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访谈

人权纪录保存所,具有保护东德居民人权的贡献

赛德尔韩国代表:过去西德野党也反对...结果是正确的事情
实习记者 李恩率  |  2011-06-17 11:39
看韩语原文  
ofggtcK5+sj8tcK2+7v5vfC74bqrufq0+rHtILKutvvE4bn+tcLI+8D7uPEoQmVybmhhcmQgU2VsaWdlcimx7cq+IKGwzve1wsjLyKjH1rqmvMfCvMv5o6jI+Lb7tMS8qszYo6mjrLbU09rP3tbGtqu1wtX+uK7U2szl1sbJz7XEyMvIqMfWuqajrNPQ18XUpLfAtcTQp7n7obHL+8jnysfGwLzbtb2hoy8gvMfV3yC98Lfu28Y=

德国赛德尔基金会韩国代表 伯尔尼哈德塞利格表示,人权侵害记录所(萨尔茨吉特)曾为西德政府对东德人权政策的一环,这对预防东德政府的人权侵害起到了实际性作用。

14日,塞利格代表在首尔汉南洞基金会事务所接受了Daily NK的访问,他表示“西德政府在与东德政府直接交流合作的同时,没有牺牲和放弃人权问题。特别地,关于人权侵害记录所,尽管处罚效果可能不大,但这对限制东德政府在体制上的人权侵害起到了实际作用,提高了预防效果”他说。

事实上,东西德分裂时期,枪击穿越国境的脱东德者的士兵们的这种人权侵害行为,已经被秘密记录。士兵们说,由于这种担心,自觉地对自身行动产生制约。

同时,塞利格代表说明“在统一后,萨尔茨吉特帮助人权被害者进行补偿和名义恢复,并宣告东德社会体系本身就在体制上侵犯了人权。萨尔茨吉特也是历史的见证物。”

反对朝鲜人权法案的民主党等党派的主要论理之一就是‘实效性’问题。他们主张,即使制定了朝鲜人权法,没有人权改善主体(朝鲜)的努力,就只是一次政治性的攻击。但是本法案的主要内容之一‘设立朝鲜侵犯人权侵害记录保存所’是以萨尔茨吉特为蓝本的。因此,朝鲜当局防止人权侵害的压力效果很充分。

对围绕朝鲜人权法韩国朝野两党所发生的意见冲突,塞利格代表表示,“朝野两党民主的赞成是最好的,但如果不能如此,两党摆正立场是最明智的选择”他说。

“赫尔穆特•科尔首相执政时身为在野党的社会民主党也主张萨尔茨吉特是冷战遗物,随之反对。可是结果(萨尔茨吉特)作为非常需要的出现了。以此事来讲,即使有野党反对,朝鲜人权侵害法案也通过大数党的意见通过审核。”他强调“(法案)总比没有好”。

塞利格对于目前朝鲜半岛统一条件建议,“韩国比当时德国统一的西德同盟国(支持统一)更少,中国支持朝鲜半岛的统一,发展与联合国合作,为东北亚发展出面说服很重要”。

他说,当时东西德的状况和现在南北朝的状况有很大不同。朝鲜半岛同样再现德国状况的可能性很小,但德国统一事件可以唤醒朝鲜半岛准备统一的战略需要,并且可以对可能发生的事态提出对应政策。

据了解,韩国政府对促进统一,发出了‘准备统一本身就具有象征性,我们不仅对朝鲜的统一作出了准备,并为其未来经济发展作出了准备’的友好信号。

关于德国统一20年,他表示,“德国统一是在东西德人民要求下和平实现的,东德地区期待人数的增加等是成功的一大因素,此外在经济政治一体化,特别是社会统合是很不易的事情”。

继“韩国和朝鲜60年的分裂历史使社会统合不那么容易,为克服这点,信息交流很重要。现在,让朝鲜人民接收韩国的TV,DVD是(社会统合)的重要开始。”他说。

此外,据他介绍,在过去的四年里赛德尔基金会与欧洲联盟(欧盟)一齐通过贸易研修对朝鲜进行了经济教育。

他说“不止职位低的官员,职位高的官员也对技术有野心,但由于严格的政治体制,不能进行(经济合作)的时候很多。我们要帮助朝鲜营造改革开放的气氛,在我看来中国在这方面正向着正确的方向进行。”
 
删除对方的猥亵语言、 广告等。
参与互动  0条评论
 
0 / 1500 bytes

朝鲜市场动向

2014.08.12
朝鲜圆 平壤 新义州 惠山
市场汇率 7,940 8,120 8,310
大米价格 5,800 5,850 6,000