年9月访问美国时表示,“想叫我右翼军国主义这就请便”,此后还否定了战后日本的国家属性。

日本的右倾化更加让我们警惕是因为,他们在利用美国想牵制中国崛起的东北亚战略的空隙。宣布太平洋地区“再平衡(rebalancing)”的美国的“转向亚洲(pivot to Asia)”政策和想阻止这一举措的中国的“新型大国关系”预示着今后在东北亚上的美中霸权竞争。过去忠实地服务于英国的势力平衡战略的日本,这次又搭上美国的世界战略,毫不隐藏重组东北亚秩序的意图。正因为这样,美国才批判日本右倾化举动的同时,又想加强美日军事同盟关系,陷入两难的境地。

在这种情况下,让我们更加头疼的就是朝鲜半岛和平的重要先决条件——解决朝核问题却变得越来越艰难。第一次朝核危机经19947月的朝美维也纳协议告一段落,2002年布什政府登场时开始的第二次朝核危机依然处于进行中。在中国的仲裁下2003年开始了多边安保协议“六方会谈”,虽然取得了签署“9.19共同声明”等成果,但是却没有打消进行三次核试验的朝鲜拥核意志。

而且进入执政第三年的金正恩政府的政治情况也异乎寻常。去年1212日,朝鲜的第二号人物、白头山血统的监护人张成泽在政治局扩大会议上烙上“反党反革命宗派行为”嫌疑拉出了会场,仅过四天就以“颠覆国家阴谋行为”嫌疑被判死刑,立即枪决。金正恩还没有巩固权力的情况下肃清张成泽,很可能会更加促进朝鲜权力精英集团的权力斗争。最终会提高金正恩体制的不稳定性。而且朝鲜今后的权力变化也会对朝鲜半岛和平与东北亚的稳定产生巨大的影响。

正因为如此,2014年需要制定“新朝鲜半岛策略”。就像130年前黄遵宪的《朝鲜策略》,“新朝鲜半岛策略”的核心在于怎样协调朝鲜半岛与东北亚上。21世纪的朝鲜半岛和平和统一绝对离不开东北亚和平与统和的问题。制订德国统一基础“东方政策(Ostpolitik)”的维利·勃兰特总理认为,德国的统一并不只是德国内部问题,是整个欧洲的联合问题。从这一认识出发,他为东西德之间的和平与东西欧洲的和平共存于联合献出了毕生的精力。我们也应这样。那么怎样协调朝鲜半岛与东北亚呢?

朴槿惠政府的外交安保政策核心是“韩半岛信任进程”。这一政策提出了两个大基调。第一是通过“信任进程”让南北关系正常化,实现朝鲜半岛和平。第二是恒久性的和平结构,为东北亚的和平合作促进“首尔进程”构想。也就是说,“韩半岛信任进程”需要“信任进程(为实现朝鲜半岛和平的南北朝鲜之间的信任进程)”和“首尔进程(实现东北亚和平与合作)”这两个进程,就像一辆推车的两个轮子一起转动。朴槿惠政府把欧洲联合的出发点,1975年的“赫尔辛基进程( Helsinki Process)”作为典范。

1972年,欧洲以“欧洲安全与合作会议(CSCE)”为开始,1975年宣布“赫尔辛基宣言”促进了东西两个阵营之间的交流,走上了多边合作制度化之路。这确实值得我们借鉴。可是问题是要想把欧洲经验应用在文化历史背景截然不同的朝鲜半岛与东北亚,需要我们拥有共同的历史认识。我们为了开拓21世纪朝鲜半岛充满希望的命运,需要以19世纪以来没能成功应对世界文明变化的历史经验为基础,重新探究朝鲜半岛现实。

安重根提出“东洋和平论”曾主张,为了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朝鲜半岛与东洋和平,东北亚三国需要进行横向联合,进行跨国家的合作。这一主张具有文明史的意义,是我国历史性话语之一。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安重根提出“东洋和平论”是1910年,要早于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开始的欧洲跨国家联合。他的主张在欧洲联合过程中得以现实化,具有理论的完整性。

2014年,东北亚的韩中日三国又重新面对着100多年前的安重根。20136月,朴槿惠总统访问中国的时候希望在哈尔滨站设立安重根义士的标识碑,中国却超乎期待建立了安重根纪念馆。韩国和中国高度评价安重根的和平思想,而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却在记者招待会上说“安重根是恐怖分子”,如实表露了安倍晋三政府对战争犯罪的毫无历史观念的态度。

安重根虽然在100年前就义,但是他未完成的“东洋和平论”给今天生活在分裂历史的我们赋予了编写新完结本的责任。虽然谁都不清楚会有何种结果,但不能否认的是,融入了安重根思想的东洋和平论的宗旨却依然是我们的职责。“东洋和平论”不应跟随安重根的逝去而埋没,而是为新朝鲜半岛历史重新填写的历史空白。正因为如此,我决定2014年编写《新朝鲜半岛战略》。

从今天开始将连载梨花女子大学统一学研究院研究委员李承热的《新朝鲜半岛策略》。连载将分为20多次,将立足于100多年前安重根的“东洋和平论”提出实现朝鲜半岛及东北亚和平的方法。笔者指出,目前朝鲜半岛局势和100多年前朝鲜半岛局势相似,所以应该关注安重根的“东洋和平论”。特别是,笔者将东洋和平论应用在朴槿惠政府的主要对朝政策基调“韩半岛信任进程”,提出了解决朝鲜问题和东北亚美、中、日之间矛盾的对策。期待广大读者的捧场。

 
删除对方的猥亵语言、 广告等。
参与互动  0条评论
 
0 / 1500 bytes

朝鲜市场动向

2015.09.10
朝鲜圆 平壤 新义州 惠山
市场汇率 8,260 8,200 8,320
大米价格 6,000 6,000 6,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